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盤點中國式抵制災難史 你不是那個代價嗎?

此次的NBA事件無疑是中國的悠久的愛國抵制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最近網絡上流傳着一份盤點《近10年來,我們抵制過的東西……》,列出了從2008年抵製法國家樂福超市到最近的莫雷事件,總結到:‌‌”留給我們抵制的東西,真不多了……‌‌“

2008年,因西藏地區發生騷亂,時任法國總統薩科齊對中國持批評態度。又因為北京奧運會火炬在巴黎站傳遞時,前殘疾運動員金晶遭遇抗議者暴力搶奪。中國網民發起抵制家樂福活動,後示威活動擴散到全國家樂福門店, HYPERLINK"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7350000/newsid_7357000/7357...有示威者向店內僱員高呼‌‌”

在評論文章《呼籲抵制家樂福不是言論自由而是侵權行為》中,分析了家樂福作為外資企業對中國經濟的貢獻,批評抵制行為侵犯公司合法權益和妨礙市場秩序,並可能導致別國的對等制裁。

而這場抵制運動也最終在官方的干涉下剎車,《新華社》、《人民日報》發文呼籲冷靜,有民眾在參加家樂福抗議中被警方逮捕,學生也被禁止參加示威遊行,網絡封鎖使得人們無法搜索到‌‌“家樂福‌‌”一詞的相關信息。

中共官方渠道發出的信息很曖昧,外交部發言人最初義正詞嚴說這些活動‌‌“事出有因‌‌”,‌‌“法國方面應很好地深思和反思‌‌”,似乎認同示威活動的正當性。另一方面,《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又連續刊登文章,勸老百姓愛國就要‌‌“把自己的事辦好‌‌”,並說‌‌“中國人民微笑面對世界,世界也會微笑面對中國‌‌”。

日本是最常被抵制的對象,據《媒體盤點近年幾次中國民眾抵制日貨的‌‌“愛國行動‌‌”》一文,早在2005年,就爆發過兩次大規模的反日遊行:‌‌“遊行持續了兩到三天,中關村海龍商廈不得不關門停業,多家電子產品經銷商更是將日本品牌的商品全部下架。‌‌”

而在2012年9月因為釣魚島主權問題引發的大規模反日遊行中,多地出現了打砸燒搶的暴力行為,導致涉日企業損失百億日元。西安市民李建利因駕駛日本車,被21歲的‌‌“愛國青年‌‌”蔡洋用U型鋼鎖砸破顱骨,重傷導致其右側肢體癱瘓,蔡洋後因故意傷害罪和尋釁滋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

端傳媒2016年的文章《四年了,那個開日系車被‌‌“愛國青年‌‌”砸穿腦袋的中國人》重現了李建利的遭遇和整個西安城的浩劫:

李建利拉住一個壯小伙(事後才知道他叫蔡洋),帶他到車後邊,專門讓他看車的標誌,可包圍者們壓根聽不進去。李建利從一個砸車者(事後知道叫尋建奎)手裡搶來一塊磚,想着自衛。此時,看到蔡洋又要砸車,李建利拿起磚就拍了下去,一瞬間,蔡洋的頭流血了,李建利心裏立即就怕了,把磚扔到了地上。沒想到,此時的蔡洋,掄起手裡的U型鎖,朝李建利頭上砸了下來:一下、兩下、三下、四下……李建利癱倒在了車跟前,血混合著白色的腦漿從頭頂噴了出來,妻子王菊玲大哭着,尖利地呼叫着,周圍的人全都在拍照。有攝像頭拍下了這一幕。

4年後,李建利說:我被砸倒的路旁邊,就是治安局的辦公樓。

在城市的其它地方,打砸搶的行為沒有得到警方的有效制止。一位目擊者在微博上直播他看到的情景:陝西省政府外的西華門附近,山葵、索尼店被一伙人砸毀,連門口的矮樹都被拔起來扔在地上。另一位目擊者播報:一位女士因為車被砸,急暈過去。外面有救護人員抬着擔架進來,結果擔架被沒收,救護人員被打跑。一些人在路邊搜尋身着日本品牌服飾和拿着日本品牌相機的人,一名外國遊客的‌‌“尼康單反相機‌‌”被砸。一位大學男生,因為身穿川久保玲的針織衫,被人扒光了衣服,只剩一條內褲……

而在西起玉祥門的蓮湖路,一伙人把一家已經關了門的4S店鐵門撬開,店主跪在玻璃渣上哀求,因為一位回族老人出手相救,施暴者才悻悻離開……

下午4點多,李建利被送往醫院時,暴力還沒有停止。西安本地一家草根信息網站‌‌“在西安‌‌”(網站、微博、微信已在 大陸被封),於當天接到上千條目擊者和受害者的信息。

文章同時還披露,受傷後,李建利的家人向西安蓮湖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狀告西安市公安局行政不作為,並索賠損失。但僅僅4天,警方就說服了他們撤訴,並繼續駐守病房長達兩年。

