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聖人」周恩來的另一張面孔

作者:

中共,從它誕生之日直到今天,不僅是個實施獨裁專制而且等級森嚴的組織,同時也是個追求財富享樂的團體。遠在井岡山時期,他們寫在牆上招募入伙者的標語便是「你想睡財主的小老婆嗎?請來參加革命」!後來更有歌謠式的號召口號:「三八槍沒蓋蓋,紅軍長官沒太太,等到打下榆林城,一人一個女學生」。這些粗俗之言對於那些既窮極無奈、又「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痞子們來說,也真夠直白,真夠煽情,而且更極具誘惑力,足可讓那些痞子們邪勁沖天。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初心」吧!待到他們進入陝北,在延安割據-方,佔山為王以後,雖然那時的中共還十分窮。但據當時在延安的著名文人王實味掲露,延安當局就已經實行了「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的不同等級與待遇。所謂「衣分三色」,就是中共高級幹部的衣服是深藍色斜紋布、中級幹部是灰青色平布、基層幹部的黑色土布。所謂「食分五等」則是除大、中、小灶外,還有中共中央領導及極個別的持殊人物,如毛澤東,共為五等。其中「大灶」是一般人吃的,通常是一大鍋蔬菜,混着玉米小米等粗糧。「中灶」是各部門領導的伙食。」小灶」則是供給更高層的領導。

而更有趣的是,此時的毛澤東不僅在窯洞中勾引、玩弄來延安的外國女記者,還拉着女作家丁玲旳纖纖細手,向其津津樂道帝王皇宮內」三宮六院」的情景。在八年抗戰最艱困的時期,陝北普通老百姓還在餓肚子,前方戰士在與日軍浴血奮戰時,而延安的高級幹部,每逢周末必辦交誼舞會.舞會上不僅點心果品應有盡有,外加美女如雲,殷勤侍候.因此當時中共內部對此極為不滿者也大有人在。例如當時王實味便指出,整個延安周末舞會都沉浸在這「舞回金蓮步,歌囀玉堂春」的昇平氣氛中,實在與時局太不和諧。因為「當時的現實——請閉上眼睛想一想吧,每一分鐘都有我們親愛的同志在血泊中倒下」!但敢言的王實味不僅很快被打成「托派」,最後更被人用刀活活砍死!及至中共奪下政權後,從毛澤東以降,各級領導幹部官員無不爭向腐敗享樂看齊。所以在「文革」中,從中央到地方各級被打倒的「走資派」們,個個都有-本享樂腐化的骯臟醜史被大字報揭了出來,有的還弄來寫成大字報貼在大庭廣眾之中供「革命群眾」觀賞。使筆者也有幸大飽眼福,而其中亂搞女人,幾乎是每個走資派當權者的「必修課」!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的御用文人們為了提升黨的形象,便不斷挖空心思大樹特樹-些中共的所謂模範黨員,雷鋒式的幹部,諸如什麼焦裕祿、方誌敏、孔繁森、任長霞之類「典型人物」以此欺騙愚弄民眾。而在中央高層中,御用文人們更相中了周恩來,除了渲染他的「溫文爾雅」「慈祥和藹」的體貌外,更着力打造其人品,企圖把他捧成個「完人」、「聖人」來為中共裝璜門面。在打倒「四人幫」後的一段時日里,這套宣傳攻勢更達到了高潮。除了什麼「萬人長安街送總理」這樣精心策劃的表演節目外,當時在中國大陸還有個傳聞甚廣的謊言故事是這麼說的:周恩來去世後當時聯合國「專門」為周下半旗致哀(請注意「專門」二字----筆者注)。於是乎引來某些西方人士的不滿。質問聯合國有關人員。有關人員答曰「你在各囯領導人中如果你還能再找出-位像周恩來這樣,第一,終生沒有一分錢存款,第二終生也無子女的人。你們能再找出-個,我們就承認這個半旗不該下」。據說那些西方人士聽後都默默退下,似乎「口服心服」了。當時還沒有網絡。這則「小道消息」式的故事卻在民間流傳甚廣,被一些所謂「愛國人士」(實則是愛黨人士)津津樂道,廣為流傳。在中國這個閉塞而愚民眾多的土壤里,確實頗有「市場」。也大大提升了周恩來的形象。

