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軍事天才蔣百里保定軍校自殺風波

作者:

蔣百里是中國近代著名軍事思想家,一生致力於中國軍事的現代化,年僅30歲就佩戴少將軍銜,出任當時中國最高軍事學府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簡稱保定軍校)的掌門人。然而半年後,由於壯志難酬,心灰意冷,舉槍自戕,在當時的政壇上掀起不小的風波。

留學日德備受青睞

蔣百里,名方震,字百里,1882年10月13日出生在浙江省海寧縣硤石鎮。蔣家是當地頭等大戶,既有大量的地產商鋪,又有豐富的藏書,還有價值不菲的文物。歷史學家吳晗在其所著《江南藏書家傳略》一書中,對蔣家藏書的價值評價頗高。

蔣百里少年時就表現出極高的天賦。他4歲開始識字,6歲已能看小說野史,16歲考中秀才。1899年,福建侯官人方雨亭(辛亥革命時期著名革命黨人方聲濤的父親)到蔣百里家鄉任縣令;上任伊始,發下「觀風卷」,請當地學子作答。所謂「觀風卷」,就是新任官員調查情況或尋找問題答案的試卷。方雨亭極為欣賞蔣百里的答卷,將其列為全縣第一名,並獎勵白銀30兩。1900年春,方雨亭召見蔣百里,長談後,認為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勸他放棄科考,改學實用之學。在方縣令幫助下,蔣百里進入杭州求是書院(浙江大學前身)。入學後,兩次考試均列全校第一,學生們稱他「硤石才子」。

1900年是中國歷史上的多事之秋。八國聯軍入侵,後迫使清政府簽訂喪權辱國的《辛丑條約》。面對國家遭受的奇恥大辱,蔣百里深受刺激,他認為,光靠三寸毛錐,根本無法救國,必須棄文從武,獻身軍事。1901年,蔣百里進入日本士官學校留學,開始軍校學員的生活。在日本士官學校,蔣百里和蔣尊簋、張孝准三人成績突出,被日本學員稱作「中國三傑」。蔣百里和蔣尊簋二人均來自浙江,一個學步兵。一個學騎兵;章太炎對二人十分賞識,曾對人說:「浙之二將,傾國傾城。」1905年,蔣百里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按照日方規定,全校第一的學員,日本天皇親賜佩刀,這是個極大的榮譽。這一事為中國人津津樂道,也震動了全日本。此後,為防止外國學員再奪第一,校方決定,日本學員與外國學員分開編班,分開列成績。

1906年初,蔣百里回國。當時,在國外學習軍事的留學生十分受歡迎,各方紛紛延請。蔣百里回國後,浙江巡撫請他出任新軍第二標標統,盛京將軍請他去主持訓練新軍。蔣百里認為,東北處國防前線,在那裡培養新式軍隊意義重大,決定去那裡工作,職務是東北新軍訓練公所總參議,即總參謀長。上任3個月後,清廷決定選數名年輕有為的軍官去德國學習,蔣百里被選中。1906年9月,蔣百里再次出國。在德國,他的實際職位是德軍第七軍的一位實習連長,該軍當時駐紮在柏林郊區小鎮伊堡斯瓦德,軍長是馬金生上將。學習期間,蔣百里的軍事才能得到德國同行欽佩。德軍最高統帥興登堡元帥召見他並與之長談,合影留念。送別時,興登堡拍着蔣百里的肩說:「從前,拿破崙說過,若干年後,東方必出一位偉大的將才,這或許就應在你的身上吧!」

1910年秋,蔣百里回國。他決心用自己所學的知識,為國防和軍隊建設做出貢獻

從滿懷希望到極度絕望

蔣百里回國不久,辛亥革命爆發。南京臨時政府在籌組過程中,對蔣百里十分熟悉的雲南都督蔡鍔致電孫中山、黃興,建議委任蔣百里為參謀總長,電文如下:「南京孫大總統、黃總長鑒:臨時政府成立,各部長官皆極一時之選,仰見任官惟賢,無任欽佩。惟締造伊始,軍事方殷,折衝樽俎之才,相需尤亟,苟有所知,不敢壅聞。蔣方震君留學東西洋十餘年,品行、學術、經驗、資望為東西洋留學生之冠,亟應羅致,以饜海內之望。聞蔣已由奉返浙,如畀以參謀部總長或他項軍事重要職務,必能挈領提綱,措置裕如,不獨中樞有得人之慶,而軍國大計亦蒙其庥。鍔於蔣君相知最深,為國薦賢,伏希留意。滇都督鍔叩。」由於各種原因,此事最終未成。

南京臨時政府成立不久,孫中山就讓位給袁世凱。蔭昌曾經留學德國,清末任陸軍部尚書;袁世凱當上大總統後,任總統府高等顧問、侍從武官長。他向袁世凱建議,讓蔣百里出任保定軍校校長。袁世凱雖然沒有和蔣百里謀過面,但他對曾在海外學過軍事的留學生一直很關注,對蔣百里早有耳聞,答應了蔭昌的請求,並授予蔣百里少將軍銜。蔣百里到校的時間是1912年12月17日。