對於那次給社會帶來慘痛創傷的反日大遊行,搜狐新聞曾推出專題頁面《愛國行動為何變成‌‌“恐怖襲擊‌‌”?》,一些微博網友將李建利蒙難的9.15那天稱為‌‌“新國恥日‌‌”。

紐約時報中文網財經評論員王強的文章《遊行示威的雙重標準》里,質疑中國政府利用民眾仇日情緒達成外交政策目標,因此默許甚至縱容了暴力遊行的發生,原因是政府一直嚴格限制民間遊行示威活動,在其他公共議題上得到遊行批准幾無可能:

其實,外界之所以質疑政府在背後‌‌“默許‌‌”,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大部分批評者認為政府在遊行示威上的不同標準。如果一直以來政府允許民眾在維護個人權益、反對官僚腐敗等問題上集會、遊行示威,自由表達聲音,那麼,在反日過程中,政府可能不會在此方面承受輿論壓力。

2016年,因為韓國決議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中國開始實施‌‌“限韓令‌‌”等制裁措施。又因樂天集團同意轉讓旗下高爾夫球場用於部署薩德,中國大陸網民在社交媒體上發表大量抵制樂天集團的言論,後發展成一系列抵制行動。

《環球時報》發表標題為《打擊樂天懲罰韓國,中國別無選擇》的社評,表示:‌‌“用把樂天逐出中國市場來對危害中國國家利益的外部力量殺一儆百,這是中國作為大國應有的威嚴‌‌”,又提議‌‌“逐步升級對韓國文化產品的進口限制,直至必要時完全封殺它們。‌‌”

在此期間,大部分樂天店鋪遭到關閉。截至2017年4月,中國112家樂天瑪特中有87家處於關門狀態。在中韓關係進一步惡化的情況下,樂天做出撤資決定在,其華投資的8萬億韓元(約合6億歐元)項目可能全線崩盤。

有民間人士對此分析:

樂天在中國的超市部分有大小近一百家店,按照每家店僱員150人平均的話就是1,5萬人。樂天中國和樂天上海兩大食品公司,僱員大約兩萬,樂天其他產業還包括金融地產等,就算全國僱員5000人,算下來,如果樂天全面撤資將導致約4萬人失業。其中按照轉崗率75%計算(按照官方失業率換算),失業人數將高達一萬人。樂天在中國營業額高達485億,按照17%的基本稅率計算將損失稅收82億。這基本上是一家外資撤資,導致的直接失業人口和經濟損失。而今年類似的大撤資,絕不僅僅是樂天一家。​​​​

除此之外,中國國家旅遊局發出赴韓旅遊警示,之後韓國媒體更報導北京多家旅行社接到中國國家旅遊局的口頭通知,要求下架所有韓國旅遊產品,並計劃把‌‌“韓國旅遊禁令‌‌”範圍逐漸擴大至中國全境。眾多旅行社不得不為用戶辦理退團手續,並賠償損失。當年訪韓中國遊客減少了400萬人次,跟上一年相比減少了48.3%,以致韓國當年GDP減少約5萬億韓元,約合近300億人民幣。

然而,當民間抵制樂天的活動趨於‌‌“過火‌‌”的時候,官方又採取了一系列壓制措施。據RFI文章《抵制樂天疑過火危及維穩當局可能喊停》披露:

消息引據網上熱傳的短片顯示,中國多個城市的警方已開始驅散涉韓的遊行示威者,同時也有大批的警察在樂天超市附近站崗守衛。消息說,四川成都環球中心的樂天百貨門前,聚集大批民眾,他們手持五星紅旗,並高呼口號抵制樂天百貨;另成都的樂天瑪特超市門外,一名示威者被多名警察強行拉走,再押上警車,大批到場抗議的示威人士被警察驅散。

而一個女子以愛國為名,在樂天超市直播毀壞商品遭到警察逮捕。環球時報撰文批評一名網絡上打扮成紅衛兵的女主播‌‌“蹭政治熱點‌‌”,並對其進行去政治化解讀:

以後想出名的人,最好離政治熱點遠一點。他們往往沒有把握政治敏感性的能力,出名心切又一目了然,蹭政治熱點栽跟頭實在是很難避免。對社會來說,無論怎麼勸,想蹭政治熱點的人今後恐怕還會有。只要不是出於政治目的消費公眾注意力的,想當網紅的搞怪,未必需要上綱上線。如果社會能做到漠視它們,或者一笑了之,那將是社會的更高境界。真那樣的話,以出名為目的蹭熱點搞怪就會失去市場,或者即使被注意到了,也形不成任何政治波瀾。

2018年11月,D&G發佈了以‌‌“起筷吃飯‌‌”為主題的系列短視頻涉嫌辱華,又因創始人在Instagram上出言不遜,公司在上海籌備的大型時裝秀被即刻取消,帶來數千萬美元的損失。

3.義和拳運動

在分析中國人抵制心裏的時候,有不少觀點都提到了中國人對於主權和領土問題的敏感,如《NBA被禁:這是個雞同鴨講的問題》一文認為事態的本質是中西價值觀的差異、出發點的不同:

