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禁書《新階級》揭示共產新權貴階級的六大特點

—原題: 文化革命的目的與新階級

作者:
由於所謂國家財產就是這個新階級的私產,所以他們可以任意揮霍,只要他們願意就可以全世界送錢,搞各種面子工程,勞民傷財而完全不顧及國民的意願。其四,這個階級的最上層可以按照等級享受各類特權,修行宮建別墅,圈起國家最好的地方為自己私用。 對國家外交政策的選擇,他們必然會首先考慮一黨利益,在黨的利益和民族國家利益發生衝突時,他們一定是按照黨的利益來做,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動用國家暴力來捍衛一黨之私。其六,這個階級的權力更迭轉移,一定是通過黑箱作業,私相授受,若不能通過黨內交易完成,就一定會是血雨腥風的宮廷鬥爭。

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

文革地下讀書運動中被廣泛閱讀的一些重要著作,激發了一些青年人的激烈討論。吉拉斯的《新階級》就是其中一本。當時一些青年就文革的性質和毛髮動文革的目的與新階級的關係進行了初步的反思。在他們看來,毛髮動文革恰恰是為了新階級獨佔統治權。

問:上一次的節目中,你談到了文革地下讀書運動是真正的啟蒙運動。今天想請你給聽友們更具體地講講這一點,最好能從當年地下讀書運動中最重要的著作入手。

答:這當然好,但也可能有點抽象,聽起來乏味。不過既然這是很重要的內容,我就試着談一談。就我個人所熟悉的地下讀書運動,其中最讓人震動的書是吉拉斯的《新階級》。我記得當時的作者被譯作德熱拉斯。我的幾位大朋友曾有很長一段時間閱讀和討論這部書。我受他們的影響,也認真讀了這部書。可以說,我心目中的所謂共產主義運動、共產主義理想,讓這部書打得粉碎。首先,這部書簡明扼要地從哲學上論證了所謂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並不是什麼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而只是哲學發展中的一派觀點。到了列寧手中,它完全變成了蒙昧主義的工具,已經完全變成了自大狂的宗教信條。從前聽到那些共產黨的宣傳口號,什麼「只有共產黨發現了社會運動的真理」、「代表了歷史前進的方向」,總覺得不可信。看了吉拉斯的這部書才明白,所謂共產主義是人類解放的「唯一真理」、「唯一道路」,不僅不真,而且是個大災難。循着這條路走,只能建成一個前所未有的暴力專制國家。

問:那這樣看,對文化革命中宣傳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是不是也會產生懷疑?

答:當然。在這部書中,吉拉斯有句名言:「共產主義革命根本不可能完成他們狂熱地信以為可能的事情。因此沒有其他革命,比它許諾的如此之多,而完成得如此之少」。看看自己周圍的現實,會發現共產主義的宣傳和允諾同現實生活差距如此之大,再仔細想,甚至能發現它的許諾與它的行為往往正相反。記得當時我們爭的最多的問題是,毛髮動文革,提出整黨內走資派,是不是毛意識到了新階級的問題,要通過文革來消滅這個黨內新階級。當時爭論得極為激烈,因為對毛個人的迷信還牢牢盤踞在我們這些青少年的心中。有懷疑但沒有勇氣否定毛。結果就出現了悖論,從理論上所謂共產主義理想這套東西已喪失了現實的說服力。可對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領袖毛還心存敬畏。

問:這個衝突很尖銳啊,你們是怎麼走出來的呢?

