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苦膽:第二次「庚子賠款」離中國有多遠?

作者:

庚子年,歷來被視為不吉利,不是災就是禍,甚至是災禍接踵而來。今年2020年,偏偏又逢庚子年。

眾所周知,現今這個庚子年,爆發了一場源自中國,殃及世界的特大瘟疫。目前,由於中共當局在繼續隱瞞真相,封鎖信息,使得疫情仍在擴散、蔓延。截至3月27日,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數據,中共病毒已經感染全球176個國家和地區。而由"中共病毒"擔綱的世紀大瘟疫,業已鬧騰得天翻地覆,致使成千上萬人死亡。眾多受禍害的國家,有的是經濟命脈近乎斷裂,有的是國體大傷元氣。各國人民原本正常的生活環境和秩序被破壞,生命財產也橫遭損毀。國計民生受到重創的許多國家,肯定是要追究責任,要提起索賠的。美國參眾兩院已於3月24日同時引入兩項議案,要求調查中國對新冠疫情的錯誤處理,譴責病毒源自美國的謠言,量化疫情對各國的損失,並進行賠償。這教人不由得回望起一百二十年前的"庚子賠款"來:

1900年,"時值庚子,義和拳亂",導致八國聯軍攻佔北京,迫使清政府於次年訂立《辛丑條約》。內中規定賠款白銀四億五千萬兩,分三十九年還清,年息四厘,本息合計白銀九億八千二百餘萬兩,以海關稅、常關稅、鹽稅作抵押。該項賠款因庚子年義和團事件而引起,故稱"庚子賠款"。

歲月如流,光陰似箭。一轉眼,已經是一百二十年之後的庚子年了。換言之,如今中國可能又將面臨一場"庚子賠款"。毫無疑問,遭受"中共病毒"戕害的一百七十六個國家和地區(還會增加),眼下雖然尚未形成共識,但是其中多數國家存有向中國提出賠償的願望。比起當年八國(一說十一國)的索賠來,世界各國在不久的將來的索賠,更具正當性。而且,這第二次"庚子賠款"的金額,要比第一次的不知大多少倍。

一些法學界人士還記得,聯合國大會2005年12月16日第60/147號決議通過了一份重要文件:《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受害人獲得補救和賠償的權利基本原則和導則》,裏面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那些都是中共造的孽,欠下的孽債能不還嗎?中國人中的受害者也要找它算賬吶。

於法於理有據。話是這麼說,可是某些國際法條款對中共國並無強制執行的威懾力或約束力。世事是複雜的,各國做起來未必如想像的那麼簡單,何況是真金白銀的大筆進出。這場索賠與反索賠之間的較量,說不定要曠日持久地打上好多個回合。再說,中共這個流氓無賴政權也不是省油的燈,絕不會甘心就範。它會在國際社會打通關節,收買人心,而且還會使盡渾身解數,胡攪蠻纏,百般抵賴。

第二次"庚子賠款"究竟離中國有多遠?很近,也很遠。這就要看歐美諸國的政治智慧、法治能力和手段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NC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