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餓死3千萬人 周恩來命令:銷毀報告不得外傳!

1961年陳國棟、周伯萍、賈啟允三人匯總各省人口統計,全國少了幾千萬,報告給周恩來毛澤東二人。周恩來閱後通知周伯萍「立即銷毀,不得外傳」。三人銷毀材料和印刷版後,周不放心還特地電話追查一次。

2008年第10期《炎黃春秋》雜誌刊登楊繼繩《“大躍進”五十周年祭》文章,該文提到甘肅餓死人最嚴重的“通渭問題”,稱1959-1961年甘肅省通渭縣人口“減少了98251人”,相當於應有人口的32.8%,減少人數包括餓死人口、少生人口和外逃人口。在1959年到1961年的大饑荒期間,甘肅省通渭縣發生了與河南省的“信仰事件”同樣慘烈的事件。雖然通渭餓死人數比信陽少,但通渭餓死人數佔總人口的比例接近三分之一,遠遠高於信陽八分之一的比例。事情曝露之後,中共中央和中共甘肅省委將這個事件稱之為“通渭問題”。

此前的《炎黃春秋》雜誌曾以內部簡報的方式披露過安徽亳縣“大躍進”發生後1960年間大量餓死人的史實,可惜簡報傳播範圍有限,雜誌當時也不敢公開傳播。

最新出版的這期雜誌,則公開披露了中共一直都在隱瞞的甘肅通渭“大躍進”人吃人真相,其中提到前通渭縣人大常委會主任敬根年1960年2月到通渭縣城關公社中林大隊親眼看一家人煙囪冒煙,一看鍋里煮的是人肉。人吃人事件在通渭縣的檔案中也有不少記錄,楊繼繩作了轉述。

不久前的2008年8月,作者楊繼繩在香港出版的大作《墓碑》,被認為是“為大饑荒研究樹起一座紀念碑”,該書為大陸禁書,網絡下載頁也多被關閉。2008年第10期《炎黃春秋》刊登“通渭問題”一文,被稱是《墓碑》一書的一部分,以此種方式在大陸傳播。楊先生是北京被認為是黨內改革派喉舌的刊物《炎黃春秋》的副社長,曾是新華社資深記者,他為調查大饑荒真相,下了十年功夫。搜集大量翔實的資料,完全推翻了中共當局對大饑荒的定性,他認同1959-1961年餓死人約達“3600萬”的死亡數字。

2008年12月,中共將高調紀念所謂“改革開放”三十周年。可這三十年中,中共高層對大饑荒的定性從沒有改變過毛澤東時代的定性“三年困難時期”,有的學者撰寫的史料還顛倒黑白地稱“三年自然災害”,至今未全部公開真相,也未進行認真反思。

2008年第10期《炎黃春秋》雜誌(總第199期),10月4日出版,截至10月7日,其目錄和正文尚未上網,目前不知主管中共宣傳系統的監管警察機構——中宣部對此文有何表示。該雜誌未上網,也有可能表示被中宣部施加壓力。

2008年香港出版的《開放》雜誌10月號重點推薦了楊繼繩的《墓碑》,開放總編輯金鐘撰文評價認為,毛澤東忌諱“大饑荒”的死人問題,1962年劉少奇當面對毛說﹕“餓死這麼多人,歷史上要寫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書的!”毛無語應對。前人民日報記者劉賓雁生前這樣評價毛澤東,“大饑荒三千萬冤魂決定了毛要以'亞洲最大的政治流氓'的一切手段,不計後果地剷除一切可能找他算帳的人。”北京教授謝韜教授去年曾在《炎黃春秋》上公開批評毛澤東時代“三年大饑荒死了三千七百五十萬人,成為古今中外最大的暴政”。

楊繼繩的《墓碑》揭露了中共掩蓋歷史真相,比如1961年陳國棟、周伯萍、賈啟允三人匯總各省人口統計,全國少了幾千萬,報告給周恩來毛澤東二人。周恩來閱後通知周伯萍“立即銷毀,不得外傳”。三人銷毀材料和印刷版後,周不放心還特地電話追查一次。周伯萍時任糧食部副部長。這些數字都是楊繼繩利用新華社記者優勢採訪所得,公安部規定各省人口統計數是“絕密”資料,只能讓極少數人看。如山東省大量餓死人的數字,只有正副書記、正副省長、公安廳長五人可以看,可見,“中共高層對釀成大饑荒的犯罪恐懼是如何深重!心理是何等陰暗”。不過,2008年第10期《炎黃春秋》雜誌只提到甘肅餓死人、人吃人的事情,卻沒有公開全國三十多個省市、自治區餓死人的數字,分析人士認為“未公開更多的餓死人數字,說明他們遇到了更大的壓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中國信息中心記者錫安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