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正式創辦於1912年,為當時全國最高軍事學府,是中國近代軍事教育史上成立最早、規模最大、設施最完備、學制最正規的一所軍事學府。清末民初,全國興起練兵熱。按當時的規劃,各省設軍事小學;相鄰數省設1所軍事中學,全國共設4所;設最高軍事學府於保定,這就是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直屬陸軍部。只有陸軍小學畢業後,才能報考陸軍中學;只有陸軍中學畢業後,才能報考保定軍校。而立之年即當上全國最高軍事學府的掌門人,蔣百里十分自豪,他決心為國家培養人才,實現自己多年的夙願。

長期做學員的蔣百里,對官場的認識自然不會很深刻。到校第一天,在給全校師生訓話時,他就絕了自己的後路。他是一個十分認真的人,說話算數;後來發生自殺悲劇,與他這次訓話不無關係。他說:「今日之談陸軍者,不曰德國,即曰日本。這兩國我皆到過,其軍隊我皆深入考察過。他們的人也不是三頭六臂;他們的辦法,也沒有什麼玄妙出奇。不過他們能本着愛國精神,上下一心,不斷地努力,所以能有這樣的成就。我相信我們的智慧能力,我不相信國家終於貧弱,我們的軍隊終不如人。我此次奉命來長本校,一定要使本校成為最完整之軍校,使在學諸君成為最優秀的軍官。將來治軍,能訓練出最精銳良好之軍隊。我當獻身這一任務,實踐斯言!萬一不效,當自戕以謝天下!」

到校後,蔣百里花了大量精力進行整頓。首先,在各重要崗位上任用精兵強將。保定軍校成立後,第一任校長是趙理泰,是當時陸軍總長段祺瑞的走卒。趙理泰是一個尸位素餐的官僚,有大煙癮,形象非常猥下。平時很少來學校,偶然心血來潮到學校擺擺樣子,卻又帶着大批馬弁前呼後擁。他所重用的人,多是一些無能之輩。由於校務無人負責,校園裡長滿深可沒脛的荊棘雜草,炮隊沒有炮,馬隊沒有馬,一片荒涼。1912年12月,全體學員向陸軍部請願,要求撤換校長。蔣百里到校後,對人事進行整頓。他聘請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生張耀亭任教育長,炮兵科長譚學夔、步兵科長邱志龍、騎兵科長鄒志權以及一批教官都是當時學成歸國的青年才俊。

其次,大力整頓軍容風紀。蔣百里要求師生必須清潔和嚴肅,他認為這是一個國家文野盛衰的標誌之一。不清潔象徵民族的衰老,不嚴肅象徵國民的散漫。他到任後的第一件事是請西裝裁縫量好全體學員的體裁,每人做一套新軍服,皮鞋、馬靴也都換上新的。他對學員的儀錶非常重視,凡有帽子未戴正、鈕扣未扣好、皮帶未紮緊的,必令其止步,親自替他們糾正。他自己也是黃呢軍服,外加紅緞子披風,腰掛長柄指揮刀,足登發亮的馬靴,十分英武威風。

再次,改革教學內容。蔣百里非常重視外語和戰術這兩門課,遇有教官請假,就親自登台授課。蔣百里在海外留學近10年,對中外軍官知識和眼界上的差距,感觸頗深。他曾說,國外的軍官對世界上的事知道很多,與別國開仗,對敵對國家的人文、歷史、地理、軍事都有所了解,應對起來就有針對性。相反,中國軍官熟悉外國情況的人很少,多數人對世界事物一片茫然,因此,應該加強外語教學。蔣百里自己熟練掌握日、德、英、法四種語言,這為他洞察世界軍事變化提供了極大的便利。在日本士官學校畢業時,蔣百里是全校第一名;在留學德國時,他任職初級軍官,因此,他的單兵動作和戰術素養出類拔萃。他認為,這是做一名優秀軍官的基本功,軍校學員一定要紮實地掌握。

最後,下大力氣搞精神教育。每逢星期六,蔣百里必集合全體教官和學員舉行講演會,講述中外古今軍事名人的言行,用以激勵大家勵志成才。他自己簽名贈送學員每人一冊梁啟超着的《中國武士道》,內容都是軍人忠於國家和忠於職守的嘉言懿行。為了能和學員打成一片,他每天去食堂和學員共同進餐。為了融洽感情,學校還定期舉行會餐,機關人員、教員、學員全部出席。

蔣百里把許多西方軍營的做法引進保定軍校;同時,也把他的辦學思想付諸實踐。在他的治理下,原來接近破產的保定軍校展現出生機,學校面貌大為改觀。絕大多數教官和學員發自內心地佩服這位年輕的校長。多年後,當時的學員龔浩回憶說:「百里師蒞事之始,衣不解帶,髭發則修。晨夕督勵,不稍寬貸。自學生服食之微,以至課律,必戒必周,毋曠毋怠。日必匹馬登壇,令如山嶽;變化陣伍,如風雨驟至;監臨所及,敬畏如神。晚則集合諸生,精神訓話,又儼然博學鴻儒,引用古今中外學說思想,及偉人名將修養,如宮牆之峻美,若大海之汪波。凡所導學生忘身報國之崇高偉大,令人熱血沸騰,心靈浚發。不數月,士心翕服,教育猛進。」許多學員,如唐生智、陳銘樞、孫震、萬耀煌等人,終生以做蔣百里弟子為榮。