答:當時引我們走出悖論的是《新階級》這部書的第二個要點:新階級的形成和運作方式。吉拉斯分析道,新階級其實就是由奪取了政權的、共產黨中的職業革命家組成。它的主要特點有六,其一,這個階級實際上是共產制度官僚中的一個特殊階層,即黨的政治官僚。其二,這個階級的經濟基礎便是所謂全民所有制。凡是冠以全民之名的財富,實際上就是這個新階級自身的財富。所以在類似前蘇聯、中國、北韓這樣的國家,國庫黨庫是不分的。這個新階級可以任意侵吞國庫,用全體國民的血汗來養黨的各類機構。例如所謂工、青、婦,甚至人大也實際上是黨的一個機構。同時還養它自己的報紙宣傳機關,甚至國家的軍隊都變成了這個階級的家丁。其三,由於所謂國家財產就是這個新階級的私產,所以他們可以任意揮霍,只要他們願意就可以全世界送錢,搞各種面子工程,勞民傷財而完全不顧及國民的意願。其四,這個階級的最上層可以按照等級享受各類特權,修行宮建別墅,圈起國家最好的地方為自己私用。其五,對國家外交政策的選擇,必然會首先考慮一黨利益,在黨的利益和民族國家利益發生衝突時,他們一定是按照黨的利益來做,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動用國家暴力來捍衛一黨之私。其六,這個階級的權力更迭轉移,一定是通過黑箱作業,私相授受,若不能通過黨內交易完成,就一定會是血雨腥風的宮廷鬥爭。

問:看起來吉拉斯的分析還是很符合實際,很客觀的。

答:當然啦,因為吉拉斯本人從前是圈內人,他甚至也是新階級的一分子。他是南共聯盟的中央執委,中央書記,國民議會的議長,副總統,可謂位高權重。但是他卻認為,追求真理講出真話,是人生的基本價值。一旦他發現了所謂共產主義理想、共產主義革命不過是造就了一個新階級,這個新階級對人民的掠奪和鎮壓比此前的統治階級更殘忍、更無恥,他就不顧高官厚祿,不怕坐牢判刑,開除出黨而說出真相。當時我們讀他的書,雖然有爭論,但對他這個人都是真心佩服。但是問題仍在,毛髮動文革真的是要推翻這個新階級嗎?經過反覆討論,大家逐漸取得了一定的共識,那就是毛的文革並不是要解決共產黨這個新階級本身,而是要使這個新階級按照毛本人的意志來行動。因為他要達到的目的,不是讓中國成為一個自由的民主憲政的國家,而是要讓中國人永遠生活在他從俄國搬來的共產體制之下。而新階級產生的土壤,恰恰是這個共產體制。所以不管毛提出了多少鼓勵老百姓造反的口號,無論他怎樣號召打倒黨內資產階級,都和推翻新階級無關。相反,文化革命的指導理論「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正是為了鞏固他從蘇俄搬來的這個制度。所謂「紅色江山永不變色」就是讓新階級永遠成為中國社會的統治階級。當時在討論中,有人堅持認為毛是有善良願望的,只是對新階級沒有真正的認識。也有朋友指出,不是毛對新階級認識不足,相反他的邏輯是極為清楚的,是打了天下就要坐天下的邏輯。他認為,只要能保證共產黨在他的絕對控制之下,就能保證共產黨的江山不丟,這實際上恰是把國家當成一黨私產的意識,這也恰是新階級的根本意識。正像吉拉斯在書中所指出的:「共產主義革命是以取消階級為號召開始,但最後竟造成了一個握有空前絕後權威的新階級,這個階級是由那些壟斷行政大權而享有種種特權和經濟優先權的人們構成的,黨是這個階級的核心和基礎,黨的核心人物就是掌握全權的剝削者和主人」。

問:當時你們是不是也討論過中國未來的出路?

答:當時有各種設想,最集中的一個想法就是毛身後黨內權力鬥爭會引起黨的分裂。那時可能會出現新的力量來主導中國的方向。但是什麼方向卻不能肯定,只是有一點,中國必須要改變,這已經是黨內外明智之士的共識。所以後來鄧主導的改革開放得到了一致的擁護。但是由於產生新階級的制度土壤沒有改變,新階級依然牢固地把握着中國。唯一的變化是,在吉拉斯看來,新階級的財富佔有是通過黨對權力的佔有,因而是不能繼承的。可中國目前的狀態,是官二代、富二代渾然一體,他們不但掌握着目前的權力和財富,而且也掠奪了全體國民的未來,這才是最可怕的。國內有許多人看到了這一點,所謂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固化,說的就是這種情況。新階級對全體國民的掠奪,只能靠國家體制向民主憲政轉型來改變。這將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

2016-11-22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