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助共下場慘:父子鄧鴻芹、鄧思京都被鎮壓

—被鎮壓的父子:鄧鴻芹、鄧思京

作者:
1949年7月,鄧鴻芹到香港,參加中共華南分局召開的民主人士座談會,開展對廣東國民黨當局「策反」工作,鄧鴻芹的具體工作是協助羅梓材策反廣州綏靖主任余漢謀,鄧還寫密信策反連平縣長起義"投誠",又通過廣州某警察分局局長楊增樵與其同鄉、師生、舊部之誼,策動廣東警察學校教育長廖獻周,率廣州警察"起義"。 但在鎮反運動中被政府鎮壓。父子兩人先後殞命,又幾乎同時平反,這在歷史中也不多見。

近期,看書時看到太原市教育幹部教師鄧思京因在文革中兩次進京反映情況而被殺的事情後,筆者遂想多了解一下這位英雄的事迹,查閱了一些材料後,得知其父鄧鴻芹老先生是廣東龍川人,在粵北地區很有影響,抗戰時曾任過國民黨龍川、興寧縣長,並傾向「進步」,但在鎮反運動中被政府鎮壓。父子兩人先後殞命,又幾乎同時平反,這在歷史中也不多見。以下是筆者根據查詢到的材料,將此父子兩人的經歷略敘一二:

鄧鴻芹(1894—1952),廣東龍川人,廣東高等師範學院畢業。大革命期間致力於國民革命運動,曾任龍川縣農民協會執行委員,之後,從事教育事業,1926年至1934年,分別在廣東的龍川一中、防城中學、惠州崇雅中學、番禺師範學校,任教員、教務主任、校長。1935年至1937分別任廣東省教育廳及三水縣教育科科長,龍川縣抗敵後援會常務委員等職。1938年至1947年,分別任國民黨政府龍川縣、興寧縣縣長。期間,抗日軍興,「國共合作」抗日救國,鄧鴻芹支持兩黨的抗日政策,尤其支持民眾抗日救亡團體,曾任龍川青年抗日先鋒隊總隊長,撥款創辦宣傳抗日救亡的《龍川日報》和舉辦「龍川青年自我教育訓練班」等。1948年辭去興寧縣長職務,到廣州珠海中學任教至1949年6月。

1949年7月,鄧鴻芹到香港,參加中共華南分局召開的民主人士座談會,開展對廣東國民黨當局「策反」工作,鄧鴻芹的具體工作是協助羅梓材策反廣州綏靖主任余漢謀,鄧還寫密信策反連平縣長起義"投誠",又通過廣州某警察分局局長楊增樵與其同鄉、師生、舊部之誼,策動廣東警察學校教育長廖獻周,率廣州警察"起義"。

國民黨撤離廣州前,鄧鴻芹等一批民主人士回到廣州,後參加中共華南分局統戰部領導下的各種活動,1950年2月省委統戰部、教育廳分配他接管私立廣州文化大學,鄧鴻芹任總務長。1951年4月鄧鴻芹由廣東省公安廳逮捕,1952年3月經廣東省人民政府批准處決。1980年經龍川縣委落實政策領導小組研究,認定鄧鴻芹屬策反人員,龍川縣人民范元撤銷原判,對鄧鴻芹給予平反,恢複名譽。

鄧思京生於1937年,據有資料說,因出生這一年當時的國民政府首府南京被日寇攻陷,鄧鴻芹遂給兒子起名「思京」,以示不忘國恥,思念南京。鄧思京的童年生活不清楚,以後隨着父母生活在廣州,父親被鎮壓後也沒有離開廣州,在廣州廣雅中學讀書,中學畢業後考入武漢大學中文系,入讀武大的時間應該是1956或者1957年,資料上說,在1957年反右運動中他因提意見而被開除了團籍。1961年大學畢業後,沒有回到廣州而是被分配到山西工作,後調入太原市教育幹部學校任教。

文革開始後,面對社會的動亂和癲狂的革命熱情,鄧思京開始思索,是什麼使中國動蕩?是誰造成了今天的局面?鄧思京認為這些問題是關係到國家前途、民族命運的大事,決不能保持沉默,他決定把自己思考的結果寫成材料,送到北京。他寫好了幾萬字的材料,於1967年7月和9月兩次進京,最後一次他直接來到中南海,想見最高領袖,被聞訊趕來的專政人員抓走。

鄧思京所寫的材料,明確地表達了他對林彪等人的反對,在材料中他寫到:

千村薛荔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一個資本主義復辟的陰魂在社會主義國土上橫行,一股反動逆流要把人民革命的洪流覆蓋,一夥居心險惡的敵人妄圖顛覆我國的紅色政權,一幅觸目驚心的階級鬥爭圖影擺在我們面前……一小伙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以偽裝革命的面孔,上抗毛主席,下壓人民群眾,他們結成了一個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的罪惡集團,這個集團的主要人物就是林彪、陳伯達等人把持的中央文革小組。

可以看到,鄧思京受時代的影響,其話語中也充滿了文革的氣息,但他敢於把矛頭直接指向如日中天的副統帥和大權在握的中央文革小組,其膽識令人敬佩。在以後的審問中,他一直堅持反對林彪,也給他招來殺身之禍。

在北京關押了一年之後,1968年9月被押回了山西,關進了監獄。1970年一打三反運動中,鄧思京這樣的現行反革命列在被鎮壓名單中,1970年4月27日,以「惡毒攻擊無產階級司令部的重要成員,書寫反動詩詞,為被打倒的黨內一小撮走資派鳴冤叫屈」的罪名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九年後,太原市中級法院撤銷了1970年的原判,宣布鄧思京無罪。

鄧思京的事迹,基本上都來源於八十年代初出版的書籍,當時是初步反思文革的時期,所披露出來的內容也多是他反對林彪等人罪行的內容,至於他的材料中還有沒有其他更深刻的內容和思考,筆者無法得知。

鄧鴻芹老先生被鎮壓時,鄧思京年方十五,少年的他是什麼感受,他是否能體會到父親的無奈和絕望,不得而知,十八年後,他以同樣的方式失去了生命,行刑前他在想什麼,他會想起他的父親嗎?

槍聲響起,父子相聚,淚……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故紙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