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CBS 60分鐘:是什麼讓香港人持續抗爭下去

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10月13日報道,CBS新聞駐外國記者霍莉·威廉姆斯(Holly Williams)代表該台‌‌‌‌“60分鐘‌‌‌‌”節目在香港與數十萬,或許數百萬的示威遊行人群一起,並對一些示威者進行了現場採訪。

這些抗議者都是什麼人?他們成功的機會有多少?

在中共在北京慶祝建政70周年時,1200英里以南,香港人正在像以往那樣和平地遊行。下面是威廉姆斯對參與遊行的人的採訪。

威廉姆斯:你走在最前面。

黎智英:對,從來如此。

黎智英現年71歲,實現了香港夢。他出生於中國大陸,他12歲那年逃離了共產黨。他從一無所有到成為富翁,從一家紡織廠的工人到擁有連鎖時裝店的億萬富翁。然後發生了這個。

1989年,當中國的坦克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屠殺學生時,他參與了政治活動,在香港成立了一家勇於批評北京當局的媒體公司。

黎智英:我喜歡參與傳遞信息。因為我認為信息就是自由。

他告訴我們,香港人要求真正的民主,並為捍衛其基本人權而戰。

黎智英:中國政府剝奪自由的意圖如此明顯,以至於我們知道,如果不抗爭,我們將失去一切。

威廉姆斯:失去一切是什麼意思?

黎智英:失去自由就失去了一切。你還有什麼?

威廉姆斯:我的意思是,你有一座很棒的城市。繁榮。

黎智英:那就是中國人的想法。他們認為我們只有肉體,我們沒有靈魂。‌‌‌‌“你們只是賺錢,過上好日子。不要考慮政治。不要考慮自由。不要考慮人權。不要考慮法治。只是-吃飯。享受生活。‌‌‌‌”

威廉姆斯:為什麼這還不夠?

黎智英:因為我們-我們是人類。我們有靈魂。我們不是狗。

另一位先生驕傲地舉着美國國旗一起向前行進。

威廉姆斯:這個先生說他是從中國大陸來的難民。他說,他在1962年游泳逃到這裡,他恨中國共產黨。

許多抗議者都拿着雨傘。這是五年前的示威活動開始的,當時他們使用雨傘來保護自己免受胡椒噴霧的侵害。現在,抗議者甚至有了自己的國歌。

他們已經發行了這個歌的管弦樂版本,願榮光歸於香港。

黎智英:我們和你們美國人一樣擁有相同的價值。我們正在爭取的是新冷戰的第一場戰鬥。

威廉姆斯:中美之間的冷戰。

黎智英:和中國。

威廉姆斯:您是說您在香港的價值觀與西方是一致的嗎?

黎智英:是的,因為我們有着英國統治的過去。他們沒有給我們民主。但是他們給了我們法治,自由市場,私有財產權,新聞自由。

威廉姆斯:在中國大陸他們沒有其中任何一個權利嗎?

黎智英:沒有。在中國大陸他們一個都沒有。

對於黎智英來說,這些普世價值來得並不便宜。他告訴我們,中國政府向公司施加壓力,要求他們不要在他的報紙上刊登廣告,這使他每年損失數百萬美元。這就是為什麼這裡的生意人很少敢批評北京的統治者。

黎智英:我有抗爭的責任,因為這給了我生命的意義。

這名年輕的女士,才二十多歲,自稱叫‌‌‌‌“巴黎‌‌‌‌”。她參加抗議的時候,把自己裝扮成這樣,以保護自己的身份。

巴黎:香港人民遭受了全市範圍的恐怖主義襲擊。

她四個月來一直在前線。

巴黎:我要承擔的風險大約是暴亂指控十年監禁,你知道,也許還要更多。

威廉姆斯:你為什麼願意冒着失去未來的風險參加這些抗議活動?

巴黎:如果香港沒有未來,那麼,我在這裡的未來是什麼?如果運動失敗,我看不到香港有未來。

威廉姆斯:你和其他示威者是否願意冒着死亡的風險?

