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李銳

李銳曝毛澤東強姦楊開慧的堂妹(圖)
2020-11-21

前中共高官、毛澤東前秘書李銳談到,在毛澤東的妻子楊開慧的遺書中,稱毛澤東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這是被官方唯一刪掉的8個字。其原因是楊開慧發現毛澤東強姦了她的堂妹。

中共紅色女性的鬥爭婚戀 讓男人們崩潰(圖)
2020-11-15

李銳此時對夫妻生活退守「只要不吵架,只要有性生活」。范元甄:「我與李某有過二十年的夫妻生活,那是一個有缺點的共產黨(真心革命而入黨的)和一個假革命之間的一場階級鬥爭。」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李銳被打倒、開除黨籍。離婚前,范元甄天天晚上在家開李銳的「批鬥會」。剛離婚,李銳無居處,范元甄將李銳的被褥枕頭扔下樓。

王友群:毛澤東秘書李銳三次挨整的經歷(圖)
2020-11-02

李銳晚年花了很多時間研究毛澤東。著名作家鐵流曾三次登門拜訪。李銳說毛澤東這個人太壞,是個雙料流氓——政治流氓和生活流氓。李銳稱,這個定義不是他下的,是毛澤東第一任妻子楊開慧留下的親筆證詞。

【老照片】中共邏輯人格分裂加精神錯亂 徐志摩總結共產主義本質(圖集)
2020-10-19

說南京大屠殺時:說歷史不能忘記;說文革大躍進時:說不要揪着歷史不放。說中美聯合公報時:說美國要恪守承諾;說中英香港聯合聲明時:說歷史文件已不具現實意義。你特么的是人格分裂,還是神經錯亂?

王維洛:當年毛決定放棄三峽工程的最終原因(圖)
2020-10-06

毛澤東說:「現在不考慮修三峽,要準備打仗。頭頂一盆水,你就能睡得着覺?」毛澤東又說:「在目前備戰時期,不宜作此想。」幾年之前,張愛萍將軍和張震將軍剛剛完成關於三峽工程的軍事安全問題的研究報告,結論是,在目前的形勢下,敵人以突然襲擊的方式攻擊三峽大壩,我方無法保證三峽大壩的安全。毛澤東對此報告印象很深。

中共成立後的三輪換妻潮
2020-09-24

手裡有了權,趁機搞淫亂;大家齊換妻,領袖帶頭干。 中國作家魯直人在《動向》雜誌撰文揭露,中共自建黨以來,高層利用權力滿足淫慾致使性關係紊亂是一貫的,在延安時就流行這種風氣。 搶佔他人妻子的「第三者」 魯直人閱讀已經過世的原...

另類的滅口:中共對中共特務鮮為人知的新十六字方針(圖)
2020-08-31

1945年,在陝北的窯洞里,毛澤東還沒有預見到四年後即可登上天安門城樓,但他在「七大」的口頭報告中就已明確地告訴全黨:「開國以後,掌握政權以後,我們的鬥爭對象就是民主人士了。」李銳先生當年就聽到過這個傳達。1947年10月27日,由周恩來起草、經毛澤東審閱修改的黨內指示更是白紙黑字,鐵證如山:「等到蔣介石及其反動集團一經打倒,我們的基本打擊方向,即應轉到使自由資產階級首先是其中的右翼孤立起來。」

不只鄧小平和陳雲有被「奪妻之恨」 他更甚…(圖)
2020-08-22

鄧小平(右)和陳雲(左)都曾與中共黨內官員有過「奪妻之恨」。(網絡圖片) 自由亞洲電台曾刊發特約評論員高新的文章說,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的所謂中共第二代領導集體里,鄧小平和陳雲分別為事實上的「第一、二把手」,巧合的是...

1959年廬山上的一出精彩大戲(圖)
2020-08-04

廬山開完會回到北京後,田家英曾特地跟李銳通過一次電話,其中講了這樣一句話,「我們是道義之交。」這句話不幸被李銳的老婆范元甄聽見,小范是紅杏早出牆的延安大美女,早就與李銳同床異夢了,於是小范向上級作了彙報,幾天之後,李銳家中的電話就被拆除了。毛當然不會相信李銳的話,後來派人查過田家英與俱樂部的關係。事出有因,查無實據,不得不暫時算了。

李銳黃萬里兒女回顧父輩反對三峽大壩的經歷
2020-06-26

近日,重慶遭遇了八十年來的最大洪水,引發人們對三峽大壩潰壩的恐慌。說起三峽工程歷史上曾有兩員大將堅決反對興建大壩,分別是毛澤東前秘書李銳和着名水利工程學專家黃萬里。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家傲邀請了李銳的女兒李南央以及黃萬里的兒子黃觀鴻,回...

三峽大壩往事:當年來自中共內部的反對聲音(組圖)
2020-06-26

近日,重慶遭遇了八十年來的最大洪水,引發人們對三峽大壩潰壩的恐慌。說起三峽工程歷史上曾有兩員大將堅決反對興建大壩,分別是毛澤東前秘書李銳和著名水利工程學專家黃萬里。記者邀請了李銳的女兒李南央以及黃萬里的兒子黃觀鴻,回顧了他們各自的父...

王維洛:上陣父子兵 黃萬里的後代黃觀鴻博士(組圖)
2020-06-25

一、繼承父業,扛起大旗繼續反對三峽工程 俗話說: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黃萬里、李銳是三峽工程反對派中的兩位領軍人物,他們反對三峽工程,不是為了名利,而是為了祖國的大好河山,為了子孫後代。李南央是李銳的女兒,她主編的《三峽啊》...

紅色女性的鬥爭婚戀(圖)
2020-06-09

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李銳被打倒、開除黨籍。離婚前,范元甄天天晚上在家開李銳的「批鬥會」。剛離婚,李銳無居處,范元甄將李銳的被褥枕頭扔下樓。范元甄終身生活在仇恨中,晚年極其孤寂,親友斷不敢沾碰。最最可悲的是:她認為自己一輩子堅持了政治大方向——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女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