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2020前瞻 中國夢幻之年 3麻煩纏身

港府修改「逃犯條例」引發的反送中抗爭已逾半年,儘管港府已撤回修例,風波仍未平息。(路透)

「夢幻之年」2020終於到來。說這一年「夢幻」,一是這年本身就是以前的「中國夢」,一是這年要面對的許多事相當的奇幻。於是,這一年將會怎麼來又怎麼過,就相當的複雜難解。最巧之術是把中共領導層的一年應對之策,以「一二三四五」來拆解,大致就有了輪廓。

所謂中國中國2020年的「一二三四五」,列出來是「一個穩字、二大目標、三個麻煩、四個堅持、五個必須」。當然,要想知道得更細更遠,還可羅列六七八九。

•政經、社會穩字一線而牽

先說那「一個穩字」。早前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2020年要「穩字當頭」,很多解讀,把那「穩」字與經濟的「穩增長」和「六穩」掛在一起來說,其實2020年的「穩」字,不止是說經濟,還包括政治、社會、外交,所以至少「八個穩」才說得清。但轉念一想,自一九八九1989年之後,一個穩字,講了30年,一直是中國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的關鍵字,2020這個穩字一線而牽,就好理解了。

•兩大目標力拚建國百年

其實這「一個穩字」,與「兩大目標」密切關連。所謂「兩大目標」,是中共自己給自己立下的戰略目標,一個目標是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是中共黨代會提出的戰略目標,這個目標的完成,是要為另一個大戰略目標即實現「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百年」目標的基礎,所以必須完成。另一個目標,即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收官之年,這是中國國家發展規劃,完成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目標,起草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就是2020年的大事。

這兩大目標,從純技術或純數據上來說,完成都不算難事;但真要從「戰略目標」的「戰略意義」上去理解其目標的達致,就不容易了。比如說全面小康的目標,跟全面脫貧有關,全世界還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全國脫貧」,而一年脫貧之後,會否出現「返貧」,或者說絕對貧困擺脫了,相對貧困襲來了,又怎麼辦?

•新老麻煩纏繞影響深遠

「三個麻煩」本應放在最後來說,因其與前後左右都不搭,但按數字順序列之也無妨,因其簡單易解,那就是中美關係的麻煩、兩岸關係的麻煩、香港問題的麻煩。這「三個麻煩」,有人說是「歷史問題」,又說是「必然出現」,這些說法推敲起來意思不大,麻煩就是麻煩,只看你有沒有修為化解。

目前看來,麻煩將糾纏經年,還可能影響深遠,比如中美關係,就算首階段協議簽了,中美貿易戰都不算結束,別說後面還有一個接一個的變局。

•四個堅持融合政經路線

面對重大目標要完成,面對前所未見的新老麻煩纏繞,中共決策層2020年定下的基本思路,是「四個堅持」,即「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堅持以改革開放為動力,推動高質量發展,堅決打贏三大攻堅戰,全面做好六穩工作」。

作為中共2020年工作基本思路的「四個堅持」,聽上去以為是經濟工作的思路,其實中共早就政經不分,比如堅持穩中求進,經濟如是,政治也如是;又比如改革開放作為動力,既是經濟路線,也是政治路線。

•五個必須看見治理之策

最後說說「五個必須」,其基本內容是「必須把握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線貫穿於宏觀調控全過程;必須優化經濟治理方式,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動態平衡;必須通過改革破除發展面臨的體制機制障礙,讓各類市場主體在科技創新和國內國際市場競爭的第一線奮勇拼搏;必須強化風險意識,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必須清醒認識到,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當前世界經濟增長持續放緩,全球動蕩源和風險點顯著增多。」

這「五個必須」有點長,但卻是中共最高領導層的看家寶,是其因應過去一年來的內外大變局作出的經驗和教訓的總結,說小點是2020年變局的應對之術,說大點是其最新總結的國家治理之策,中共一年中要怎麼做,都圈在內里了。(系列一)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