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民主黨議員發聲反對彈劾總統: 「多數人都感到厭倦」

民主黨籍眾議員德魯周一對眾議院強推的總統彈劾調查發聲表示反對。他披露,許多國會民主黨人都對該彈劾感到厭倦和難過,多數美國人也表示這件事讓人感到「厭倦」、「無聊」和「疲憊」,人們希望國會不要在此事上再浪費時間,而應專註正事。

民主黨籍眾議員德魯反對針對川普總統的彈劾調查(Jeff Drew)。(視頻截圖)

11月18日(周一),民主黨籍眾議員德魯(Jeff Drew)對眾議院強推的總統彈劾調查公開發聲表示反對。他披露,許多國會民主黨人都對該彈劾感到厭倦和難過,多數美國人也表示這件事讓人感到「無聊」和「疲憊」,人們希望國會不要在此事上再浪費時間,而應專註正事。

據《英文大紀元》報導,上個月底,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在眾議院舉行了關於對川普總統進行彈劾調查的決議案投票。德魯和另一位民主黨籍眾議員彼得森(Collin Peterson)與全體眾議院共和黨議員們站在一起,對該決議案投了反對票。德魯談到,該彈劾調查的程序讓他聯想到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

在周一接受《福克斯》電視節目採訪時,德魯表示,他反對該彈劾調查,跟川普總統無關,而是因為他認為民主黨左派此舉是對美國憲法中彈劾相關規定的「濫用」。德魯說:「我們必須明白,彈劾只能在極限情況下發生,而且必須是跨黨派的,也必須是公正的。」

他還談到,這與你喜歡或不喜歡川普、希望或不希望他贏得大選、歡迎或不歡迎他連任等都沒有任何關係。「這與彈劾相關憲法規定有關,你不能濫用它。」

德魯還提到了150多年前法國政治思想家、歷史學家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就彈劾話題寫的一篇文章,暗指針對總統的調查反映了國家的衰敗。他說:「托克維爾在1853年撰文指出,彈劾實際上是除掉自己領袖的行為,只會顯示一個國家的墮落。」他還補充道,「(彈劾)手段很少被使用,也應該很少被使用。正如我剛才提到的,它在美國已有的數百年歷史中,從來沒被成功地使用過。」

他談到許多民主黨眾議員都對該彈劾調查表達了憂慮,他說:「他們之間有一些討論,但是都(迫於形勢)不得不靜靜地、私下地在表達憂慮。」他認為佩洛西不應該將關注點放在彈劾總統上,而應該將注意力放在「實際事務」上。他還說:「如果在這屆總統任期結束時,我們能夠切實地解決一些對兩黨都有利,更重要的是,對美國人民有利的重要問題,那不是很好嗎?但如果國會在這種『有毒』的氛圍籠罩下,根本無法解決重要問題。」

《福克斯》主持人問德魯,如果眾議院12月份對是否彈劾川普總統投票的話,你會如何決定?他回答說自己會和上次一樣,仍然投反對票。他還表示聽說許多美國人都對該調查感到厭倦。「人們真的希望向前走,除非有什麼新鮮和奇特的事情發生,人們現在已經都知道:『遊戲結束了』。」

德魯還表示,如果真有什麼新證據証實總統有「叛國」、「犯下重罪」等,那情況會不同。「但我們現在沒看到有這些。我們看到的就是各種各樣的主觀看法、小道消息、討論、第三手消息等等。你知道,彈劾這件事,我們的建國先父們曾經就是否將彈劾寫進憲法一事有過激烈的辯論。你不能剝奪選民的權利,數以百萬計的選民的權利。是選民們自己選擇了他們的美國領袖。」

佩洛西於9月24日口頭啟動了針對川普總統的彈劾調查,理由是有人匿名舉報川普總統在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通話時以扣押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作為交換條件,要求該國啟動針對前副總統、民主黨2020年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家族腐敗案的調查。接下來民主黨籍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牽頭在國會地下室進行了一系列的將共和黨議員排斥在外的秘密閉門聽證會。從11月初開始,希夫開始對彈劾調查舉行公開聽證會,佩洛西也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將對總統的指控從「交換條件」升級為「賄賂」。

民主黨強推的彈劾調查激起了許多共和黨議員、共和黨人、川普總統的支持者、甚至部份民主黨人的憤怒。共和黨籍眾議員喬丹(Jim Jordan)上周日在接受CBS新聞採訪時說:「總統沒有用什麼『交換條件』,烏克蘭人什麼都沒做,也得到了美國的軍事援助。民主黨人的指控在川普總統公開與烏克蘭總統的通話紀錄之前就是完全不存在的。」

《福克斯》新聞也提到,共和黨議員們近日提出了一個關鍵問題,就是美國的外交政策到底應該是誰說了算?是美國總統?還是未經選舉的官員?議員們認為,指導並施行外交政策,希望外國政府調查美國人的腐敗等完全是憲法賦予總統的權利,沒有人有權干涉,或「說三道四」。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張莉莉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