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美伊衝突 中共的態度到底是什麼?

—何清漣:美伊衝突 中共的態度為何備受關注?

在美伊衝突中,中國與俄羅斯都並非舉足輕重的角色,與伊朗共同軍演算向美國「秀肌肉」,給美國添堵。但真要公開表態扛起挺伊大旗,邁入中東這個大泥潭,兩國都會卻步不前。

2020年1月7日,德黑蘭為被美國擊斃的伊朗高官蘇萊曼尼等人舉行葬禮。(美聯社)

自伊朗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被斬首事件發生後,全球應該出場的利益相關國家都有表態。法、英都態度明確地支持美國並警告伊朗,但希望衝突不要升級;美國鐵心支持但卻不太聽美國指揮的盟友以色列因懼怕報復,其總理內塔尼亞胡在1月6日會議中警告內閣,「這是美國的事兒,而不是以色列的,我們不參與也不想被卷進去」。中國目前除了援助伊朗37億美元加速石化設備的修建、駐伊拉克大使張濤向伊總理表示中國願意提供軍事援助之外,還沒有明確選邊站。國際主流媒體卻高度關注中國,大都認為美伊衝突對中國有利,想看中國如何表態,有的還比較在意中國是否願意扛起挺伊大旗。

國際社會為何在意中國的態度?

中東地區號稱「歐洲的燈」,對該地區能源有嚴重依賴的歐洲當然在意該地區穩定與否。中國近年來為了能源安全,奉行「雞蛋不放在一個籃子里」的原則,石油進口來源較為分散,從世界大約五十個國家和地區進口。其中,俄羅斯近三年蟬聯第一,接下來依次為沙特阿拉伯、安哥拉、伊拉克和伊朗。三個中東地區國家都列在中國原油進口前五大來源國之列,進口份額佔比總計為30%左右。這種能源依賴關係,決定了中國對中東地區必然深度關切。在政治上,中國曆來奉行「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一外交策略,被美國孤立的伊朗,中國自然樂意與之親近。有大量證據表明,伊朗的核建設與網絡控制,中國都曾「無私贊助」。

中國也從不諱言伊朗是中國盟友。2019年9月中旬,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被稱為「鷹派中的鷹派」博爾頓因主張對伊朗用武,與東家特朗普意見不合去職,不少國家的政府雖然心中竊喜,但只有伊朗、中國因這位「戰爭狂人」離職歡喜欲狂,伊朗政府官員與中國官媒全都高調錶態。最重要的是,在美伊衝突不斷加劇及中美貿易摩擦升溫之時,中俄伊三國於2019年12月26日開始為期四天的聯合軍演,國際社會公認這是對美國的挑釁性示威。美伊衝突發生之後,中國國內官媒也按捺不住,紛紛譴責美國,支持伊朗。所謂官媒向來有「黨的喉舌」之稱,這種態勢,想要別國不關注中國態度也難。

中國與中東地區的主要牽絆是石油

BBC於1月4日發表文章《美國伊朗局勢升級,中國如何布局中東》,記者採訪了許多研究中伊關係的專家,比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學者克里斯蒂娜·林(Christina Lin)認為,中國不希望美伊爆發戰爭,「一帶一路」的順利執行亟需一個和平穩定的中東。其他幾位接受採訪的專家也認為,潛在的美伊戰爭會給中國的地區利益帶來毀滅性影響,儘管蘇萊曼尼之死為地緣政治投下震撼彈,但中伊關係的關鍵一環在於石油。中國是伊朗原油的最大進口國,在美國禁令之下,依然購入伊朗原油並對其出口大量工業產品。通過經貿和基礎設施建設,中國在中東的影響力蒸蒸日上,但其一向在中東奉行不干涉政策,避免捲入種種衝突中。

其它媒體對此的分析比BBC要悲觀:在中美面臨「脫鉤」的危險之時,美國制裁伊朗的高壓政策正催生一個中俄伊聯盟,近日的海上軍演正體現了這一新趨向。這些報道還引用美國陸軍退役上校麥格雷戈(Douglas Macgregor)去年說過的一段話:美伊若開戰,勢必將俄羅斯和中國拉入戰局。屆時,美國恐面臨一個比以往都更強大的敵對陣營。

中國不會明確選邊站,但樂於添柴續火

中國對美伊衝突其實有着十分現實的考量,這種考量有經濟與政治的雙重戰略意義。

經濟上,如前所述,中東地區三國在中國進口石油中佔比為百分之三十左右。中國在中東地區並無什麼政治遺產要守護,也因此與伊朗、沙特這些互相仇恨的中東國家都能維持經濟關係。國內大體維持平穩,在國際上不憚與美國小打小鬧的伊朗最符合中國的利益。如果戰爭一起,隨之而來的能源供應短缺、原油成本提高、政治風險增高都會讓北京頭疼。

政治上,中國一向認為中東國家的動蕩與效仿西方民主政制密切相關。中東發生的所有政治動蕩,以及後來禍害西方世界的恐怖主義,包括該地恐怖主義基地與新疆的聯繫,中國一直認為這是美國在這些國家強行推行民主化引發的不良後果,不僅造成了中東地區的動蕩,也讓美國自身陷中東泥潭,還讓新疆捲入其中。這些觀點,中共宣傳機器一直用來教育國內人民,表示要引以為誡。

2016年1月,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沙特、埃及、伊朗和阿盟總部,在訪問行程中曾訓示本國外交部官員,「我們在中東不找代理人,而是勸和促談;不搞勢力範圍,而是推動大家一起加入『一帶一路』朋友圈;不謀求填補『真空』,而是編織互利共贏的合作夥伴網絡」——這段話被總結為中國在中東地區的「三不原則」:「不尋找代理人,不搞勢力範圍,不填補權力真空」。我判斷,根據中國政府對中東地區的認識與美國在中東麻煩不斷的教訓,中國暫時不會放棄這「三不原則」,也不會讓自己在美伊衝突中扛起挺伊大旗。

但美伊衝突確實讓中國看到了機會:只要伊朗與北韓繼續站在「抗美」第一線,對中國就很有利,中國可以利用美國無暇分心對付自己,贏得時間與空間化解中美貿易戰的矛盾與壓力。中國國內甚至有人這樣期盼:美伊開戰,中國就會象911美國對伊拉克戰爭那樣,再贏得五到十年的發展機會。中國在外交上沒有同樣樂見美伊衝突的俄羅斯狡猾,不會深藏幸災樂禍之心。官媒尤其是「胡環球」及一干反美人士趁機發表幸災樂禍之言,但畢竟不是政府表態。中國政府也會時不時燒把野火,比如放任媒體譴責美國霸權主義,大打對伊朗的同情牌;與俄國一道在聯合國安理會搞點小動作,阻撓安理會發表譴責伊朗轟炸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的聲明等。只要讓美國難受,包括暗中提供武器這類小動作在內,北京肯定會時不時搗鼓一下。但我猜想也就限於此了,習近平絕對不會有公開介入美伊衝突的心思,因為那會引火燒身。

最後要說的是,在美伊衝突中,中國與俄羅斯都並非舉足輕重的角色,與伊朗共同軍演算向美國「秀肌肉」,給美國添堵。但真要公開表態扛起挺伊大旗,邁入中東這個大泥潭,兩國都會卻步不前。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