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一條充滿了絕望和無力的小新聞

作者: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到那個每天都會定時受到丈夫病危通知書的武漢婦女的新聞,真是充滿了絕望和無力。

一個月前,她的丈夫患上黃疸性肝炎,這本不是重病,治療起來難度也不大,只是恰逢新冠肺炎爆發流行,武漢市內的各大醫院悉數全力應對抗疫,停掉了其他的門診,於是這對夫婦尋遍武漢三鎮,也找不到能夠收治的醫院。

妻子眼睜睜的看着丈夫由輕症拖為重症,直至醫院騰出餘力同意他們住院的時候,患者已是病危狀態,全身器官都在衰竭,因為隨時都有可能不治而亡,醫院會依照慣例每天給親屬下發通知並要求籤字表示知情和接受。

想像一下這是何等傷痛的場面吧,每天都要面對一份預告丈夫可能死去的免責文件,上面還特意寫明了‌‌「人財兩空‌‌」的最壞結果,也就是花了巨額的治療費用還是沒把人給救回來,然後每天無論情緒如何,也必須得寫上‌‌「同意‌‌」兩個字,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

最要命的是,在這個事情里,你甚至無法去指責任何一方,因為所有人都做了他應該做的工作,包括最初無法收治的醫院,那時正值社區傳播的高峰期,肺炎患者同樣求治無門,而每一個攜帶病毒的病人若是回到家去,又會造成新的失控傳染,所以才會傾盡所有的醫療資源,集中解決新冠肺炎的擠兌危機,這是一道再簡單不過的分配算術題,這邊的蛋糕多了一些,那邊的蛋糕就會少上一些,此消彼長,不得盡善。

我記得有過外媒報道武漢其他疾病的重症病患家庭強行闖開高速公路的封鎖線意圖前往外省就醫的新聞,或許也正因為是外媒在報道的,那個故事的發展很是讓人欣慰:防疫指揮部在攝影鏡頭前發揮了特事特辦的人道主義精神,批准並調度了一輛救護車,親自把患者護送到了外省醫院移交,也提供了新冠肺炎安全檢測這些措施。

但是自從封城以來,能夠擁有這樣的幸運實在是少之甚少,忍讓仍是絕大多數武漢市民的日常,當醫院看不了其他病症時,那就不去添亂了,在家硬生生的扛着,若是扛不過去,也就扛不過去了,只怪這病生得不是時候。

一場殘酷的戰爭獲勝之後,活下來的人或許還有授勛的機會,死掉的人,就只是傷亡報告里的數字罷了,一將功成萬骨枯,又誰是註定該死的呢?

哪怕是霍布斯這樣的酷厲者,都認為‌‌「保全自己免受痛苦的衝動是人的根本動力‌‌」,但在事實上,我們永遠不能忽視那些以自己遭受痛苦為代價——無論這裡面有多少自願成分,又有多少無奈成分——繼而保全了這座城市乃至整個國家免遭痛苦的人,道德感不允許我們這麼做。

輕佻、厭倦和忘卻,都是背叛。

這是我的武漢封城日記,第五十五天。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