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習組長看了彭組長這張照片 絕對後脊樑冒冷汗

iguangcheng:中共不除世界難安(曾參與天鵝絨革命的捷克前參議院議長柯佳洛(Jaroslav Kubera)準備2月份訪台前夕猝死,遺孀薇拉在其遺物中發現來自中國大使館的威脅信:如果柯佳洛訪問台灣,捷克汽車製造商斯柯達、樂器製造商佩卓夫鋼琴、金融企業捷信集團等與中國市場有利益關係的捷克大企業將會付出代價)

彭斯訪問醫院沒戴口罩】美國副總統、白宮疫情小組組長彭斯本周二視察明尼蘇達州的一家醫院時,周圍人都帶着口罩,但彭斯沒戴。彭斯之後回應:作為美國副總統,我定期接受新冠病毒檢查,我周圍的人也都接受了檢測。CDC之前發布指導意見,他們認為可能攜帶病毒的人可以通過戴口罩防止病毒傳播給其他人,因為我沒有病毒,我想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能夠同這些研究人員和醫護人員交談,看着他們的眼睛說一句謝謝。

ZhouFengSuo:美國國務卿彭佩奧無疑是川普政府中最有力最清醒的反對共產專制的力量代表,正因為如此才有惱羞成怒的中共國家力量集中攻擊。當然這樣的攻擊反映的是中共國的虛弱,如果美國外交政策按照國務卿的闡述執行,就是對中共國脫鉤對等反制,Reciprocate,Delink,Confront,將是美國之福,世界之福。

4OONHMEmTtmuKGP:樓下保安員說:俺村二流子打架,通常都是這句『我跟你拼了』。潑婦撒潑,經常說的是『我不想活了』。換做現代文明用語就是『不惜一切代價』!

hawking197428:在武漢這些天,釆訪了許多市民,他們中的很多人都認為病毒是美國人惡意投送到這座城市的,大多數人——如果不是所有人的話——都對中國政府的抗疫成績給予好評,『高分,一定是高分』。這種狀況並不意外,但想想二月七日,李文亮去世之後的那個怒吼之夜,想想當時的憤怒和悲傷,這種輿論翻轉還是讓人震驚。

RFA:【病情惡化恐無緣再見兒子,黃琦母親撰寫最後告白】我現在病情很重。我患有十幾種疾病,都是不能治的。我患肺部腫瘤已經擴散,原來的病灶長大了。我呼吸很困難,氣短。我在世的時間不長。我相信我會死去,不會見到我兒子了,自己現在是「喊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

jinbianling:江天勇出獄被軟禁無人身自由已經超過1年2月。河南信陽市及羅山縣國保帶領不明身份人員共20多人繼續看守江天勇,不僅毫無鬆動,反而從4月28日開始加強了看守力度。

董董Mercurio:只有熟練使用谷歌、熟練閱讀外語的人,才有可能得到「更全面的信息」——外文媒體不一定對,但至少你在廣場,而不是在過濾過的電話線這頭。如果說二十年前,外語是打開社會的一個窗口;現在,外語幾乎可以說,是避免封閉的必經之路了。

PrettyScavenger:打着無神論的招牌裝神弄鬼的人不在少數。

iguangcheng:中共不除世界難安(曾參與天鵝絨革命的捷克參議院議長柯佳洛(Jaroslav Kubera)準備2月份訪台前夕猝死,遺孀薇拉在其遺物中發現來自中國大使館的威脅信:如果柯佳洛訪問台灣,捷克汽車製造商斯柯達、樂器製造商佩卓夫鋼琴、金融企業捷信集團等與中國市場有利益關係的捷克大企業將會付出代價)

維舟:英國社會經濟學家R.H. Tawney在《中國的土地與勞動力》一書中寫到1931年的中國農村時,曾有一句名言:「有些農村人口的境況,就像一個人長久地站在齊脖深的河水中,只要湧來一陣細浪,就會陷入滅頂之災。」——他當時這麼說,是鑒於當時的農民手頭拮据,抗風險能力極低,但現在近一百年過去了,很多中國人(也許是大部分)的心態,仍然像是站在齊脖深的河水中,哪怕他們已經上岸了。

great_breaking:前程堪憂,失聯招聘,BOSS直拒,58不成,LinkedOut(領走)///前程似緊,幫找工作的都在找工作。

anna12112124:李文足歷經中共長期打壓迫害,不屈不撓、持之以恆地爭取自己家庭的基本權利,終等到王全璋活着歸來。全璋於長期禁閉中絕不認罪,如果沒有文足的堅持獄外抗爭,也許全璋已成另一個被肝癌死、死無葬身之地的劉曉波了。曉波夫婦再聽話與配合,亦難逃魔掌。709家屬們,是中國自古以來最偉大的女性群體!

epochtimes:【中共借政治考核迫害法輪功】多份中共內部的考核文件顯示,在考核黨員政治紀律的時候,黨員是否「參與邪教」是考核標準之一,並排在其它考核指標之前。在該考核指標中,未在敏感日期間做好打壓部署的扣1.5分,發生進京上訪等重點事件扣2分;要求開展對法輪功的強制轉化,舉辦各種轉化班,未開展轉化工作扣2分,未辦轉化班的扣1分;未開展傳統媒體反邪教宣傳扣1.5分,未完成網上宣傳工作扣1.5分,未完成反邪教稿件等4小項任務各扣0.5分,等等。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