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方方日記完結篇:我就是一個字一個字寫 也要把他們寫上歷史的恥辱柱(3月24日)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作者:
這些年來,極左儘管水平低劣,可他們就像新冠病毒一樣,一點點傳染我們的社會,尤其他們好在官員們的鞍前馬後活動,以最快速度傳染給眾多官員。那些病毒的感染者,反過來,成為他們的庇護人,助力他們一天天坐大。大到囂張無比的程度,大到有如黑社會的架構,整個網絡,可任由他們呼風喚雨,隨意凌辱意見不合者。正因為此,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說:極左就是中國禍國殃民式的存在!他們是改革開放最大的阻力!

封城第62天。也是我的記錄的第60篇,說是終篇也可以吧。

很巧,今天看到通告:武漢以外地區,已經全部解封,憑綠碼可以自由行動。而武漢市,將在4月8日解封。武漢很快就會重新變得生機勃勃。我原說記錄到開城,就終止。後來發現開城並不像封城那樣是一個緊急行動。它將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一個部分一個區域地開封。所以,我想,我完全可以在疫情緩解下來,大家開始進入工作時終止。跟朋友們也都說了這一想法,大家幾乎全都支持。由此,也經歷了從54篇,延長到60篇的過程。意想不到的是,這最後一篇,竟與開城通知同步,真是很值得紀念。也就是說,我的記錄,從初一開始,一直寫到開城通知下達的那天,很完整。我大哥在3月14日根據確診人數和每天減少的人數做了個計算,他認為武漢4月8日可以解封。沒想到,他居然算準了。大哥自己也很高興,說「我的粗糙模型居然猜中武漢解封日」。

今天中午天還很明亮,下午突然暗了下來,還下了一點雨。阿姨發信息說,她可能明天回到武漢。我的心頭頓時一松。阿姨做飯的手藝不錯,以前同事經常跑到我家來蹭飯,待市內可以自由流動時,估計他們蹭飯的時候又快到來,我自己的艱難日子也終將結束。

關於廣西梁護士一事,今天我必須要作一個清楚的說明。昨晚在寫記錄時,我收到醫生朋友的信息,這信息,也是他的朋友中間相傳的。這是一張圖片,上面分段寫着:「廣西那位暈倒的護士今晚在我們醫院走了。也是媽媽的女兒,只有28歲。再也回不去的逆行者,真的是為武漢拼過命。」醫生朋友感慨萬千,我也很難過。此前,女護士急救的事,很多媒體都給予過報道。為了確保這個信息準確無誤,我將此圖片轉給了協和醫院一位大咖醫生,請他確認。他給我回復是:「腦死亡,很不幸」。想來是我的醫學知識太缺乏,我以為針對我的詢問這是一個確定的回答。便覺得梁護士不能這樣悄無聲息而去,這件事應該記錄下來,以讓人們永遠記住她,於是寫進了昨天的日記。今天很多人對此提出質疑,網上也有闢謠消息,下午我再次向兩位醫生詢問。倆醫生都對我作了一番帶專業性的講解,然後態度幾乎相同,說那就還是道個歉吧。我想,也是。所以,在這裡向所有讀者表示真誠歉意,更要向梁護士家人表示真誠歉意。這也說明,梁護士的生命,是我們所有人都很關心的事。正像短訊中所說「她是為武漢拼過命」的人。希望她有朝一日,能醒過來,我和我的醫生朋友都會一直關注她的一切。也感謝大家對我的提醒。

