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18年前 美國上空震撼一幕:他說「好的 行動吧 」

——「9/11」最新回憶錄出版 美國人為國犧牲的大無畏精神令人感動

,他給了傑弗遜家裡的電話號碼,告訴他,如果他出事,請她幫忙通知他的妻子。然後,傑弗遜聽到比摩爾問其他人:「你們準備好了嗎?」然後他說:「好的,行動吧。」

最新“9/11”回憶錄《天空中唯一的飛機》出版。(網絡截圖)

9月11日(周三)是人們紀念2001年在“9/11”恐怖襲擊中死難者的18周年紀念日。最新相關回憶錄《天空中唯一的飛機:9/11口述歷史》出版發行。書中紀錄了一些珍貴的歷史片段,其中包括被劫持的UF93號航班上的乘客與恐怖份子搏鬥後同歸於盡,避免了美國國會大廈及白宮遭襲擊的英勇事蹟。這種為國犧牲的大無畏精神十分令人感動。

福克斯新聞就該書做了介紹。作者加勒特·格拉夫(Garrett M. Graff)在書中詳細地描寫了在UF93墜毀之前的悲痛時刻,飛機上乘客以及各方面人士的表現。

書中記錄了18年前執行任務的美國空軍馬克·薩瑟維爾(Marc Sasseville)中校的一些回憶片段細節。薩瑟維爾從各個角度講述了那段歷史,將華盛頓的決策者、恐襲倖存者、軍人以及被劫持飛機乘客的家人的反應記錄了下來。

UF93航班上的真英雄

薩瑟維爾表示,9/11當天,他和希瑟·彭尼(Heather Penney)中尉一起接受了一個十分艱鉅的任務:阻止UF93客機被恐怖分子用作武器來攻擊美國。

雖然當UF93客機被劫持飛往華盛頓DC時,時任副總統迪克·切尼(Dick Cheney)下令將其擊落。然而,最後這一指令已經沒有必要了。

飛機上勇敢的乘客們已經了解了世貿中心和五角大樓發生了什麼,所以決心與恐怖分子拼了,來避免類似的攻擊再次發生。最後,乘客們成功地阻止了恐怖分子,令飛機墜毀在濱州郊外,機上所有人無一生還。

格拉夫的書中記錄了UF93客機上乘客的家屬談到當時的情景。根據乘客湯姆·伯內特(Tom Burnett)的妻子蒂娜(Deena)的描述,當時湯姆給她打電話說:“我們在等待飛機開到郊外,到時我們將奪回飛機控制權。”她請求丈夫不要將自己置身危險中,但他堅持說:“如果他們(恐怖分子)將撞毀這架飛機,我們一定要做些什麼。”

Verizon空中電話接線員麗莎·傑弗遜(Lisa Jefferson)當時也和一位名叫托德·比摩爾(Todd Beamer)的乘客有過交談。傑弗遜說:“我能聽到飛機上的騷動聲,還聽到乘務員的尖叫聲。比摩爾的妻子當時懷上了他們的第三個孩子。”但是,當傑弗遜問他是否要和妻子聯繫時,他拒絕了,怕妻子難過。之後,他給了傑弗遜家裡的電話號碼,告訴他,如果他出事,請她幫忙通知他的妻子。然後,傑弗遜聽到比摩爾問其他人:“你們準備好了嗎?”然後他說:“好的,行動吧。

薩瑟維爾高度讚揚了UF93航班上勇敢的乘客們,在得知其它被劫持的飛機已經造成的災難之後,他們犧牲了自己,奪回了飛機的控制權,最終與恐怖分子同歸於盡。

回顧整個9/11事件,至今人們仍對UF93號上的乘客為國犧牲的大無畏精神深深感動。如果不是他們果斷採取行動,9/11恐襲的後果將更加嚴重。彭尼說:“在93號航班上願意犧牲自己的乘客,是真正的英雄。”

