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網聞 > 正文

來稿:昆明刑警隊輪姦強迫賣淫 導致梅毒大面積爆發

——昆明邪魔之地,昆明惡警實錄一

看過他們內部傳遞過來的資料,說昆明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沒幹過一件人乾的事情,這話有些絕對但基本複合實情!想一想,嫖客淫棍聚在一起,能幹人事嗎?他們除了犯下人神共憤的大案,其它就是辦假案辦冤案,這話絕對客觀!一時之間我為我的家鄉--昆明傷心,無以名狀的憤怒與悲哀!

杜敏

這世上有沒有神仙菩薩,天堂與地獄到底有沒有,是不是真的會惡有惡報。。。?恐怕很難回答,就我而言以前也是半信半疑,做事的時候也是缺德與壞的事情不做,不善不惡的事情也真辦過不少。但經過一件事情後,我徹底相信了,而且有數不清的理由必須把這些事情告訴世人---舉頭三尺有神靈,諸惡莫做。

事情得從二十多年前說起,當時的我是一名自由藝人,靠經營着一個小畫室,不僅幫顧客作畫也幫朋友們賣畫,小畫室里經常高朋滿座,真是廣交各路朋友,在當時的昆明城也算是小有名氣,掙錢雖然不多但也夠開銷。一有空閑就背着畫板與心愛的相機游訪名山大川捕捉靈感,寺廟道觀更是每逢必訪,關係好的寺廟甚至小住幾日,常常與和尚們參禪論道探討藝術與人生,。。。甚至拜了一高僧為師,作畫境界也大為提升。

差不多是二十多年前的一個秋天,我要去大山裡採風抓些作畫靈感,順便拜訪師父還帶了一些上好的綠茶與素食點心,一進寺院便直奔師父做功課的禪房,正巧師父也正從禪定中醒來,見到我就哈哈地笑,還不停地說這是上天的安排。隨後師父告訴了我,他在禪定中看到的事情:一群警察白天毒打丈夫,夜裡空閑之時便輪姦妻子,還把妻子帶到外面賣淫幫他們掙錢,假公濟私地洗劫了丈夫與妻子的所有財產。。。丈夫與妻子死後把這幫惡警告上了閻王殿,。。。事情發生的地點時間與人物被和尚師父說得一清二楚!

聽完後我整個人就懵了,我不過就是個靠經營小畫室度日的小藝人,無證無據的話,我真是無措呀!和尚看出了我的無奈與無措,便向我解釋:“和尚乃出家之人不應過問俗世之事,但因為他出禪定便見我,事情又是昆明的事情,這便是機緣!至於何時能夠把這事告白天下得等機緣成熟,到那時你自然知道該如何去做,這便是天意!眼下聽聽就過,不必放在心上”。。。

從此之後拜訪師父,師父也再沒有提及此事。我呢,還是經營我的畫室,過着閑雲野鶴的日子,直到在一次畫展上認識了現在的妻子,移民來到美國並安家生兒育女。。。師父禪定中所觀的事情早就在那九霄雲外了!

幾個月前通過微信聯繫上了多年前的朋友,一來二去的,他受朋友的朋友之託。希望能通過海外媒體揭開一些恐怖的黑幕,並且表示如果不把這些事情說出來,良心的折磨難渡餘生,決心之堅定讓我感動!這才答應幫這個忙,當這些信息基本完備時,我被震驚被震撼了!真是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應該把它公佈於世,這還真是有數不清的理由來寫此文章。

事情就從1996年說起吧,當時昆明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抓獲了兩名持槍搶劫的警察,他們是昆明五華公安分局的曾勇與張某。按理說這應該是件好事情,為民除害抓了兩個壞警察,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邪惡恐怖到不敢相信。

刑警支隊以追繳贓款為名又順手抓了二人的妻子,張某的妻子家庭背景好,又有一副省長出面,退贓後就放了。曾勇的妻子背景普通,再加上又有些姿色,不幸就從這裡開始了。

依照當時的刑法,曾勇的死刑是鐵定的,這也為刑警支隊辦案人員敢為所欲為上了一道保險。從市刑警支隊內部透出的信息,最早起邪念的兩個警察分別是楊宏戈與徐斌。就警察持槍搶劫一案而言,雖然影響大影響壞,但案情結構簡單,審訊過程也非常順利,結案應該也迅速。但是楊宏戈與徐斌卻以深入審查擴大戰果為名,繼續對曾勇夫婦進行毒打審訊,要麼毒打丈夫給妻子看,要麼毒打妻子給丈夫看,。。。

在這種殘酷的折磨中,妻子屈服了!平日白天里在昆明市公安局刑警支隊里丈夫與妻子在毒打下的慘叫聲,換成了這些嫖客惡警的歡笑聲。。。歡樂的生活開始了,豈能讓之迅速流逝?楊宏戈與徐斌就故意把簡單的案情搞複雜,企圖把滯留曾勇妻子在昆明市公安局刑警支隊里供他們淫樂的時間無限延長。他們的計謀就是讓曾勇去咬一些無關的人員,比如給他們放哨或開車之類的,這樣便能增加案件複雜度進而延長他們的辦案時間,滿足他們的邪惡慾望!