昨天,有朋友傳來一篇文章,說是有人喊話你,請你「去參與武漢市民聯署,證明你不是一條美狗」。看這標題,覺得低幼和惡俗到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步。撰文者的名字,我就不提了吧,聽說是博士,真不知這書是怎麼讀過來的。有點好奇此人的本科學歷是不是也在北大,或者,有沒有讀過本科?按說,只要讀過本科,品位都不至於低至如此。文章還沒來得及看,就又聽說,官方已找署名者談話了,這項行動被制止。朋友笑道:你沒機會證明了。其實,我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非常有意思的是,中美政客們在相互指責對方,懟得來勁時,而中美的醫生們卻聯合了起來,他們在商量怎樣拯救病人,討論用哪些藥物對於降低死亡率確實有效,哪種治療方式更好。也談怎樣防護、怎樣隔離之類的話題。在武漢疫情緊張時,華人掃空貨架上的口罩,捐贈回國,而此刻的美國醫生,卻遭遇到口罩和其他防護物資的缺乏。有華人朋友說,我心裏覺得好對不起他們。而醫生們,亦在討論怎樣解決這個問題。這些醫生,不帶政治偏見,沒有國別意識,彼此請教經驗,相互提供線索。你能感受到的,就是醫者的仁心大愛:這是對人類的愛,對人的愛。我心想,職業不同,果然看事物的角度和做事情的方式,也都完全不同。我喜歡這些醫生的職業精神和心理狀態。

儘管今天是最後一篇,但並不是意味着以後我什麼都不寫。我的微博仍然是我的平台,我依然會像以前一樣,在微博上表達我的觀點。而敦促追責的事,我也不會放棄。很多人在留言中表示,官方不可能追責,這件事看不到希望。官方最終是否追責,我也不知道。但是,無論官方怎樣想,作為被封在家兩個多月的武漢市民,作為親歷親見了武漢悲慘時日的見證人,我們有責任有義務為那些枉死者討公道。是誰的錯誤誰的責任,就將由誰自己承擔起來。如果我們放棄追責,如果我們將這一段日子遺忘,如果有一天我們連常凱的絕望都不記得了,那麼,我想說:武漢人,你們背負的不僅僅是災難,你們還將背負恥辱。忘卻的恥辱!設若有人想輕鬆勾掉這一筆,我想那也絕不可能。我就是一個字一個字寫,也要把他們寫上歷史的恥辱柱。

特別想要感謝那些天天圍攻我的極左分子。沒有他們的激勵,像我這樣懶散的人,或許早就不寫了,也或許三天打漁兩天晒網,寫不了這許多。而我這樣的信手拈來的記錄,又會有多少人去看呢?尤其讓我高興的是,他們此番對我的攻擊,幾乎拼出了全部家底。集結了他們所有的隊伍,差不多每個人都寫了文章。但是讀者們看到的是什麼?看到了他們混亂的邏輯,畸形的思想,扭曲的觀點,低劣的文字以及下等的人品。總之,他們天天揭自己的短,天天展示自己變態的價值觀。人們此刻方恍然:啊?原來這些極左大V是這樣的!

是的,這就是他們的真實面目,那個給我寫信的高中生的文字和思想水平,大約就是他們的最高水平了。其實早就有人對極左有過非常精準的概括,網上應該還能查到。這些年來,極左儘管水平低劣,可他們就像新冠病毒一樣,一點點傳染我們的社會,尤其他們好在官員們的鞍前馬後活動,以最快速度傳染給眾多官員。那些病毒的感染者,反過來,成為他們的庇護人,助力他們一天天坐大。大到囂張無比的程度,大到有如黑社會的架構,整個網絡,可任由他們呼風喚雨,隨意凌辱意見不合者。正因為此,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說:極左就是中國禍國殃民式的存在!他們是改革開放最大的阻力!如果聽由這股極左勢力橫行,放縱這種病毒感染全社會,改革必定失敗,中國沒有未來。

另外,最後一篇,我自然要說幾句感謝話。謝謝那麼多讀者的支持和鼓勵。無數的留言和文章,都讓我感到:哦,原來這麼多人和我想法一樣。原來我的背後並非空空蕩蕩,而是有一架又一架大山。另外也要感謝二湘,是她在我微博被封時,給我提供了最大幫助。沒有二湘,我的日記恐怕也難以記錄下去。此外,還要感謝財新和今日頭條,他們亦是在我無處發文時,及時地給我提供平台。這些幫助,從另一個角度,也給了我莫大的心理安慰。使我在這些日子裏,從未覺得孤單。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

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方方,一個時代的記錄者,述說文學的力量與個人記錄,為60篇武漢日記划上一個句號。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二湘的十一維空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