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共強推健康碼 引發藉疫情監控民眾疑慮

武漢肺炎疫情嚴峻,中共當局正在透過「健康碼」軟件作為防疫控管的依據。不過,健康碼或成為中共警方監控民眾的工具,對個人健康的判斷機制不明確,一旦發生失誤或引發重大問題等,種種隱患都令外界擔憂。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升溫,甚至發生院內感染情形

武漢肺炎疫情嚴峻,中共當局正在透過「健康碼」軟件作為防疫控管的依據。不過,健康碼或成為中共警方監控民眾的工具,對個人健康的判斷機制不明確,一旦發生失誤或引發重大問題等,種種隱患都令外界擔憂。

綜合陸媒報導,健康碼是一個有紅、黃、綠三種顏色的二維碼,由阿里巴巴旗下的釘釘平台和支付寶設計,作為武漢肺炎疫情下的出行控管工具。

健康碼采個人自願申領方式,根據個人申報資訊和權威部門提供的防疫相關資訊判定生成,動態更新。出現紅色代表隔離,綠色代表通行,不同的地區和情況可能會設定出對健康碼的不同要求。

理論上,紅碼和黃碼的人在「滿足疫情防控條件」後,會轉為「綠碼」。但是,開發公司和官員都沒有詳細解釋健康碼系統是如何對用戶分類,這讓被強制隔離的人感到恐懼。

天津市網信辦則表示,健康碼經後台審核後生成,「人工無法干預或修改結果」,若對結果存疑,要撥打諮詢電話。

目前這個系統已在超過200個城市應用,涵蓋地鐵、社區、辦公室、醫療保險支付、商場超市、機場車站等多個生活場域,並持續擴大應用範圍。在杭州溫州,健康碼均已提供看病買葯功能。

紐約時報報導,這個健康碼系統似乎還與警方共享用戶資訊,是一種「自動化社會控制方式」,在疫情消退後可能會長期存在。

報導說,一旦用戶在申請健康碼時授權該軟件訪問個人數據,一個名為「向警方報告資訊和地點」的程式就會把用戶的位置、城市名稱和識別編碼發送給服務器。

人權觀察組織的中國研究員王松蓮(Maya Wang)表示,這種偷偷摸摸的監控是有歷史先例的。她說,中共有利用重大事件推出新監控工具的記錄,比如2008年北京奧運會和2010年上海世博會,這些工具的用途已經超出了其創造初衷。

報導還表示,每當一個人的健康碼在例如健康檢查站等地點被掃描的時候,他或她的當前位置似乎就會發送到系統的服務器。這可能會讓當局在一段時間內追蹤到用戶的活動。

中共官媒《法制日報》2日報導,有民眾因為在海南省申領操作健康碼失誤,導致在機場無法登機,只好經由多部門共同研究解決。

報導說,海南省尚未把健康碼顏色由紅、黃轉綠的「核驗權」下放到市,「一旦誤填短時間內很難修改轉換」。

浙江溫州,2月17日不少民眾要出門卻發現自己的健康碼顯示為紅色。但他們既沒有去過湖北,也沒有在近期接觸病人,一時十分驚慌。

浙江新聞app報導指出,這是因為當天上線的溫州健康碼湧入大量民眾線上申請,導致系統對部分用戶採取較嚴格的判定規則;系統人員緊急調整,直到當天下午4時再開放網上申請,當局並要求市民以其他有效證件替代健康碼查驗。

據報,近幾年來,中共用於監控、「維穩」老百姓的手段不斷升級。警方已經使用人臉識別系統在人群中辨識民眾的身份,並發展一套監視器資料的全國整合系統。有行業調研公司估計,中共在公共和私人領域共裝有1.76億個監控攝像頭,預計到2020年,中共將裝約4.5億個攝像頭。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福明真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