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有協議還不夠!中國經濟還下行 3張圖看清3件大事 連創新低新高

中共官方公布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GDP增長6.1%,為近30年最低水平。有經濟學家表示,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只會讓中國經濟獲得有限好處。2020年地方債額度提前下達,1月發行量大幅增加,不過這都不足以改變中國經濟。德國經濟學家周浩估計,今年的增長將降至5.8%,經濟還將持續走低。3張圖看清3件大事,中國經濟連創新低和新高。有分析指,「人口紅利」減少,加上債台高築,將影響未來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

一名工人在南通一家工廠工作。

中共官方公布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GDP增長6.1%,為近30年最低水平。有經濟學家表示,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只會讓中國經濟獲得有限好處。2020年地方債額度提前下達,1月發行量大幅增加,不過這都不足以改變中國經濟。德國經濟學家周浩估計,今年的增長將降至5.8%,經濟還將持續走低。3張圖看清3件大事,中國經濟連創新低和新高。有分析指,「人口紅利」減少,加上債台高築,將影響未來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

中國經濟面臨「越來越大的下行壓力」

周五(1月17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2019年第四季度GDP較上年同期增長6.0%,增速持平第三季度,弱於市場預期。

統計局數據還顯示,2019年全年,中國GDP同比增長6.1%,為1990年以來最低水平。

去年全年一季度同比增長6.4%,二季度增長6.2%,三季度增長6.0%,四季度增長6.0%,這裡呈現的是一個連續下行的走勢。

貿易協議不足以消除中國經濟隱憂

經濟學家表示,中美兩國本周簽署的貿易協議只會讓中國經濟獲得有限的好處。

瑞穗銀行(Mizuho Bank)經濟與戰略主管瓦拉坦(Vishnu Varathan)認為,「儘管部分貿易協議得到了緩解,但現實情況是,被取消的關稅僅佔2019年關稅的10%。重要的是,早在美中貿易衝突之前,中國就出現了結構性放緩。儘管有所緩解,但任何美中貿易協定都無法消除這种放緩。」

標普全球首席經濟學家肖恩·羅奇(Shaun Roache)也表示,「貿易協議消除了尾部風險」,但不足以改變中國內在動力。

提前下達,1月中國地方債將發行8000億

由於2020年地方債部分額度提前下達,1月地方債的發行備受市場關注。

根據Wind數據,截至1月16日,地方債已發行5069.94億,而據多省份披露的債券發行資料,待發行規模為2780.70億。因此,今年1月地方債的發行規模將達到7850.64億,相比去年同期幾近翻番。

其中,專項債發行規模達7159.21億,占提前批新增額度的71%。換言之,今年「提前批」專項債完成進度達71%,相比去年1月大幅提升。與此同時,今年1月九成的專項債投向了基建領域。

據陸媒報道,1月30年期債券發行規模將達1116.73億,占同期發行規模的14.2%。不過,有市場人士提醒,30年期地方債跨越多個任期,其償還風險應引起關注。

中國經濟還將走低

經濟學家一直在降低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

德國商業銀行經濟學家周浩估計,今年的增長將降至5.8%;標準普爾估計,增長將降至5.7%。

經濟諮詢公司中國褐皮書(China Beige Book)數據顯示,在2019年的最後三個月,企業拖欠客戶、員工和債權人的款項創下歷史新高。

2019年,由於現金短缺,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發行了名為商業承兌匯票的欠條,而不是使用現金支付。到年中,大約有2000億美元的欠條在流通。一些得到商業承兌匯票支付的公司在自身遇到財務問題時,將商業承兌匯票折價出售,如果發行者最終無法償還債務,潛在風險就會擴散到經濟的其他領域。

3幅圖看清中國經濟未來挑戰重重!

中國大陸周五(17日)公布了2019年一系列經濟數據

「人口紅利」勢減,出生率比3年大饑荒時期還低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中國去年的人口出生率降至千分之10.48,比率創1949年以來最低,比3年大饑荒時期還低。其中,16歲至59歲的勞動年齡人口減少了89萬人;2019年新生嬰兒數量下降至1465萬,較2018年減少了58萬。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社會學教授Wang Feng稱,中國國內大規模的人口遷移、快速推進的城鎮化、緊張的工作、高昂的住宅和教育成本,以及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都是出生率低的原因,而且這種情況可能會持續數十年。

債務愈來愈多,川普重創中國經濟

根據美國財經媒體彭博經濟研究表示,到2022年,中國債務佔GDP的比重仍可能達到300%以上,遠高於2018年底的276%。

事實上,雖然貿易戰「停火」,但美國總統川普對大約36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的關稅仍在,這給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主導地位,造成了前所未見的重創。

中國經濟進入不良債務周期

隨着中國民營企業違約率上升和流動性趨緊,德意志銀行亞太區投資銀行聯席主管Amit Khattar表示,看到中國開始出現進入「不良債務周期」的跡象。

他認為,在上次全球金融危機期間,因有銀行出手相救,令中國「並未顯現」不良債務的問題,惟隨着目前銀行把重點重新轉向資產質量和盈利能力方面,未來或會看到更多的不良貸款問題浮現。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