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沈喬生: 戰爭 讓士兵走開 定點清除才是王道

作者:

以前有個電影,叫《戰爭,讓女人走開》。我們都知道,這是美好的願望。女人是男人的一半,對於上前線的男人,情感上不可能割開。同時,她們在後方做着大量的救護、供給工作,有的還直接上前線,握着武器開火,可以說,戰爭,女人從來沒有走開。

回過來說,我用這樣的題目,戰爭,讓士兵走開,也僅僅是願望嗎?將來有沒有實現的可能?保守的人一定認為是夢囈,從來的戰爭,大量的士兵都是充當炮灰。如果真要死,戰爭的策劃者、驅動者都是在士兵死光之後,才最後受到懲罰。頑固的人定會嚷嚷,你這是胡說八道,不符合過往戰爭的史實。我無須和他們爭。然而,我卻在新事件中,看見了一種微妙而莫大的變化,蘊含著無限絢爛之端倪。

這個事件就是美軍對伊朗「聖城旅」最高領導人蘇萊曼尼實施斬首行動。已經有許多文字把事件的來龍去脈和諸多細節講得十分清楚,這裡不多說了。

我想說的是,蘇萊曼尼是諸多戰爭行為的貨真價實的策劃者和指揮者。他為自己的行徑付出了高昂的成本,而且是在他的聖城旅完好無損的情況下首先付出的。

於是,一個具有新意義的模式出現了,它將引發我們許多開放性的假想。或許這是人類最終擺脫戰爭惟一可行的途徑,是跨入和平時代的門檻。

這個途徑就是,找到戰爭的發動者,讓他們直接承擔後果。

按照福爾摩斯的犯罪學原理,誰將獲得最大的利益,誰就有作案的動機。移用到戰爭上也是同理。誰能在戰爭中獲利?顯然是戰爭的策劃者和發動者。而士兵在戰爭中失去的必定遠遠大於獲得的,他們是被裹挾進來的。所以,我們從來只看見熱愛和平的士兵,很少看見熱愛戰爭的士兵。在戰場上,他們天天都在殺人和被人殺,所以,骨子裡他們比誰都知道這種人類的自我屠殺有多麼殘酷、可怕。他們比誰都希望早日結束戰爭,對他們來說,結束戰爭就意味着解放和自由!

而戰爭的發動者,他們是不會上前線的,他們會躲在炮火不及的地方,遙控指揮。至於他們的子女,那些慣於花天酒地的一族,也不會去充當炮灰。可以這麼說,最大的利益的獲取者必定是戰爭發動者,他們是用他人的生命作賭博。

所以,斬首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方式,就是讓戰爭發動者直接承擔後果。無論哪個國家,無論大國小國,只要是戰爭發動者,是戰爭狂人,都可以享受這種待遇。也就是說,理論上存在一種可能,只要清除了戰爭狂人,就可以阻止戰爭。

戰爭狂人不因此感到恐懼嗎?

這種思考已經超出美軍行動的原定範疇,而進一步成為我們對新戰爭模式的思考。這將顛覆我們已有的觀念,引起戰爭學說的革命,對每個現代國家都有意義。

現在的世界格局已經大致形成,版圖也早已劃分,無論是誰,妄圖通過戰爭來獲得利益的最大化,都是非正義的,都是不能接受的。不管是惟一的超級大國,還是天生的戰鬥民族,或是鑫三,任何人和集團試圖通過戰爭來獲取利益,實現野心,都是不得人心的,不符合世界潮流。

當然,目前個別地區還有一些領土爭端,經濟活動中還會產生形形色色的糾紛,這些都應該通過政治或經濟手段來解決,都應遵守現行的國際法,和戰爭沒有關係。

三年前我寫《我是一個和平主義者》的時候,我還是悲觀的,這麼多武器、這麼多士兵、戰鬥人員最終怎麼辦?難道會在某一個早晨,統統自動銷毀、自動解散嗎?那些掌控他們的人會同意嗎?看不到希望。

我們不是要最終消滅國家機器,包括軍隊,實現人類大同嗎?而我們所做的卻往往南轅北轍。出路在哪裡?我不知道。

有人以為講和平主義是不愛國,是怕死。其實不是。

這不是怕死的問題,怕也沒有用。如果大國之間真的發生戰爭,接而演變成核戰爭,你怕要死,你不怕也要死。怕和不怕都一個結果。這不僅是檢驗我們對戰爭與和平的態度,更重要的是人類對自己命運的選擇。你想在這個星球上生存下去,還是自我了結?