然而稍有國際常識和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都只能對此嗤之以鼻。首先,聯合國對仼何會員國的國家元首去世均要下半旗致哀,這是慣例,或曰外交禮儀。1976年中國大陸已是聯合國會員國。而中國的國家元首,按中共制定的憲法應是國家主席劉少奇。然而中共當時早已宣佈劉少奇是叛徒、內奸、工賊。更長期無繼任者。人家聯合國只好認你的總理為國家元首。他亡故了,人家下半旗是國際慣例,所以「專門」二字就根本不成立。自然亦不會引起什麼「西方人士」的置疑。至於那段虛構的「對話」更不值-駁。說周恩來終生無存款,依據何在,如何査證?中共當局直到今天,也從不敢公示任何官員的財產狀況。那麼再退-萬步講,就算如此。中共在大陸當時佔有和壟斷了整個國家的-切財富資源。像毛澤東、周恩來這個級別的人,說白了就是要什麼便有什麼。貨幣對他們已無任何實用意義,根本不需要任何金銭,當然更無須有什麼存款?至於所謂「終生無子女」,則既可能是生理缺陷或疾病,也可能是個人生活中的選擇。但反正不是美德。可以使人同情(如果是疾病所致的話),但決不能效法提倡,否則人類豈不面臨滅絕了?由此可見,中共為了樹立、宣傳周恩來為「聖人」形象而編造的故事,不但站不住腳,而且已變態到違背常識的地步。那麼我們不妨來看看現實中的周恩來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遠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國共第一次合作後,由於中共勾結蘇聯共產國際在軍中策劃兵變,進而圖謀政變,於是造成國共分裂。國民黨內以蔣介石為代表的一派發起「四.一二淸黨」運動。當時中共黨內的一個重要頭目顧順章被捕後向國民政府投降。交代了-批共產黨高級人員的去向。被共黨視為叛徒。周恩來為了報復顧順章的所謂叛變行為,於1931年4月26日,與康生一道帶領一群殺手去殺了顧順章的全家。包括顧順章的夫人、岳父、岳母和保姆、司機,還有完全無辜、在顧家作客打麻將串門的朋友,都被周恩來殘忍地全部用繩勒死(因為周不敢開槍,怕驚動軍警)。而其中的司機與保姆則絕對是勞動人民,他們更與國共兩黨爭鬥無關,但也同樣被周-概殘忍地殺害。可見什麼要「解放勞苦大眾」之類的口號何其虛偽!周的手毒心狠到什麼程度?更有甚者,當天在顧家打麻將的客人中,有個人叫斯勵。斯勵是周恩來在黃埔軍校時的學生,他的哥哥是國民黨將領,斯勵在「四.一二」清黨中藉著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將周恩來從國民黨手裡救出,但正因為他認得周恩來,所以周便乾脆把救命恩人也一起殺掉,以絕「後患」,這種行為只能叫忘恩負義吧!周恩來在無法殺顧順章的情況下,便去殺顧順章的家人,顧的老年岳父、母,由此更殺死多名無辜之人,這恐怕只能叫殘忍、怯懦,有半點良知嗎?

再看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共已奪得大陸政權。周恩來官拜當時的中共國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長。一九五五年春,周恩來率中共代表團到印尼參加萬隆亞非會議,原計劃是四月十一日乘坐印度航空公司包機「克什米爾公主號」,從香港起飛經印尼首都雅加達前往萬隆。但中共情報部門此時卻獲得情報稱,有台灣國民黨政府的保密局香港情報站工作人員趙斌成,與金建夫,會同香港機場地勤人員周駒,計劃使用定時炸彈(從台灣基隆秘密運到香港),並將炸弾安放在「克什米爾公主號」上。於是中共相關人員便在四月十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左右,秘密告知港府方面,要求港英政府,採取措施保障飛行安全。但奇怪的是與此同時周恩來卻私下秘密改乘其他班次飛機飛往印尼。卻讓中共代表團中的包括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黃作梅,從及周恩來的司機及隨團記者等11人仍於4月11日乘坐「克什米爾公主號」從香港起飛。四個小時後,下午六時三十分,克什米爾公主號在太平洋上空爆炸失事,機上人員全部死亡。事後周恩來卻得意地對其親信說:這叫做「聲東擊西」、「丟車保帥」。當時中共在國際上勢孤力薄是事實,但周恩來為了迷惑台灣香港情報站,讓他們誤以為周已中計上了飛機,於是不會再改變計劃,從而確保他自己的安全,竟不惜用別人的性命為自己當「人肉盾牌」。周恩來這一手,聰明是夠聰明,但卻拿他的同事、「同志」作犧牲品,如此「丟車保帥」,自私殘忍到什麼地步了!?

