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滕敘兗:廬山會議真相豈容謠言蠱惑

作者:

十月下旬,一個專發八卦垃圾帖的小網站「世態萬象」冒出題為「廬山會議上最終整倒彭德懷的是一位政治小丑」的文章。朋友們把這篇說史類文章轉發到我的微信上,請我辨別真偽。作為多年研究彭德懷歷史並有多部專著問世的歷史傳記作家,我馬上快速瀏覽了一遍。我首先要知道該文作者是誰?敢於涉獵1959年廬山會議這一黨史重大事件的作者好歹也應該有點知名度的,然而,讓我笑掉大牙的,作者署名竟然是「鋼筋水泥」!他是建築工人還是建材商人?否則怎麼會喜歡「鋼筋水泥」的署名?經驗告訴我,在真真假假、謠言謊話充斥網絡的當下,凡是書寫黨史重大歷史題材而又不敢堂堂正正留下真名實姓的,絕大多數是混跡網絡的文痞無賴寫手,他們可以信口開河,胡編亂造,但又心虛膽怯,善於脫身潛逃,不負任何文責。這個叫「鋼筋水泥」的傢伙也是這路貨色。

2014年11月,我向李銳老贈送《不信青史盡成灰——彭德懷的鐵骨與柔腸》

有點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1959年的廬山會議是中國現代歷史一大悲劇。1981年6月,中共中央公布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廬山會議作出公正的結論:「廬山會議後期,毛澤東同志錯誤地發動了對彭德懷同志的批判,進而在全黨錯誤地開展了『反右傾』鬥爭。八屆八中全會關於『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反黨集團』的決議是完全錯誤的。」廬山會議的第一責任人是誰?中共中央歷史決議說的還不夠明白嗎?「鋼筋水泥」在這篇造謠的文字里,歪曲史實,把該承擔第一責任的人洗刷一通,把責任推給為民請命的彭德懷。無獨有偶,近幾年網絡上流傳的什麼「彭德懷的九個不該」等爛帖,都是此類顛倒黑白,用謊言來蠱惑讀者大眾的偽文。

為什麼廬山會議過去了60年的今天,網絡上仍時不時冒出幾個匿名的極左分子,肆意造假,昧着良心去攻擊功高德劭、人民愛戴的彭老總?因為真理在彭德懷一邊,他的高風亮節如巍巍豐碑,光照後世。要想繼續造神頌聖「萬壽無疆」,廬山會議就是痴迷極左路線的跪族們和文革遺老遺少們邁不過去的坎兒,只有把廬山會議作為突破口,反覆顛倒會議真相,把水攪渾,把是非搞亂,才可能遮掩當年廬山上那些卑鄙佞臣的面孔,洗刷他們的歷史罪責。「鋼筋水泥」正是沿用這一思路,編造出這篇邏輯混亂、漏洞百出的荒誕故事。我們自然不可能知道該爛文出籠前的背後黑幕,但是不妨猜測那些為此出謀劃策、暗箱操作的陰險人物的詭秘奸笑。

「鋼筋水泥」爛文的重點是無中生有誣陷抹黑李銳先生,什麼「夜闖美廬」,「下跪求饒」云云。

史家行文的原則是言必有據,無證不信。任何重大歷史事件的表述必須要有實證。只要把「鋼筋水泥」的文章通篇瀏覽一遍,你就會發現,沒有一處引注。「鋼筋水泥」嘰嘰歪歪說了一堆話,他的史料證據在哪裡?完全沒有。他是何方神聖?他參加了廬山會議嗎?他是嚴肅的史學家嗎?

最可笑的是,這個不敢見陽光的人連起碼的歷史常識都沒有,你要攻擊李銳先生,總要先了解一下人家吧。看看「鋼筋水泥」是怎麼介紹李銳的:

「這個李銳其實是沒有資格參加廬山會議的一個通訊記者,因寫過內參報告轉呈給毛澤東看過,李銳爭取到了做會議工作人員,此人極不正常地在中央領導的秘書間穿梭打探首長的意圖,並擠到首長的茶聚中去製造機會,吸引首長關注。」

「鋼筋水泥」又斷言:「這個李銳當年只是一個年輕人」。

稍有點文史常識的人都知道,廬山會議是中央最高級別的工作會議,「會議工作人員」豈能隨便「爭取到」的?,更不可能「穿梭打探首長的意圖,並擠到首長的茶聚中去製造機會」。「鋼筋水泥」把廬山會議描繪成現代土豪大款的招商聚餐會了。1935年在武漢大學讀書時就參加革命的李銳,廬山會議時任水利部副部長,是毛澤東的兼職秘書,他參加廬山會議是毛澤東點名的,連會議記錄工作都是毛澤東當面指示李銳來承擔。什麼時候李銳還掛個「通訊記者」身份?是「鋼筋水泥」發的記者證嗎?李銳生於1917年,上廬山開會時他年齡42歲,請問42歲屬於「年輕人」嗎?