巴黎:不。我不願意死,但你知道,我接受這種可能性。我認為香港正處於無法逆轉的地步,只能從此一步步升級。

巴黎:我想我們只有雨傘就很難了,警察有很多武器可供使用。

威廉姆斯:你們不僅有雨傘。我們看到抗議者在扔汽油彈。我們已經看到了--

巴黎:是的,莫洛托夫雞尾酒。我想說,警察已迫使我們這樣做。

我們看着抗議者清空裝滿莫洛托夫雞尾酒的手提箱,然後放火燒地鐵站。北京當局利用這樣的場景將抗議者描繪成外國勢力僱傭的騷亂者。

最近幾周,中國的香港駐軍規模已悄然擴大了一倍。

Samson Yuen:這場抗議活動全是關於政治的。這是有關普世價值的。這是關於公民自由的抗議。

Samson Yuen教授正在研究抗議者。他的研究人員已經採訪了抗議者中的1萬3千人。他告訴我們,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是年輕人,中產階級,受過高等教育。沒有正式的領導人,他們通過網上論壇進行組織。

Samson Yuen:人們想出如何升級抗議的戰術思想。如何創新。然後人們將其付諸實踐。

威廉姆斯:您能舉個例子嗎?

Samson Yuen:人們想到在機場進行抗議的想法。這個想法得到了很多支持,因此變成了實際行動。

黎智英說,他在大陸的親屬遭到了被抓捕的威脅,除非他不再直言批評北京當局。但他拒絕這麼做。

黎智英:我很久以前決定,我不會被恐懼嚇倒。我說:‌‌‌‌“不,見鬼去吧。‌‌‌‌”我不會考慮我做事情的後果。只要是對的事情我就做。

黎智英說他的住所一直受到監視,這顯然是在嚇阻訪客。

威廉姆斯隨後對監視黎智英住所的兩個人做了採訪。

威廉姆斯:嗨。我是《60分鐘》的威廉姆斯,你好。

男聲:嗨。

威廉姆斯:我可以問你你是誰,你代表誰?

男聲:無可奉告。

威廉姆斯:無可奉告?

威廉姆斯:您好,女士,我是威廉姆斯,來自《60分鐘》。您每天都在這裡看着黎智英先生嗎?看來,她也不想與我們交談。

後來,在抗議中,她再次出現。

威廉姆斯:對不起,女士,你還在跟着黎智英先生嗎?

她仍在給黎智英身邊的人照相,仍然不和我們說話。

本周,北京當局開始向香港以外的人施壓。蘋果關閉了一個可以幫助抗議者逃避警察的應用程序。谷歌下架了一個有關香港抗議活動的遊戲,NBA一個球隊的總經理在推特上發推支持香港抗議者後,後來做出道歉。

但是,在香港街頭,政府的恐嚇策略卻適得其反。

Samson Yuen:由於警察屢次殘暴行事,更多人加入了反抗。

威廉姆斯:甚至和平示威者也認為,暴力也許是必要的。

Samson Yuen:是的。我想肯定的。這不是濫殺濫傷。它更針對警察機關或政府機關。我認為目前,政府仍在努力鎮壓抗議活動,不願意與抗議者進行談判。

年輕的示威者是理想主義者,也許他們很幼稚,但黎智英說他們是香港獲得自由的最後機會。

黎智英:當我看到孩子們走在前面,面對警察時,我很受觸動。我很佩服他們。

威廉姆斯:為什麼會觸動你?

黎智英:因為他們冒着生命危險來保護這個我們稱之為家的地方。

黎智英告訴我們,他這一代人辜負了年輕一代。

黎智英:在過去的30年間,老一輩的我們沒有做任何事情,老保護我們的孩子們的自由和生活方式。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現在必須要挺身而出為自己而抗爭。

(註:譯文有刪節)

閱讀原文:What keeps the months-long,massive Hong Kong protests going?‌‌“60 Minutes‌‌”reports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博談網記者歐陽劍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