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美中談判將有罕見「新進展」? 北京食言或成最大障礙

美中貿易談判將在9月中旬恢復部長級談判,但業界仍在關注兩國之間的僵局能否出現新的轉機。有分析認為,9-10月間美中新一輪談判的背景確實與以往有一定差異,但北京當局早先的做法可能會成為談判的阻礙

美中貿易談判將在9月中旬恢復部長級談判,但業界仍在關注兩國之間的僵局能否出現新的轉機。有分析認為,9-10月間美中新一輪談判的背景確實與以往有一定差異,但北京當局早先的做法可能會成為談判的阻礙。

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拉里·庫德洛周五(9月6日)在白宮向媒體發表講話,確認美中兩國將於9月中旬舉行部長級會議,而高級官員談判將於10月展開。

庫德洛說,中國的改革必須反映在法制變化上,任何協議都必須有執行條款,以確保中國履行其承諾。

不過,迄今為止中共當局顯然有大量協議從未履行,海外各國指出中共並未按照包括世貿協議和與香港有關的《中英聯合聲明》等一系列國家協議行事,這或許是美中兩國面臨的談判難點之一。

本輪談判與眾不同?

拉里·庫德洛表示,美中雙方周四(9月5日)的電話會談非常融洽,他認為談判的前景樂觀。

與此同時,中共當局一改近期強硬口吻,不再激烈抨擊美國的關稅等政策,而是轉稱,本輪美中談判將有很大進展,

中共左媒“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周四說,兩國在本輪談判中“更有可能取得突破”。另一家左媒公眾號“陶然筆記”則不約而同的表示,美中兩國很有可能在即將舉行的貿易談判中將出現“新進展”。

“陶然筆記”強調了中國商務部的聲明,稱雙方將在9月中旬進行磋商,為10月份部長級會談的“有意義的進展”做準備。該公眾號指出,“有意義的進展”是自五月美中會談破裂以來根本未被使用的一種表達。

對此,旅美政經評論人士秦鵬分析說,之所以北京這次開始突然間放低姿態,有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中共香港問題上現在無疑將被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法,要求白宮每年都檢核中共一國兩制執行情況,並要求一年後實現普選,但是如果繼續強硬,就不僅是立法問題,而是可能立即被白宮制裁,對中共會造成沉重打擊”。

“第二個原因,目前川普在與中共貿易問題上的支持率高達67%,川普有了底氣與中共全面開戰,而且前兩天也放話出來他必須在不僅貿易問題而且其它問題上應對中國(中共),這種類似通牒性的語言意味着,中共如果再升級或強硬,那麼川普可能會沒有多少競選負擔的升級對中共打擊”。

“第三個原因,則是中共面臨70年建政大慶,希望在10.1之前給股市和經濟一些積極信號,給中共大慶增加一些喜慶氣氛。所以,這個時候,放低姿態進行談判就是最佳選擇。至於以後達成達不成或者達成執行不執行,以後再說”。

北京食言摧毀美國對其信任

周四,中共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財長姆努欽經過電話會議後,敲定了9月中旬的部長級會議,但這並不意味着兩國談判有了新的頭緒。

庫德洛在白宮對記者說,美方想要協議回到2019年5月份的程度,但是他不確認這能否真正可行。

他表示,當局將會在與北京的未來談判中談論所有問題,“一切都會在桌面上。例如……知識產權盜竊,技術強制轉讓,網絡,雲計算,金融服務,所有這些都將擺在桌面上談-還有農業採購,工業採購,能源購買,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等”。

不過,庫德洛不敢預測北京能夠對哪些問題真正做出讓步。

事實上,不僅白宮官員如此,業界也難以想像北京當局能夠同意在哪些方面改革,這種分歧可能出自於北京與美國在貿易合作上的一系列食言。

北京自在10多年前加入世貿組織,當時在簽署的協議裏面做了大量的承諾,但是除“每周雙休日”條例得到遵守以外,其餘與開放市場、公平貿易相關的協議幾乎沒有兌現,這使得WTO各成員國非常不滿,在10多年間,中共成為WTO成立以來被投訴最多次的成員國,已經有數十起敗訴經歷,但這並沒有能阻止其違規。

