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東海一梟:毛病加重 微信被封

作者:

這篇題為《毛病》的隨筆,昨夜發於微信群「東海客廳」和另一個群之後,微信迅速被封,理由是:「涉嫌傳播惡性謠言等違法違規內容」云云,又是傳播惡性謠言,又是違法,這才是惡意造謠無恥誣衊。試問我傳播了什麼謠言、違了什麼法?這是今年微信第五次被封。惡習不改,毛病加重,熱衷封關鎖國,鎖我微信微博。特錄昨夜隨筆如下:

每年今天,都要化一些時間清理朋友圈。除了少數故舊,都清理出去了。很奇怪,一些儒者、愛儒者和平時言論並不反常者,今天忽然就反常了。崇毛是一種病,一種特別反常的病,遠比嗜臭症、嗜痂癖反常。對於毛氏之罪,毛思之邪毛政之惡,毛時代看不透可以理解,鄧時代看不透可以原諒,現在還看不透,不可思議。

儒家有仁眼,西方有人眼,正人正常人有正眼,佛教有佛眼,道家有道眼,耶教有神眼,都能看透。雞有雞眼,狗有狗眼,獸有獸眼也能看見。現在還看不見毛氏毛思毛政毛路之邪惡者,若非盲心瞎眼就是木石沒眼。吾民已經受夠罪矣,吾國必須往前走了,希望尚未開眼者速速開眼為荷。拜託啦!2019-12-26

極權主義一大特徵

極權主義的一大特徵是熱衷於控制最大化,包括控制能力、控制手段、控制範圍的最大化,力所能及地、毫無節制地、不擇手段地、無所不用其極地控制一切,包括社會、財富、各種資源、人身人心、人類思想觀念等等。

極權主義的控制,沒有應不應該,只有能不能夠。如果有所放鬆寬容,那是迫不得已,或有所顧慮,或有所圖謀,或力所不及。極權社會某些進步,某些方面有所放鬆,是有人付出沉重代價。

或說:「不必着急,不妨平常心以待。無論我們個人態度怎樣,是否冒險犯難,社會總是要進步的,今天的自由寬鬆程度已遠遠高於毛時代。」我就是平常心以待。但不是做等,而是爭取為推動社會進步奉獻綿薄。今天社會相對性的自由寬鬆,不是天上所掉更不是特權階級所賜,而是大量英雄烈士自由派的艱難困苦、血淚交融的拼搏奮鬥和犧牲爭得的。2019-12-27

天地君親師非崇拜對象

說儒家崇拜天地君親師,是一個流行已久而影響廣泛的誤會。可以說崇拜天道、聖王、聖師,不能泛泛地說崇拜天地、君主和老師。至於父親,更非崇拜對象。對於天空、大地、君主和老師,應該尊重,不必崇拜。《禮記》說,事君有犯無隱,事親有隱無犯,事師無犯無隱。這才是正確的事君、事親、事師之道。

孔子說:「君子有三畏,畏君子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天命指道體之流行,天地是道體所現之象;大人是聖人得位者,替天行道;聖人是盡心知性知天,知天命者,替天傳道,所以都值得特別敬畏。這裡的畏與一般敬畏不同,含有崇拜信仰性質。孔子此言如果改為:「君子畏天地,畏君主,畏老師之言。」那就不能成立了。

《論語》說孔子「迅雷風烈必變」雲,體現的也是對天道、天命的敬畏,並非孔子膽小怯懦,如婦人孩童聞迅雷烈風而心生恐懼。

孔子可以稱為儒家的教主,歷代聖王、聖人都可以稱為儒家教主。但是,孔子生前絕不以教主自視,歷代聖王、聖人生前都不會以聖王聖人自許,更不會把臣民和學生當成信徒,對他們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和人格獨立保持基本尊重。

東海曾有舊作題為《儒家不許有教主,東海只想當教師》,這個態度,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還是如此。亦與多位儒生表過態,可以接受尊敬和信任,但不接受崇拜和信仰。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獨立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