再請看,周恩來有個好朋友叫孫炳文,孫有個女兒叫孫維世,既美麗又多才多藝,且精通外語。孫炳文不幸早亡,臨死前把女兒孫維世託付給周恩來,周遂認孫維世作義女。中共建政前毛澤東去蘇聯朝拜斯大林。孫維世因精通英、俄等外語作為翻譯隨毛同行。在赴蘇途中的火車卧鋪廂內,毛澤東竟對孫維世進行了性侵。訪蘇回國後,孫維世向周恩來哭訴此事。周恩來採取「和稀泥」的手法,叫孫隱忍,息事寧人。但毛澤東對孫維世還「性趣」猶存,想繼續霸佔玩弄她。1950年10月,孫維世要與中國青年藝術劇院的名演員兼導演金山結婚,周恩來竟秉承毛的暗示予以阻撓,不同意該婚事,以迎合毛之私慾。孫維世則堅決要嫁與金山。1950年10月14日孫、金二人舉行婚禮。作為義父的周恩來為了討好迎合毛對孫維世嫁人的不滿,竟然拒絕參加孫、金二人的婚禮。如此奴才般的順從,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十多年後,即上世紀六十年代,所謂的文化大革命爆發。江青害怕三十年代的那批文藝人揭出她當年混跡上海灘影界的種種醜態悪行。於是乎來個「先下手為強」,把當年那些人一概打成「黒幫」、「特務」1967年12月孫維世的丈夫金山被以「特務嫌疑」的罪名加以逮捕。接着江青又示意抓孫維世。但辦案人員知道孫乃周恩來的義女。而當時周在中共中央高層排名上僅位於毛澤東與林彪之後。辦案人員不敢造次,但也不敢不聽江靑的。兩難之下只好將逮捕證呈交與周恩來。周只消一句話例如「證據不足」或「我們研究後再說」之類,就可保住孫維世。但自私的周恩來為了不得罪江青,竟親筆在逮捕證上籤了字。孫維世立馬被關入秦城監獄。粉碎「四人幫」後,獄方相關人員揭露出:從1968年3月1日起,孫維世即使在牢房裡也戴着手銬,還遭到毒打。68年10月14日,是孫維世和丈夫金山的結婚紀念日。孫被人整死。死時為了敗壞其形象和羞辱她,剝光了她全身衣褲令其-絲不掛,身上只有一副鐐銬。頭上被釘進了一根長釘子。孫維世被如此慘無人道地虐殺雖是江青之罪,但周恩來見死不救,助紂為虐亦罪責難逃。如果有「黃泉之下」的話,不知周恩來有何面目去見其「臨終託孤」的好友孫炳文?如此人品能不令人齒冷?

周恩來怕江靑,為了討好「皇後」而犧牲他人的另-個例子是,文革中-次周恩來正在接見外賓時,江靑不知何事馬上要去找周恩來。跟隨周多年的一位警衛員對江青說「請稍等一下,總理正在接見外賓」。江皇後淫威大發,叫人把那警衛員抓起來。事後周恩來知道了卻裝聾作啞。結果那警衛員被送去「勞教」。打倒「四人幫」後才獲平反。周恩來的自私、怯懦、冷酷,竟至如此!所以中共宣傳的什麼周恩來在文革中保護了多少多少人,其實那都是毛澤東授意叫周去保護,周便出來與毛演「雙簧戲」,-個唱紅臉,-個唱黒臉,如此而已。

