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地方當局沒錢了 昆明政信多款項目逾期

五礦信託旗下的多款昆明政信項目已經超過了付款期限而逾期。而產品擔保方均為雲南省昆明市各類城市建設投資公司(城投公司),城投公司是地方當局的投資融資平台。

五礦信託受託管理的「恆信國興636號-昆明基投集合資金信託計劃」(恆信國興636號)、「恆信國興657號-贏勝51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恆信國興657號)及「五礦信託-恆信國興659號-新都1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恆信國興659號)均已逾期。

大陸《界面新聞》消息,按照合同約定,「恆信國興636號」期限兩年,總募資2.6億(人民幣,下同),原定2024年1月28日本息到期,截至目前,項目本金兌付方案尚未出爐。

「恆信國興657號」成立於2022年5月27日,存續規模8580萬,原定2023年10月14日償付本息,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仍有本金及約三分之二利息尚未兌付。

「恆信國興659號」於2022年2月25日成立,目前存續規模為3.01億元,原定回購方應於2024年2月25日向受託人五礦信託支付到期的2578.81萬元回購價款,但回購方未按照約定履行付款義務。

而上述三個產品融資方及擔保方均為雲南省昆明市各類城投公司。

「恆信國興636號」擔保方為昆明市交通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恆信國興657號」擔保方為昆明產業開發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昆明市城建投資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昆明新都投資有限公司;「恆信國興659號」回購方為昆明新置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昆明產投、昆明城投、昆明市土地開發投資經營有限責任公司為擔保方。

企查查顯示,這幾家擔保方均為均為昆明市管國企,背靠主要股東均涉及昆明市國資委。截至目前,上述幾家信託項目的擔保方均已處於被執行人或限制高消費、票據違約狀態。

五礦信託對與外界求證的要求均以一切以公告為準回復。

據民生證券消息,昆明市城投平台有息債務有4500多億,並且當前昆明市城投平台債務短期化現象仍較為明顯,2024年到期較為集中。

在大陸,城投公司屬於事業單位或國有獨資公司性質。主要作為政府投資融資平台而存在。它們通常不具備盈利能力,而是通過政府補貼來實現盈利。這些公司的業務範圍、管理模式與機關事業單位相似,通常享有特定行業的特許經營權。

對於昆明多項信徒項目違約,很多網民表示並不意外。

網民「盤古樵夫」表示:「本來就靠借債生存,借債時就沒打算還,現在債務到期、還不能新增債務,企是一句『穩妥化解』就能解決的?」

「131愛購物顧問」認為違約會越來越多:「看來要全面開花了,無作為接下來窟窿會越來越大!」

「飯太稀不能不吃」則表示:「看過太多暴雷事情了,其實感覺我們很多人真的好善良,你暴雷了,大家期待的是你能好好處理,盡力而為就行,最怕你們還在搞鬼,甚至徹底玩沒,其實我看大部分暴雷的,認真償還的話,付本金其實沒問題,時間稍拉長就行,一般五年到八年,至少小額的是能付清的,大額的也能把尾款轉債權。」

因為經濟不景氣,而中共當局又要維持龐大的開支,導致近年來中共地方政府債務規模不斷擴大。因為地方借貸中包含很多隱性債務,所以,中共地方債的規模實際是多少外界沒有定論,一般認為如果隱性債務按照65萬億人民幣計算,則中共地方政府的總債務已達到105萬億人民幣,超過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83%。去年中國的GDP為126萬億元。

為了償還債務,中共當局不得不屢屢發債,借新還舊。

2023年,地方當局總計發行債券9.34萬億元,創歷史新高。其中新增債券46,571億元,同比下降2%;而再融資債券46,803億元,同比上升79%。自去年10月以來,中國各地陸續啟動發行特殊再融資債券。據統計,截至今年3月底,披露的特殊再融資債券總額已近1.5萬億元。這些債券一般認為都是用來「借新還舊」的。

天風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孫彬彬估計,在「極端樂觀」的情形下,2023年10月至2024年預計發行特殊再融資債券2.8萬億元。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劉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12/2042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