NBA這件事,歐美乃至港台社會的主流理解是個人言論權,美國社會不滿於美國企業到中國時需服從中國的‌‌“政治正確‌‌”;而中國社會的主流理解則是民族榮譽和國家主權,畢竟人們對於百年前的中西交往史仍舊有着鮮明的記憶,由不滿、敏感、憤恨、自強等糅雜在一起的複雜情緒,是了解今日中國乃至諸多亞非國家對待歐美態度的關鍵。

但不難看出,歷年來這些大規模的抵制運動,多是仰仗國內巨大的市場和人口基數的消費力,對別國進行經濟層面的威脅與制裁,以推動中國的政治議程。這在給國外企業造成巨大損失的同時,也讓國內民眾和民企付出了不菲的代價。

大部分抵制運動有官方的主導或參與,它們有一個相似的套路:以官方聲明或官媒撰文以‌‌“愛國‌‌”為名煽動群眾發起抵制,造成一定影響後,又因為忌憚群眾運動、忌憚極端民族主義所引發的社會動蕩,也為了防止民眾在政治議程上有當家做主的錯覺,或是在活動中形成共同體,習得運動的意識和路徑等,當局會採用降溫、壓制、去政治化的方式平息事態,控制局面。

德國之聲中文網刊載的北京政論作家白信的文章《客座評論:第三波義和拳運動是愛國主義?》里,對比了中西方‌”愛國主義‌‌“的起源和發展,把中國從反日、反韓發展到反美\反西方的過程比作‌‌”第三波義和拳運動‌‌“,批評‌‌”愛國主義‌‌“在中國已經被歧義化、污名化,並且培養出新一代的拜物教義和‌‌”拳民‌‌“:

問題在於,透過意識形態的陳詞濫調,一百多年來義和拳運動一而再再而三地沉渣泛起卻從未得到中共的真正反思,只要需要的時候就輕率地貼上愛國主義的標籤再次動員,而中國知識分子也似乎沒有認真思考過所謂愛國主義是否真的存在的問題,以至於,每次中國處理內外關係不順的時候就祭出義和拳運動的法寶,以愛國主義的高調進行動員,並且將一切反對者輕易地劃為不愛國者甚至‌‌”漢奸‌‌“。如此手法不僅見諸1999年以來的反美示威,更從2012年‌‌”9.15″事件後成為套路,藉助社交媒體,先後以反日和反韓為主題屢屢掀起‌‌“愛國主義‌‌”的反對國際社會的運動。

而中國的第三波義和拳運動中,不同於自由城邦、自由精神的歐洲愛國主義傳統或者托克維爾式的、基於地方民主參與的美國愛國主義,中國的這些頂着‌‌“愛國主義‌‌”光環的運動充滿排外、種族主義、崇拜強權、和極端主義的民粹情緒,所捍衛的不是個人尊嚴、自由和平等,這些在中國國內都是不可及的,而是虛無的、集體主義的‌‌“民族尊嚴‌‌”,如同無數愛國主義神話所炮製的,從霍元甲到抗日戰爭,從釣魚島到喜馬拉雅,甚至連從用筷子到隨地吐痰的習慣,都可能觸發民族自尊心的開關,各種偏狹民族主義的噱頭完全將愛國主義歧義化、污名化,也不再有人視愛國主義為美德,遑論值得熱愛的基本政治價值。

文章同樣也剖析和批評了中國用‌‌“消費‌‌”作為武器的抵制運動:

這或許是今天中國的愛國主義核心,不是對自由和平等的熱愛,不是對祖國的熱愛,而是如同中國政府對全球化的熱愛一般對消費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由衷熱愛,淘寶成為祖國的象徵,黨對民族主義的操弄則以政治消費主義的面目出現,隨時將民眾的消費快感轉化為排他性的集體怨恨,將中國公眾的消費轉為對全球資本主義的干預。

而弔詭的是,一次次的抵制運動也讓民眾形成了路徑依賴,中國式的愛國主義幾成條件反射。在自媒體文章《NBA事件與全民瘋狂》與《我討厭NBA事件帶來的大型刻奇》里,記錄了很多普通網民自發對他人進行審查和發表極端言論,‌‌“好像這是一種風潮,是一種時髦,不趕上這種時髦,就會被時代遠遠拋下。‌‌”而最新出爐的數篇自媒體文章還在繼續批判、謾罵大量出席了9日上海NBA季前賽的中國觀眾,將其稱為“跪族籃孩”、“舔狗”。

當局一再為自己的議程綁架愛國主義,逼迫別國就範,曾經是嘗到了甜頭,但面對大規模喪失理智,將自己和他人的切身利益置之腦後的民眾,煽動民族主義這把火的風險已越來越大。NBA事件已經是一個警示:這些民間“愛國主義者”們將會變得比官方想要的更迅速、更狂熱、更“政治正確”地行動,繼續把事件推向極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數字時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