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香港問題源自鄧小平一手布局

發生在香港的衝突越來越劇烈的當口,有必要澄清的一個關鍵點,或者說這場衝突的根本原因所在,與其說在於衝突雙方,不如說在於鄧小平,就在於鄧小平在香港回歸之前定下的治港佈局:作為幌子的一國兩制和作為鐵腕高壓的進駐軍隊。

許多人拿鄧小平的一國兩制來解釋中共立場的時候,他們忘記了鄧當年是如何怒斥兩位人大副委員長的。其中,耿飆曾任國防部長,黃華曾任外交部長。他們向香港記者表示97後中共不在香港駐軍。鄧小平為此大發雷霆,並且聲嘶力竭地拍板:香港回歸之後必須進駐軍隊!鄧小平於此將他的兩張面孔演繹得淋漓盡致。一張是笑容可掬的一國兩制,一張是冷酷鐵血的進駐軍隊。

一手欺騙一手鎮壓

很多人忽視了鄧小平的這種兩面性,更忽視了這種兩面性的歷史由來,就是毛澤東慣用的權謀:用革命的兩手對付反革命的兩手。當年毛澤東去重慶談判,曾經在蔣介石面前高呼“蔣委員長萬歲“;一脫身回到延安,馬上着手準備打倒蔣介石。在奪取政權之前,中共還與國民黨簽訂一個共同綱領,1949年9月還煞有介事地在政協第一屆大會上通過,讓所有民主黨派誤以為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終於到來了。

這就是鄧小平繼承的毛式傳統,也是鄧小平用以所謂改革開放的指導方針。一面打開國門,笑嘻嘻地騙取國際資本,一面惡狠狠地強調由黨掌控一切的“四個堅持“,叫做兩手都要硬。騙人要騙到家,打人要往死里打。鄧小平的政治方略與毛澤東的不同僅在於,毛澤東要的是家天下,獨霸江山;鄧小平要的是黨天下,由黨內各派勢力輪流坐莊。但是,欺騙和鎮壓兩手,從毛到鄧,一脈相承。這是流氓政黨和流氓王朝的本質所在,毛澤東如此,鄧小平也如此。

鄧小平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是十足的欺騙,跟當年毛澤東高呼“蔣委員長萬歲“如出一轍。假如鄧小平真的要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就不是那句五十年不變的空話,而是切切實實的保障。甚麼保障?很簡單,一、不駐軍,讓香港完全自治。二、在尊重香港已有法治的基礎上開放普選,讓香港人擁有民主選舉的權利。當年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是以深圳為試點而獲得成就的,如今為何不能將香港作為政治改革的試點而讓香港人擁有普選的選票?倘若沒有普選作保障,又如何能夠讓香港人享有一國兩制的政治權利呢?倘若要讓香港人享有普選的權利,又何必非要駐軍不可呢?

其實,鄧小平根本沒有想過要讓香港人擁有選票,一如他從來沒有想過要讓大陸民眾擁有言論、新聞、出版、集會、結社組黨、宗教等自由一樣。那年的屠城,就是緣自鄧絕對不允許民眾擁有自由。大陸人不能有自由,香港人不能有普選。這是鄧沒有說出來而是扎紮實實地做出的兩個基本綱領。由此可解釋鄧當初為甚麼聽到香港回歸可以不駐軍後會那麼氣急敗壞。靠暴力起家的流氓政權,哪能放棄暴力?暴力,是毛澤東打天下的三大法寶之一,另外兩個叫做黨領導一切和統一戰線,亦即收買拉攏所有具有利用價值的統戰對象,並且通常是利用過後就一腳踢開。

這是中共的傳統套路:暴力和收買。倘若沒有駐軍的威懾,香港的富商、黑社會、各種人物,能那麼輕而易舉地擺平么?倘若只有駐軍沒有統戰,香港的方方面面也難以搞掂。一般的黑社會,只知道打打殺殺,惟有中共這樣的大黑幫才懂得統戰,懂得如何收買如何拉出去打進來之類的手段。因此,鄧小平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是統戰需要;而駐軍才是實質性的統治要訣。毛澤東當年一面朝蔣喊萬歲,一面磨刀霍霍磨的甚麼刀?就是軍隊這把刀。騙人要騙足,所以加了個五十年;殺人要殺狠,所以有了那年的血流成河。

鄧小平在北京屠城,是為了確保黨天下的推行;他假惺惺的一國兩制是為了穩住香港這隻金母雞,以便讓一批又一批的權貴到香港搶錢撈錢悶聲發大財。江山不是空洞的兩個字,而是實實在在的利益。屠城之後的中國,成了權貴肆意妄為的天下,香港更成了他們瘋狂掠奪財富的天堂。香港人當年同情六四死難者就是心有戚戚焉,看到了自己未來的命運。香港人今日的抗議,與六四抗爭息息相通。區別或許在於,今天的中共當政者不願意再蹈鄧小平的覆轍,不願成為屠城劊子手,從而讓香港抗爭的和平落幕成為可能。

香港政局的詭異在於,挑起這波風浪的中共權貴可能還會惡化局勢,逼迫黨內的政治對手開槍,因為這正是鄧小平早就佈置好的駐軍鎮壓之局。他們在輿論上的一個攻勢就是以鄧欺人、舉鄧壓人。把鄧小平打造成一個正義的化身,英明偉大得令人高山仰止。他們完全混淆了鄧小平之於毛澤東的歷史承繼性,模煳了鄧小平黨天下與毛澤東家天下的內在關聯性,亦即都是同一夥同一幫在牢牢掌控天下;只不過一者是一人天下,一者是一黨天下。這對於中國民眾來說,對於香港人來說,其實沒有甚麼區別。

亡黨救國或隨黨而亡

鄧小平給大陸和香港框出的歷史架構,是一樣的,都是黨天下。具體說來,就是權貴天下。權貴的權利靠甚麼保障?軍隊。這就是當年鄧小平非要駐軍不可的奧秘所在。搶銀行的搶匪靠的是手中的槍;搶劫香港的權貴有軍隊保駕護航。道理是一樣的。搶到香港人不堪忍受時,大規模的抗爭就出現了。

倘若那些理論家分析師真的要弄清楚真相,還不如求索一下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因為這場香港風浪的背後,有很明顯的權斗在作祟。70年來,中國民眾一直被中共權斗所脅持。97以來的香港也同樣成為中共權斗的火藥桶。一方使出各種手段逼迫對手動用鄧小平早就安排在香港的駐軍,一方始終不願成為屠城的劊子手。香港人的命運,就像大陸的中國民眾一樣,最終很可能取決於權斗的雙方如何收場。種種眼花繚亂的小道消息或者冠冕堂皇的說辭,大都是在掩飾權斗的實質。大陸民眾不要跟着抹黑攻擊香港民眾,那趙家事與你何干?香港民眾則有必要看清楚抗爭的處境,從而能夠進退有據。

至於中共最高當局在香港事端上的最終解脫,應該是與其歷史選擇緊密關聯的。倘若能夠驟然轉型的話,香港問題迎刃而解。借用中共內部高官的說法叫做:是亡黨救國,還是隨黨而亡。還請三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