由此可見,和平主義應該是一種信仰。

現在,我看到了戰爭的一種新方式。斬首行動可能是一種惡行,但歷史上許多時候,惟有惡行才能爭取歷史的進步。

以前打仗是大量死傷平民,例如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仗,都是幾千萬、上億的平民傷亡,給人留下慘烈的記憶,有無數的電影和資料幫助我們回憶,敵方的轟炸機總是連平民住宅和軍事目標一起轟炸,甚至對平民的轟炸更加猛烈殘忍,為的是摧毀一個民族的戰鬥意志。再考察我們中華民族的歷史,史上有五次大屠殺,都殺了一半以上的老百姓,東漢末年殺了近百分之九十。

說白了,過去的戰爭就是直接屠殺老百姓。

現在的戰爭是努力不傷及平民。戰爭的一方為了爭取國際輿論,總要說自己避開了平民,沒有傷及無辜。而對方為了抹黑它,總要說它傷了多少老人幼童。僅就這一點,就是戰爭本身的進步。

我相信,未來的戰爭,大概會宣布,我方只打死了對方几個士兵,已經結束了戰爭。隨着科學的高度發展,隨着軍事打擊精準性的大幅度提高,這完全可以做到。斬首和定點清除將變成常態,戰爭將從兩個國家兩個民族全體拼死拼活的事情,變成幾個孤家寡人之間的對決。它和廣大平民無關,甚至和大多數士兵都關係不大。這將是戰爭更大的進步。

我的腦子中就有了圖畫,好像是冷兵器時代的打仗,小時候我看的連環畫里就這麼畫的,兩軍對壘,一字列開,用弓箭壓住陣腳。就有大將驅馬出陣,高聲叫戰。於是,對方陣中就有一將拍馬趕到,兩員大將就在陣前激戰,戰鼓擂得震天響,槍來刀往,直到一將把另一將斬落馬下,死的一方就算失敗,勝的一方就揮軍追殺。這和當下的斬首行動有點像了,但接下的混戰還是要死不少士兵。

發展到熱兵器時代,這樣的方式就沒有了。雙方都派上大量士兵,在前線用槍用炮互射,而戰役的指揮者卻呆在後方相對安全的地方,至於戰爭的發動者,更是躲得遠遠的,躲在敵方炮火夠不到的地方,甚至地洞里。所以,那時的戰爭,從來就是士兵和下級軍官的大量死亡,也就是說,是廣大的平民付出了戰爭的最大代價。所以,像劉伯承這樣身經百戰的將軍,才會在內心深處痛恨戰爭。

以希特拉為例,在行將滅亡時,他躲在地下一百米深的狼穴里,精神已經崩潰。這個時候,蘇軍和美軍已經分頭突入柏林,德軍的抵抗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但是希特拉還是瘋狂下令,要部隊拚死抵抗,不惜全部戰死。為了他一個人,要把整個德國拖入地獄。直到他自殺身亡,德軍才宣布投降。假想一下,如果早對希特拉斬首,那將挽救多少德軍士兵和盟軍士兵的生命。

以前的軍事技術做不到,現在做得到了。

定點清除,死亡的只是少數人。如果頂替上來的人還是選擇戰爭,那麼繼續斬首。多次反覆,還是打死少量的人。再頂上來的人都看在眼裡,就要思忖了,如果再打,我就是下一個被斬首的。他沒有那麼傻,就有可能發生變化,戰爭很可能就此結束。國家和人民都沒有遭受重大損失,這不好嗎?讓發動戰爭的人獨自遭受懲罰,讓裹挾進來的大多數人脫離干係,這是人類的福音。

從理論上講,這或許是人類永遠擺脫戰爭最可靠、最可操作的路徑。

讓戰爭的發動者快速地獨自承擔戰爭的成本(即他的生命),這是消滅戰爭的最佳方式。

我相信,終有一天,教科書上將寫着,戰爭,讓士兵走開。

寫於2020年1月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