淫慾與邪惡就這樣在刑警支隊里蔓延開來,參加輪姦曾勇妻子的人從起初只有楊宏戈,徐斌還有楊宏戈的哥哥(楊的哥哥,社會無業人員),接着到全體辦案警察,進而擴散到幾乎整個刑警支隊。。。

儘管如此,罪惡還繼續膨脹。曾勇妻子除去每月幾天生理期,幾乎天天都被昆明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的警車帶到昆明郊區的各個渡假村,讓人見識曾夫人的嫵媚!階層從昆明市公安局的各級領導逐步擴展到昆明的生意人。。。

還有齷齪的廣告詞“良家婦女,不用帶套”!

參與見識曾夫人嫵媚的人數,可以從以下側面來估計。

首先因為是昆明市公安局組織的賣淫活動,並佩有“良家婦女,不用帶套”的誤導,導致了昆明市梅毒大面積爆發,省醫藥公司必須同時從其它幾個省調撥治療梅毒的特效藥品才能應付昆明的梅毒疫情。昆明市公安系統更是梅毒疫情重災區,一段時期因病假導致警力嚴重不足,。。。

昆明城的寧靜被徹底打破了,大家都在熱議昆明市公安局組織的賣淫活動導致了梅毒大爆發,昆明市公安局領導擔心社會輿論會影響他們的仕途才對刑警支隊進行干預,手法也真是夠卑鄙下流----逼曾勇妻子自殺,一聲槍響斃了曾勇宣告結案!

在刑警支隊內部僅以刑訊逼供導致誣陷好人,對楊宏戈與徐斌兩個惡警做調離刑警支隊的簡單處理,其它一律不究!

據知情人提供的情況,當時昆明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的主管副局長杜敏也因為把梅毒傳給老婆,家裡鬧得一塌糊塗。有這樣的領導,還能出什麼結果?也正是這個名叫杜敏的惡棍局長,後來領導着刑警支隊的這群嫖客淫棍製造了震驚全國的杜培武殺妻冤案!一群靠輪姦婦女走到一起,用梅毒淋病同病相憐結成團伙的流氓惡棍,他們能幹好事嗎?

也是他們內部的人,因為多年的良心折磨,又無力改變只能通過海外爆料來喚醒世人,保護世人少受其害。

昆明市公安局刑警支隊辦案靠兩樣法寶:第一,他們抓人靠懷疑不靠證據(檢察院把逮捕證的權力下放給他們了),抓了想關多久就多久,他們說了算,通過這個他們可以大量斂財。

第二,進去以後口供早就準備好了,不簽字就毒打。扛得住毒打的做選擇題,要麼以搶奪武器擊斃在審訊室,要麼簽字畫押去中級法院碰碰運氣。杜培武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只是他運氣太好了,在被槍斃前真兇碰巧撞進來了!

看過他們內部傳遞過來的資料,說昆明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沒幹過一件人乾的事情,這話有些絕對但基本複合實情!想一想,嫖客淫棍聚在一起,能幹人事嗎?他們除了犯下人神共憤的大案,其它就是辦假案辦冤案,這話絕對客觀!一時之間我為我的家鄉--昆明傷心,無以名狀的憤怒與悲哀!

再回憶當年和尚師父禪定中的所觀,連名字都一樣!曾勇夫婦在閻王殿狀告的就是徐斌與楊宏戈兄弟倆為首的一幫惡警。。。,還記得師父說神佛會將這批惡警的魂魄打入三惡道,為首的徐斌與楊宏戈兄弟倆恐怕是難逃阿鼻地獄的業報受身,在人間暫留的只是他們的軀殼。。。這便是因果報應各自承擔!

整件事情對我而言真是太難用語言去表達,真是天意呀,二十年後還真是通過我把這些醜惡揭露給世人。。。

不求為已經去世的冤魂申冤,但求警示當下的人們,昆明市公安局就是個害人吃人還不吐骨頭的地方,而且共產黨的衙門恐怕是大多如此吧,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把人間變得如此邪惡?。。。

記得最後一次見師父時,問師父我該不該去美國,師父不加思索地就告訴我“去,一定要去,越遠越好”。我在此也想告訴世人,我的家鄉昆明一點都不美,甚至很邪惡,能不去的千萬別去,昆明的警察會殺人喂狗,會輪姦婦女,能吃人不吐骨頭。。。那裡沒有天理,大家千萬不要去呀!

淚奔。。。

阿波羅網來稿鏈接:http://hkbbs.aboluowang.com/thread-1045961-1-1.html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來稿照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