勇敢的飛行員坦然面對犧牲

薩瑟維爾談到,在他們執行任務時,紐約世貿中心和華盛頓五角大樓已經遭到襲擊。切尼副總統在華盛頓地堡里發出指令,擊落UF93航班。

對於薩瑟維爾和彭尼來說,該任務實際上是個自殺性任務。“因為他們沒有導彈無法將飛機擊落,而其它任何阻止該飛機的方式對他們來說都有生命危險。”

彭尼談到,“我們決定去撞UF93飛機。我們駕駛的F-16戰機沒有配備導彈,所以我們準備穿上救生飛行服來執行任務。薩瑟看着我說:‘我要去撞擊駕駛艙。’,而我也做出了決定,去將飛機的尾部拉下來。”

薩瑟維爾談到,如果他們實在無法令該客機轉向的話,那是當時最後的辦法。他回憶,從道德和公理層面,當時他給自己的理由就是,犧牲少數人來挽救更多的人。他表示,他們知道這是個自殺性行為,但是他們已準備好了要犧牲自己。

彭尼說:“我真的相信那是我的最後一次飛行。如果我們做正確的事,就會是這樣的結果。”

副總統:不得不做出的決定

薩瑟維爾表示,因為華盛頓告急,時任總統小布殊當時乘坐空軍一號離開了。據小布殊身邊的高級顧問卡爾·洛夫(Karl Rove)回憶,是總統與副總統切尼通過電話商量後,決定擊落UF93客機的。洛夫說:「他(小布殊)當時轉過身來對我們說,他剛剛授權擊落被劫持的客機。」

通常來說,銷毀商業航班並殺死乘客這樣的行動是從未有過的,但是,介於當時的特殊情況,在眼睜睜看着世貿大樓倒塌、五角大樓被撞之後,切尼說:“我們必須採取措施。一旦飛機被劫持,雖然有乘客在飛機上,看到紐約和五角大樓發生的情況,你真的沒有別的選擇。”

美國政要及白宮官員緊急撤離

書中提到,當天切尼和前國家安全顧問萊斯(Condoleezza Rice)本以為又是平常的一天。看到第二架被劫持的飛機撞向世貿中心,雷達顯示另一架飛機正飛往華盛頓時,他們才意識到:美國正在遭受攻擊。緊接着他們快速撤離至白宮下面的地堡里。

萊斯回憶到:“我記得我們是被趕進,甚至是拖進了地堡。我們也不知道哪裡是安全的,哪裡不安全。我們都不覺得白宮的地堡那時是安全的。”

切尼說:“過了一陣子,我才反應過來自己被拉進了白宮地下的一個防禦指揮所。”這也是在白宮工作的官員們第一次需要使用這個地堡。

當時,交通部長諾姆·米尼塔(Norm Mineta)使用一個檢測器追蹤每一架美國上空的飛機。

由於小布殊總統當時被空軍一號送往內布拉斯加奧馬哈市外的一個空軍基地,切尼意識到自己是華盛頓的現場指揮官。而他的經歷告訴他,要做最壞的打算。切尼回憶說:“雖然當時情況很糟糕,但我們中許多人都接受過遇到更危險或艱難情況時如何應對的訓練,其中包括如果前蘇聯對美國投擲核武器的話,我們如何應對。這些訓練在那天早上着實很有幫助。”

紐約市長加入救援團隊

與此同時,在受到重創的紐約市,時任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與警察及消防部門官員一道,參與了世貿雙塔的救援工作。格拉夫在書中記錄了部分世貿中心倖存者的回憶,也記載了當時第一批在混亂的情況下挺身而出的自發救援者的事蹟。

朱利安尼說:“我曾非常有信心,美國是世界上應對緊急事件準備最充分的國家。但這次的事件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

小布殊總統晚上回到了白宮。部分被送往偏遠地區避難的國會議員們晚上也返回了華盛頓。當晚有200位議員在國會大廈開會。講話結束後,所有人都高喊“願上帝保佑美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張莉莉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