北京當局也在與美國政府的貿易談判中屢次食言,2019年5月,北京單方面取消了與美國已經達成共識的改善知識產權保護、遏制技術轉讓等方面的承諾,並要求重新談判,這引發了川普政府的不滿,導致2000億關稅清單的稅率提升生效生效。

8月初,川普政府譴責中共當局與美方談判期間,從未能實現對美國農產品的廣泛採買,也未大力度制止芬太尼入境美國的現狀,並開徵3000億對中關稅。

針對最新的美中貿易談判,秦鵬說,可能雙方最大的麻煩,就是中共的一次次失信。

“它(中共)實際上缺乏願意從根子上改變的想法,它只是談而已,從基礎上講,達成協議的難度更高了,原因是因為它(中共)不斷地悔棋,不斷地瞎折騰,再加上了香港、關稅等問題,談判變得難了,所以外界對年底乃至2020年達成協議的期望不高”。

“從川普的角度來講,他也不希望背破壞談判的鍋,所以就談而不破,也符合納什均衡點(無決策時可以自動增加收益)”,秦鵬說。

庫德洛:川普想要快速見到成果否則可能有“額外行動”

路透社報道引用庫德洛發言說,川普政府希望在短期內看到和北京談判的成果,但他同時警告說,美中貿易談判同樣有可能會被拖得很長。

“我不認為18個月(對美中談判來說)是一個很長的時間”,庫德洛補充說,目前局勢顯然與美國冷戰時與蘇聯的競爭類似。他認為,雙方拖延的時間或會長達數年。

希望之聲評論人士何旭認為,9月9日即將提上美國眾議院的“香港人權法”將成為影響北京當局本輪談判策略的重要因素之一,目前美國國會方面通過該法案的可能性大,該條例可能會對中美未來的談判造成未知影響。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在美國政府不施壓的情況下,中共當局絕不會主動選擇落實美國要求的體制改革。

“一個事實就是,北京加入WTO十多年,從未自動落實任何包括開放國內市場、降低貿易壁壘在內的經濟結構性改革,如果川普沒有發起貿易戰,到今天中共也什麼都不會改”,何旭說。

但另一方面,川普政府也用實際政策釋放出了要求北京當局儘快改革的信號,庫德洛承認,如果北京動作遲緩,美國可能會採取“額外行動”。

“當我們沒有看到結果時,我們採取了額外的行動”,庫德洛說,“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確實能看到會議的成果,那麼談判將取得進展”。

自5月份談判破裂後,美中貿易戰大幅升級,從那以後,美國總統川普大幅增加了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現有關稅,並計劃對5500億價值的中國進口商品全面徵收關稅,以增加談判槓桿。

美方暫定在10月1日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30%(原先為25%)。庫德洛說,他無法推測9月或10月的會談能否將10月1日計劃提升的關稅推遲。

秦鵬認為,川普的戰略一定會是中共當局的直接威脅,“一旦中共這次再耍滑頭,那麼川普的大棒肯定要落下來”。因此,本次北京當然會希望出現一些實質性進展。

秦鵬:雙方會出現進展但不會達成最終協議

川普在Twitter上對美中談判表示樂觀,他認為中國在經濟上受到美國關稅的影響,但新一輪談判是積極的。

川普說,“中國正在消化關稅”,“數十億湧入美國……愛國者農民從收到的關稅中獲得巨額美元!很好的就業率,沒有通貨膨脹(美聯儲說的)。中國是幾十年來最糟糕的一年。談判正在發生,結果對所有人都有利!”

秦鵬猜測,在北京的主動靠攏下,這次的確可能會取得一些讓白宮滿意的進展,但是雙方在10月份,甚至2020大選之前,都可能很難達成最終協議。

“原因是:一方面,中共大戰略還是拖延,希望看到2020大選結果,才會真正低頭,當然根本上中共不願意結構性改革危及其統治”。

“另一方面,川普本人也其實不願意過早達成協議,因為目前根本無法保證中共履行不說,而且可能在國會和媒體處也會遭到各種非難,但是川普也不願意破壞談判……所以,從博弈論來說,雙方的均衡點依然是談而不破”,秦鵬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凌杉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