說到這兒就足夠了,「鋼筋水泥」文章中其他臆造虛構、胡說八道之處就不必一一批駁了。這種狗血垃圾帖居然被那個小網站看中,彰顯當下社會道德的墮落和互聯網的亂相是何等嚴重!

無論海內海外,任何人想研究1959年廬山會議的歷史,必須仔細研讀的第一本書就是李銳先生的《廬山會議實錄》,這是史學界的共識。這本唯一記錄會議全程活動和與會者發言的書是在中央領導的支持下鄭重出版的,並再版多次,是當年的暢銷書。「鋼筋水泥」讀過沒有?我猜想他恐怕連書名都不會知道,要不他怎麼能把李銳叫成「年輕人」,萬幸,他還沒有說李銳是個「年輕小姑娘」。

《廬山會議實錄》李銳著,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

用「夜闖美廬」作為攻擊李銳的重磅炮彈,不禁使我想起十年前一個化名張傑的人在極左網站「烏有之鄉」上發的那篇文章。

2009年11月,署名張傑的文章《原中顧委委員周惠談李銳與廬山會議》在「烏有之鄉」上首發,一時間有人在互聯網上歡呼雀躍,因為敢說真話的李銳先生是他們深恨的歷史學家。92歲的李銳老人在第一時間委託余習廣發表一個聲明,指出:「張傑發表的這篇所謂《採訪周惠談話記錄》是一篇偽造的訪談錄,所有參加廬山會議的同志都了解這一點,這個偽造的訪談錄,以周惠之名對我進行的所謂揭露,純屬虛構。我希望,這個偽造者張傑,能夠公開站出來,我願意與他對質。」不久,周惠夫人范博打來電話說:「對網上傳播關於李銳老的流言非常憤慨」,同時鄭重聲明,周惠生前絕對沒有接受過這樣的採訪。中央黨史研究室也聲明,他們那裡沒有張傑這麼一個人。

有趣的是,這個自稱「黨史工作者」的張傑始終不敢公開露面與李銳對質。2010年5月,《李銳談「周惠談話」》一文在《炎黃春秋》雜誌上發表(2010年第5期,第68頁。),鑒於年輕朋友們不一定都看過,我特地找出老雜誌用手機翻拍,作為本文的附錄,供朋友們閱讀。是年10月,著名歷史學家、華東師範大學教授韓鋼發表《「周惠談話」辯偽》一文,以詳實的史料深刻駁斥張傑的造謠偽文。

2014年11月,拙著《不信青史盡成灰——彭德懷的鐵骨與柔腸》出版之後,我到北京木樨地給李銳老送上這本新作。我們談起張傑造謠一事,李老嘆息道:「研究歷史首先要做個好人,做個誠實的、實事求是的人,靠謊言造謠的小聰明是不能長久的。」

十年過去了,那個化名張傑的人不知道藏在哪個老鼠洞里,至今依然渺無蹤影。我的哈軍工學姐、著名記者和作家戴晴給他取了個《水滸傳》的綽號——沒面目.張傑。

十年過去了,現在又冒出來一個「鋼筋水泥」,我比較一下兩篇偽文的文字,原來「鋼筋水泥」是抄襲了張傑的文章,有的句子是一字不差的照搬過來,原來「鋼筋水泥」還是個「剽竊分子」。真是沒有出息,抄了人家的原作起碼要說明出處,表示感謝,「鋼筋水泥」連這點文化素質都沒有,其愚頑陰森固然恰如其名,若論其卑鄙品行,他應該改名叫「污泥濁水」了。

今年2月16日,李銳老人在北京仙逝,享年102歲。作為晚輩學生,我有義務挺身保護他的崇高名譽,揭穿謠言,以正視聽。所以我要約見「鋼筋水泥」,當面辯論!「鋼筋水泥」先生,我問你,你敢不敢和老夫我見面談一談?

附錄:《李銳談「周惠談話」》

深圳香山居

2019年11月18日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NC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