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章家敦:香港或許會扳倒共產主義

作者:
當香港的動蕩進入到第16周時,抗議者們用摺紙鶴作為抵抗的象徵,唱新的國歌,焚燒中國國旗,設起路障,投擲汽油彈,打擊對手。隨着整個香港社會的人們都在挑戰港府,香港的抗議活動已經呈現出了全民反抗的特徵。

本文譯自章家敦(Gordon G. Chang)於9月25日發表在《華爾街日報》上的同名評論文章。

當香港的動蕩進入到第16周時,抗議者們用摺紙鶴作為抵抗的象徵,唱新的國歌,焚燒中國國旗,設起路障,投擲汽油彈,打擊對手。隨着整個香港社會的人們都在挑戰港府,香港的抗議活動已經呈現出了全民反抗的特徵。

2014年,為期79天的「雨傘」運動雖然規模巨大,但對北京沒有產生持久的影響。今年的抗議卻有所不同。賓夕法尼亞大學中國歷史學家亞瑟·沃爾德隆(Arthur Waldron)上個月對我說:「北京當局正在瓦解。」

中國歷史上,政權常常是從外部開始瓦解的。沃爾德隆先生告訴我,「瓦解始於帝國的外圍,逐漸發展,不斷地波及鄰近的地區,直到危及中央政府。」十世紀發生在強大的唐朝的事件,正如沃爾德隆先生所說的那樣,就是「因遠離首都的軍事動亂而土崩瓦解的實例」。

同樣,在19世紀中葉,長達14年的太平天國起義使清朝被致命地削弱了。起義始於中國南部,距香港不遠,起義(實際上是一場未遂的革命)奪走了約2000萬人的生命,並造成數千萬人流離失所。滿清統治者隨後又掌權了將近半個世紀,但從未從歷史上最具破壞性的內戰中恢復過來。

如今,幾乎每個分析師都認為,北京將在當前香港的危機中佔上風。中國共產黨保持着世界上最大的常備軍,軍隊人數超過200萬。北京在香港駐紮的軍隊大約有7,000人。而勇武抗議者身穿黑色衣服,根據美國記者邁克爾·永恩(Michael Yon)的說法,這是一支「游擊隊」,人數僅有數千人。

儘管表面看起來如此,但北京卻處在劣勢。廣大的香港居民堅決抵制北京對他們權利的侵蝕。由送中條例所引發的抗議,範圍已經擴大。現在的抗議對象已經是北京當局本身,以及北京試圖取消「一國兩制」的努力。

北京試圖侵蝕香港的努力已經導致了香港人自我認知的轉變,尤其是香港的年輕人。香港大學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在18至29歲年齡段中,自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或兩者皆是的比例已從十年前的40%上升到了約75%。這個群體中幾乎沒有人相信自己只是中國人。現在,各個年齡段的居民都僅視自己為是香港人

當抗議者與警察發生衝突時,分析人士擔心會再次發生像1989年6月在北京發生的天安門屠殺事件。當年載滿士兵的坦克和裝甲運兵車開進首都中心,濫殺無辜。

我認為中共領導人知道這次不可能做出這樣的反應。香港稠密的城市景觀-高層建築,狹窄的道路和小巷-減少了裝甲車的優勢,更有利於抵抗者,因為抵抗者可以從公寓樓中佔領高地。許多抗議者說,他們願意抗爭到底。八人以自殺的方式進行抗爭。

當局沒有辦法將抗議者從大街上趕走,示威活動持續時間越長,蔓延到大陸的風險就越大。大陸人已經越過邊界進入香港,與那裡的抗議者站在一起,例如本月初在旺角警局前,一個來自廣東的認真的年輕人與我進行了交談。他與其他大約1000名香港人一起戴着口罩與帶着頭盔和護目鏡的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進行對峙。

(儘管)大多數大陸人對香港人沒有多少同情之情,但他們確實有自己的不滿,特別是在經濟增長放緩以及習近平對社會管控更加嚴厲的情況下。北京肯定擔心,普通的中國人會受到香港人勇氣的啟發,香港人迫使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撤回了送中條例。

香港抗議者知道北京害怕抗議擴散到大陸,所以就通過蘋果的AirDrop應用向大陸遊客發送信息。抗議者也聚集在大陸遊客經常光顧的地方。

香港的抗議者也極大地改變了台灣的政治生態。在香港抗議活動開始之前,看起來來年的台灣總統大選會選出一個親北京的總統。現在這不太可能了。執政的民進黨,支持度上升,有望連任。

在10月1日,北京當局建政70周年上,中國共產黨沒有什麼可以慶祝的。它的帝國正在停滯,並從周邊開始瓦解。

逃離了北京極權統治的難民們有理由感到樂觀。我的一位朋友70年前逃離了毛的軍隊,輾轉來到了美國新澤西。她發誓說只要共產黨執政,就永遠不會回到中國,她早就放棄了回國的希望。上周,她告訴我妻子,她現在知道可以很快回國了。她答應帶我們去北京她最喜歡的餐館吃餃子。

譯文略有刪節

原文Hong Kong May Topple Communism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