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這張大字報在文革大字報排行榜列第一

作者:
1966年5月25日,在高層授意下,北京大學哲學系黨總支書記聶元梓以他與哲學系另六位教師(宋一秀、夏劍豸、楊克明、趙正義、高雲鵬、李醒塵)的名義在北大食堂張貼了《宋碩、陸平、彭佩雲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幹些什麼?》的大字報。這張大字報不僅在北大引起了震動,在中央高層和社會上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北大校方要求聶元梓等人寫檢查,並將大字報撕下,但聶元梓卻只同意寫檢查,而拒絕撕下大字報。很快,大字報得到了毛的支持,毛稱其為「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的大字報」,從此大字報風潮興起。

臭名昭著的文革肇始於1966年的《五一六通知》,該通知被認為是文革的綱領性文件,其中有毛澤東加的這樣一段話:「混進黨里、政府里、軍隊里和各種文化界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一旦時機成熟,他們就會要奪取政權,由無產階級專政變為資產階級專政。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們識破了,有些則還沒有被識破,有些正在受到我們信用,被培養為我們的接班人,例如赫魯雪夫那樣的人物,他們現正睡在我們的身旁,各級黨委必須充分注意這一點。」

不過,到底革命如何搞,革命到底要針對哪些人,很多人心裏並沒有譜兒。1966年5月25日,在高層授意下,北京大學哲學系黨總支書記聶元梓以他與哲學系另六位教師(宋一秀、夏劍豸、楊克明、趙正義、高雲鵬、李醒塵)的名義在北大食堂張貼了《宋碩、陸平、彭佩雲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幹些什麼?》的大字報。

這張大字報不僅在北大引起了震動,在中央高層和社會上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北大校方要求聶元梓等人寫檢查,並將大字報撕下,但聶元梓卻只同意寫檢查,而拒絕撕下大字報。很快,大字報得到了毛的支持,毛稱其為「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的大字報」,從此大字報風潮興起。

6月1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向全國廣播了大字報全文,從而引發了全國性造反運動。6月2日,《人民日報》第一版以醒目標題《北京大學七同志一張大字報揭穿了一個大陰謀》,並全文刊登了聶元梓的大字報,還發表了評論員文章《歡呼北大的一張大字報》。評論員的文章說「北京大學是『三家村』黑幫的一個重要據點,是他們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頑固堡壘」,並說北大的黨組織是「假共產黨,是修正主義的『黨』」,說「你們的『組織』就是反黨集團,你們的紀律就是對無產階級革命派實行殘酷無情的打擊」。同日,康生還來到北大支援聶元梓,讚揚其發表的大字報是「巴黎公社式的宣言」。由此,全國各高等院校紛紛效仿北大,揪斗校系領導,衝垮各級組織,各地高校陷於混亂,一發而不可收拾。

其後,主持中央一線工作的劉少奇在6月初召開中央會議,向大中學校派出工作組領導文化大革命,試圖減緩基層被挑動起來的革命情緒,將政權收回中央。據首都24所高等院校統計,工作組把10211名學生打成「右派」,把2591名教師打成「反革命」。工作組的鎮壓在各基層單位引發了不滿情緒,不久這些工作組被毛澤東撤銷。

1966年8月1日,中共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十一次全體會議舉行。8月5日,毛澤東用鉛筆在一張報紙的邊角上寫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同日,《人民日報》全文刊登了這張「大字報」。8月7日,毛澤東在謄清稿上修訂後加標題,並附上聶元梓等七人的大字報,由當日會議印發。大字報實際在宣告,毛的目的就是要「炮打」劉少奇、鄧小平這個「資產階級司令部」。這張大字報的公開,標誌着毛澤東和劉少奇之間矛盾和衝突的尖銳化和公開化。鄧小平曾指出:「在十一中全會中,毛主席的一張大字報,就是炮轟的劉少奇同志和我兩人的司令部。」從此,劉少奇、鄧小平的地位每況愈下。

1967年1月1日,北京高等院校學生在天安門廣場舉行集會,「聲討」劉少奇、鄧小平的「罪行」。1月上旬,北京新華書店和運輸聯合公司聯合行動,率先在天安門廣場當眾焚燒劉少奇、鄧小平畫像,並向全國發出揪斗劉鄧的通電。1968年10月13日至31日,中共在北京召開了八屆十二中擴大會議,決定將「第一號走資派」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鄧小平則由於毛澤東出面干預,保留了黨籍。劉少奇被嚴密監禁。1969年11月12日凌晨,劉少奇被迫害致死。鄧小平則在毛死後重新掌權。

而7個貼出文革首張大字報的北大人的命運又如何呢?曾經大紅大紫的聶元梓在文革結束後被捕入獄。1983年3月,57歲的聶元梓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誣告陷害罪判處17年徒刑。1984年保外就醫,1986年獲得假釋,目前獨居在北京。而宋一秀、夏劍豸、楊克明、李醒塵退休前系北大哲學系教授;高雲鵬,退休前為北大心理學系教授。趙大中,沒有查到相關資料。

不知這些當年的「闖將」而如今回歸平淡的北大人,是否對文革的歷史做過深刻的反思呢?至少對自己不安的內心也應有個交代吧。

2012-01-19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