筆者在這裡對周恩來所謂的完美「聖人」形象的評析,都只限於其個人道徳、人品,基本不涉中共的施政方針之類的事,因為那些問題有些人會說周恩來作不了主,不能怪他。但毛澤東大搞各種政治運動,迫害整人,周恩來幾乎每次都在支持毛整人、害人,充當幫兇。從整肅高崗,到打圧彭徳懷,再到文革鎮壓所謂「二月逆流」,打倒陶鋳,賀龍,彭真,直至打倒劉少奇、鄧小平、王光美.....沒有哪-次周不是順從毛意,去整肅對方。許多時候,周還親筆作批示。其順從服帖之態令旁觀者都看得肉麻。甚至當周恩來晚年罹患膀胱癌,醫生已經確診。此時切除正當其時。但陰險的毛澤東卻怕周恩來死在自己之後,影響他安排江青等人「接班」掌權。於是乎硬橫加干涉,不同意馬上手朮,叫先進行「保守治療」。結果貽誤醫治時機,致癌細胞轉移。對此周恩來也逆來順受不敢反抗,聽由毛澤東擺布。人們不竟要問,周恩來為什麼對毛澤東如此順從聽話呢?除了政治、體制因素之外。據說周恩來還有-個按中國舊時的觀念看來,應是個「見不得人」的隱私問題被毛抓住。因而周最怕毛澤東揭出此事。

香巷著名記者、《開放》編輯蔡詠梅女士2015年出版其新書名為《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2015年12月30日在香港出版)。書中引用相關的史料,石破天驚地爆出一則軼聞,指出周恩來曾經是-名「同性戀者」。蔡詠梅歷時三年,查閱已出版的公開資料。其中最有力的證據,是周恩來在1918年留學日本那一年中所寫的私密日記。(這本《周恩來旅日日記》在1998年紀念周恩來百年誕辰時已出版)在這本日記中,周恩來直言不諱地道出了對其小兩歲的學弟李福景有同性戀情誼。周恩來在15歲時與李福景相識。李福景,字新慧,兩人在南開學堂(今名南開中學)同窗兩年,有半年多的時間住在同一間宿舍。

周恩來在日記第一篇即表明寫日記的目的是要為自己「留個紀念」周恩來在這一年份的日記中,發現他感受到「情」與情帶來的煩惱。並且在2月9日中寫到:「戀愛是由情生出來的。不分男女,不分萬物,凡一方發出情來,那一方能感應的,這就可以算作戀愛。」與此同時,周恩來卻否定夫妻關係之間有愛情成份,認為夫妻只是為了「組織家庭、留傳人種」。由此也能讓人解讀出周氏具有「不婚主義」的傾向和無子女的部分原因。這些已白紙黒字公開印出過的東西。當然瞞不過耳目眾多的毛澤東。本來「同性戀」按現代醫學科學的解釋,只是個人對「性」的一種「取向」。即只對同性產生愛情和性慾的人,具有這種「性取向」的個體被稱之為「同性戀者」。而「性取向」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但各種「性取向」並無優劣之分。關於性取向的產生有很多種理論,當今絕大多數科學家、心理學家、醫學專家都認為性取向是先天決定的,美國心理學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APA)發表的一篇科學文獻表明:長期的實驗記錄證明,同性戀是無法被「矯正」的,因此性取向既非後天形戓的,也是無法改變的。而同性戀有深厚的生物醫學基礎,同性戀者的性取向是由「同性戀基因」決定的,無法通過後天改變,不是一種選擇,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所以同性戀既不是病,更不是道德問題。只是這種「性取向」的基因在人群中居於少數而已。

但是在舊時代的中國由於愚昧和閉塞、落後,根本不懂這些科學的道理。反而出於封建偽道學的無知偏見,認為同性戀是「道德敗壞」,「卑鄙下流」並大肆加以污名化。不可否認,周恩來雖然在政治、外交等領域有較豐富的知識,但宥於時代的局限性和當時的科學水平。他無法正確解釋和面對這-問題。因此害怕若得罪了毛澤東,老毛會掲出這些事令其名譽與顏面掃地。這是後人研究周恩來不可不注意的一個側面。

當前中共不惜斥巨資在許多國際重要社交平台如「推特」、「臉書」上大搞宣傳,還美其名曰:「講好中囯故事」、「發出中國聲音」。實則是支使一批御用文人,「小粉紅」之流,隱瞞真相,歪曲事實,以假信息、謊言欺騙世人。影響很壞。因此前不久「推特」、「臉書」等管理高層被迫出「重手」封禁了數以百計的這些謊言帳號。作為民主知識人,筆者十分讚賞美囯相關平台的這些正義行動。同時作為個人,筆者也要以事實為依據,以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觀為準則,理直氣壯講出那些真實的「中共故事」的內幕。尤其是那些長期被謊言掩蓋、扭曲的重大事件與人物的真相。發出理性的、客觀的中國民間的聲音。這是每一個有公民意識與覺悟的中國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