蔣百里大力改造保定軍校,以段祺瑞為首的舊派軍人對此極為仇視,他們設置種種障礙,千方百計阻止蔣百里計劃的實施。最殘忍的手段就是不給學校撥款。學校多次函電催要,不給答覆;蔣百里親自進京交涉,亦沒有結果;致電袁世凱要求辭職,袁世凱又不批准。因對學校和學生難盡校長之責,萬般無奈之下,蔣百里選擇了自殺。

他的勤務兵史福對蔣百里自殺前那天夜裡的情況做了如下記述:「校長由京里回來的那天,是民國二年(1913年)6月17日,距離接事時整整半年。他平日性情很溫和,可是那天的臉色非常難看,我不敢向他問長問短。晚上他叫我磨墨,磨好了揮手叫我出去,隨手把門閂上,但並未熄燈就寢。我疑心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就從門縫張望,看見他一邊喝啤酒,一面寫信,我既不便走開,又不敢叩門,就靠着門框打盹,一直等到凌晨,他叫我傳話號兵吹集合號。」

6月18日早晨5點,全校教職員及學員2000多人齊集尚武堂前聽校長緊急訓話。蔣百里用低沉的語調說:「我初到本校時,曾經教導你們,我要你們做的事,你們必須辦到。你們希望我做的事,我也必須辦到。你們辦不到,我要責罰你們。我辦不到,我也要責罰我自己。現在看來,你們一切都還好,沒有對不起我的事。我自己卻不能盡校長的職責,是我對不起你們……你們不要動,要鼓起勇氣來擔當中國未來的大任!」說到此,從腰間拔出手槍。勤務兵李如意見情況不好,衝上去奮力奪槍,槍口一歪,子彈由肋骨間射入。聽到槍響,全場的人都驚呆了:校長自殺了。

自殺事件震驚全國

槍聲過後,前排的學員衝上去,將蔣百里抬進校長室,讓他平卧在床上。教育長張耀亭火速將此事報告給總統府顧問孫江東,孫報告給袁世凱機要祕書陳忠恕(蔣百里在杭州求是書院時的老師),陳急如星火地報告給袁世凱。袁世凱對陳說:「你快打電話給交通總長曹汝霖,叫他到日本公使館,請他們派一名最好的外科醫生到保定去,看他還有救否。」一刻鐘後,送日本醫生到保定的專車就在前門車站出發了。袁世凱又下了兩道命令,一道令學校教育長張耀亭暫代校長,一道令總統府侍從武官長蔭昌帶人到保定去調查真相。第二天早晨,陸軍總長段祺瑞到總統府向袁世凱報告說,經陸軍部調查,蔣校長自殺另有原因,不關陸軍部的事。袁世凱聽後說:「你陸軍部莫管這件事,你莫聽手下人的話!」段祺瑞十分難堪。

蔣百里自殺前分別給母親、學校教育長張耀亭和好友蔡鍔留了遺書。給母親的信中說:「為國盡忠,雖死無關重要,然於陸軍及民國前途有益。遺幣二百,薄田數畝,聊供贍養。」給張耀亭的信中說:「仆之殉職,為國家故,雖輕若鴻毛,而與軍人風氣有關。乞告老母,不可悲傷。總長處,請告以軍事非至善之目的不能成功,徒以彼善於此之言,聊以自慰,則軍事永無振興之日。」對段祺瑞的不滿溢於言表。給蔡鍔的信今天已不能看到。

蔣百里自殺和他的遺書公布後,在社會上掀起了軒然大波。雲南都督蔡鍔首先發炮,通電全國,要求政府徹查此事,追究責任。湖南名流熊希齡表示:「此案如不水落石出,誓不罷休。」國會對政府極為不滿,提出責難。各團體慰問蔣百里的電報多如雪片,要求查清事情真相的電報絡繹不絕。保定軍校的學員,按省籍每省推舉一人,組成請願團開赴北京。為了怕事態擴大,袁世凱派參謀部次長陳宦帶重禮到保定安撫慰問。

蔣百里自殺時,由於勤務兵上前奪槍,子彈打偏,沒有傷到心臟,只是擦傷了肺的表面。雖然腹腔中積了許多血,但一時沒有生命危險。經過3個月調養,身體慢慢恢復了。

蔣百里自殺,雖然暴露了政府和軍界的黑暗,但段祺瑞是袁世凱的心腹幹將,追隨他多年,袁世凱當然不會為蔣百里而處置段祺瑞。但為了不使這兩個矛盾很深的人再發生齟齬,袁世凱將蔣百里調到總統府任一等參議,實際上是個閑職。從此,蔣百里離開了保定軍校。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