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夏小強:孫小果再獲死刑 背後靠山是誰?

作者:

雲南昆明惡霸孫小果不僅能逃離死刑、改名換姓,還能成為多家娛樂場所的老總;到底是怎麼回事?該案又有哪些疑點?(網絡圖片)

2019年12月23日,引發雲南官場大地震的雲南惡霸孫小果被再次判處死刑。

查看孫小果的惡行,可以稱得上惡貫滿盈。

1994年犯強姦罪,於1995年12月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但其父母通過偽造病歷讓孫小果非法取保候審、保外就醫。

在取保候審期間,孫小果又以暴力和脅迫手段強姦4名未成年少女。1997年11月7日,孫小果在公共場所,挾持兩名17歲少女,對兩人進行暴力傷害和凌辱摧殘,致一名被害人重傷。

1998年2月18日,孫小果因強姦、侮辱多位女性,其中包括數位未成年女性,並有當眾強姦情節,以及犯有故意傷害、強姦罪等罪名,被判處死刑。但是1999年3月,雲南省高院改判孫小果死緩期,又於2007年9月改判為有期徒刑20年。

2011年4月11日,孫小果經多次減刑後出獄,實際服刑12年零5個月。

出獄後的孫小果成為多個昆明多家公司的股東和夜店大佬,昆明黑社會中的一霸。

在孫小果再獲死刑之前的12月15日,孫小果案的19名相關人員獲刑。其中孫小果繼父、母親分別獲刑19年、20年,其他被判刑的雲南司法系統官員高達十幾名。

孫小果繼父是昆明市五華區城管局前局長李橋忠,其母孫鶴予是普通警察,都是科級幹部,以他們的身份和官階,僅僅靠受賄,就能夠讓雲南法院系統高至廳級的官員甘冒身家性命的風險為其減刑?這可能嗎?

在孫小果2018年再次犯案被媒體報道後,官方媒體曾報道其生父是昆明市普通職工,但是,民間傳出的孫小果生父和家族信息,卻讓外界相信更加接近真相。

孫小果的生父是陳培忠;爺爺是2016年已經死亡的、中共11軍軍長、曾任昆明軍區副司令員兼雲南省軍區司令員的陳家貴。

孫小果的母親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刑偵大隊警察孫蘭蘭(孫鶴予);姥爺是2001年是曾任雲南省委副書記、省政協主席的孫雨亭;大舅是雲南省公安廳副廳長、禁毒局局長孫大虹;小舅是曾任昆明市中級法院院長、又任雲南省高級法院院長、現任雲南省人大財經委員會主任孫小虹;二舅姥爺是周恩來秘書、國務院辦公廳紀檢組組長孫岳。

以上述的家庭高官背景,讓雲南省司法系統官員俯首聽命,可能性較大。

從孫小果的生母孫鶴予的一些信息,也可以對其家族可能具有高層背景提供旁證。孫鶴予至少在1992年已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當年,全國公安警察首次評定授予警銜,孫母就被授予三級警督。而當時該局政治處主任只被授予一級警司,比孫鶴予還要低一級,而孫鶴予當時只是普通警察。

以孫小果惡貫滿盈卻能逃脫死刑多年逍遙法外的情況來看,其背後的勢力強大。這次翻船,可能還與中共高層的政治內鬥的背景有關。

2019年5月9日,中共全國人大前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雲南省前省委書記秦光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被調查。9月26日,秦光榮被開除黨籍、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其涉嫌職務違法、受賄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10月25日,秦光榮以涉嫌「受賄罪」被逮捕;11月25日,秦光榮涉嫌受賄案被起訴。

很大的一種可能是:前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的落馬,波及其在雲南官場的勢力,其帶來的震蕩衝擊,使得孫小果案件再次浮出水面。

一些中共高官子女倚仗權勢犯下罪行而逍遙法外,在中共內部其實是一種常態,也是中共高官家族擁有的一項特權。只要中共政權存在,這樣的常態和特權就不會改變。因此,孫小果的再次伏法,並非是中共打黑除惡的戰果,而是中共內部權斗傾軋而在社會層面的表現和震動,僅此而已。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