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習近平 你辜負了我當年為你說好話 打圓場

—又一個窩囊的黨魁——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十三

作者:
舉輕若重,前怕狼後怕虎,是你為政的一大致命傷。你的秉政充斥者這樣兩個字——不敢。公正地處理一些歷史遺留問題,對國家創傷和人心創傷予以必要的修復,你不敢;放開黨禁、報禁、網禁,你不敢;該摘的烏紗帽直接摘,該換的人直接換,你不敢;以博大胸懷釋放政治犯和良心犯,你不敢;放手讓一個健身群體自由修煉,不再勞民傷財置其於黨政對立面,你不敢;對香港全面放權,讓彼岸的台灣得到更好的感召,你不敢;壯士斷腕切實肅清一條線,撤銷一條線,你不敢······

習近平先生,你的前任胡錦濤因為受到多方掣肘,在任期內一事無成,窩囊得儼然像是光桿司令,離任時丟下的是一個爛攤子。你接手了這個爛攤子,為政至今,在許多方面有負眾望,沒能呈現出該有的陽剛和果敢,已是在不經意地步胡後塵,越來越像是又一個窩囊的黨魁。

你在上任之初,一度表現得相當強勢,這讓不少大旱望雲的國人,曾對你產生過熱望。就連我這種難得為權貴美言的批評者,彼時都寫過一些力挺你的文章。而今我再掉頭去看那些舊文,在自感汗顏的同時,也覺得你辜負了國人的熱望,辜負了我當初的為你說好話,打圓場。

你在耍出了漂亮的三板斧之後,就再沒有過驚艷。這國還是奉行故事,時至今天也照樣是黑暗無邊。你為苦難的百姓什麼事情都做不了,就連類似還冤民以公道、示公正於天下這樣的民心工程,你到今天也還是啟動不了。你主導的這個「新政」,一如既往,哀鴻遍野,怨聲載道,不例外是固有的景象。

人神共憤的周永康被你給撂倒了,大大小小的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在你任上也被抓了不少,但與此同時,所伴隨的也是整個司法體系更進一步的公然腐爛,各種有意踐踏法治和人權的狗彘之行,近年在全國各地大量發生,讓人艱於呼吸,艱於視聽,而你一直是反制乏術,你治下的庶民,由此也更是不見天日,叫苦連天。

「永遠在路上」的「反腐」,在三分鐘熱情的折騰後,幾近無疾而終。「反腐」、「打黑」的帷幕之下,到處是顯見的腐敗公行、黑惡公行。你的政敵在不斷以種種鬼蜮伎倆,出你的洋相,打你的耳光,在方方面面公然和黨中央搞對抗,不斷給你製造這樣或那樣的麻煩,這樣的局面迄今無改,你這個「核心」,窩囊得簡直就快要變作一個僅供觀賞的稻草人。

舉輕若重,前怕狼後怕虎,是你為政的一大致命傷。你的秉政充斥者這樣兩個字——不敢。公正地處理一些歷史遺留問題,對國家創傷和人心創傷予以必要的修復,你不敢;放開黨禁、報禁、網禁,你不敢;該摘的烏紗帽直接摘,該換的人直接換,你不敢;以博大胸懷釋放政治犯和良心犯,你不敢;放手讓一個健身群體自由修煉,不再勞民傷財置其於黨政對立面,你不敢;對香港全面放權,讓彼岸的台灣得到更好的感召,你不敢;壯士斷腕切實肅清一條線,撤銷一條線,你不敢······

專制無膽,民主無量,是你秉政的一大痼疾,你一直是舉輕若重,所以也無法讓人對你有更多的指望。蠢蠢欲動的政變勢力,見你總是投鼠忌器,也更是不將你當回事,更是肆無忌憚、無事生非,總要憑空給你製造剪不斷理還亂的麻煩。目前動蕩的是香港,來日動蕩的有可能是全國。一個主事者倘若窩囊得就連君子之怒也沒有,不能橫刀立馬秉持天下為公,遲早是會弄得民變四起,天下大亂。

宣傳是鶯歌燕舞的,宮殿是金碧輝煌的,國家是荒草叢生的。面對此情此景,你反覆念叨了「依法治國」,念叨了「刀口向內」,實際效果又如何?當斷不斷之下,隨處可見的是國中之國。「法治國家」荒廢得就連殺人的事,搶人的事都沒人管,百姓有沒有飯吃也沒人管。遠的不說,就說你辦公的紅牆之外,寒來暑往,時刻不乏銜冤負屈者的行號卧泣。所謂首都,說到底迄今是個廢都。

我近期的「奇遇」,是你被屬下公然無視、打臉的明證。我並未同某委、某部、某會簽訂賣身契,即使簽了賣身契,兩年的工作合約也已到期,既然續約的事談不攏,那麼我無疑得另謀出路,可在外出求職時,我被跟蹤、被套路、被勸返,被一再要「回去和他們再談談」······在「2020年全民脫貧」即將被檢閱之際,將一個苦難的作家困在家裡,任其向你反覆申訴就連飯都吃不上,這般惡作劇者對你習近平的蔑視和嘲弄,就連傻子都能看得明明白白。而你,已然不知何為怒髮衝冠和拍案而起。否則,這樣的非人間慘象,又怎會在時隔兩年後,又一次變本加厲再現?

習近平先生,我說你窩囊,這還只是我的一孔之見,意在給你以諍言,希望你能為國為民多一分陽剛和果敢,能以大氣魄、大胸襟早日救民於水火,挽狂瀾於既倒。殷鑒不遠,望望胡錦濤悲涼的背影,再看看悲聲四起的當下,你就該懂得什麼叫作天降大任於斯人,什麼叫作人心不可違,天意不可違。你辜負了我當年為你說好話,打圓場,切莫再辜負了我的一番苦心鞭策。我不希望你是白卷先生,我希望你能足音鏗鏘地走向偉岸,讓苦難的國家和人民,從此國泰民安到永遠。

2019年12月7日寫於福建泰寧(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892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