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我被推入囚室 看到的景象讓我倒抽一口冷氣…

——張林: 人間地獄(5)

2005年2月初,在蚌埠市公安局行政拘留所被關押15天之後,滿心以為會被釋放的我,看到國保支隊一大隊大隊長鬍同君臉色陰沉,帶了三個人站在門口,我就一陣心涼。

2005年2月初,在蚌埠市公安局行政拘留所被關押15天之後,滿心以為會被釋放的我,看到國保支隊一大隊大隊長鬍同君臉色陰沉,帶了三個人站在門口,我就一陣心涼。

押運我的汽車出了拘留所大門,我才看見妻子方草和三個朋友站在路邊。他們是來接我回家,卻看到我被押走。他們來追汽車,想要跟我說句話,但是汽車加速離去。

意識到又要被投入黑暗無比的看守所,那一刻我黯然神傷。

半個月來,我幾乎每天都會想起兩歲女兒安妮凄厲的叫聲。想到可能再也見不到親愛的女兒,我心情沉痛。

汽車一會兒就駛入泗水橋看守所,這個看守所是日本人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建立的安徽第一個看守所。那時候蚌埠市是安徽省會,是安徽最大的城市。

看守所登記室的警察對我搜身完後要我蹲下。這讓我很惱火。這是勞教隊的規矩。

我一向反感這些侮辱人格的規矩,沒想到這種規矩現在又延伸到看守所。中共警察總是喜歡侮辱人。

我被推入囚室,看到的景象讓我倒抽一口冷氣。擁擠不堪的囚室里,一群面目猙獰的囚徒正蹲坐在鋪板和地上幹活。

我愣愣地站了幾分鐘,號長喊我過去問話。我一點不知道看守所新的規矩是什麼。即便像我這樣已經是第七次進入中共關押場所的人,也不知道怎麼辦,也心驚膽戰,也害怕會有幾個人撲上來,不由分說就打我一頓。

中共看守所延續幾十年的過堂惡俗,累計打傷過數千萬人。甚至有幾萬人,還沒分清東西南北,就被囚徒們一擁而上活活打死!

我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看守所野蠻無比,裏面的囚徒也都非常兇惡。我必須小心翼翼,才能避免受到嚴重傷害。

牢房裡正在推錫皮紙,就是把大塊錫皮挑開成一頁頁薄錫皮,然後與草紙疊在一起推壓,再運回工廠,疊成各種樣子的祭品。

據說東南亞華人在上墳祭奠祖先時焚燒祭品,按照傳統迷信,這相當於獻給祖先的貢品。

這些錫皮,實際上是錫鉛混合物,色澤像銀子,很柔軟,也便於燃燒。但是由於含鉛量太高,造成接觸者普遍中毒。不僅皮膚變色,腦子也會混混鈍鈍,智力嚴重下降。

我入獄前還曾經寫過文章,發表在互聯網上,指出鉛中毒對中國人的嚴重危害。指出共產黨的愚民政策,對民眾的巨大危害。

中國人使用的鐵鍋,含鉛量極高,高溫爆炒,又把許多鉛融入食物。中國的鉛水管,也有鉛混入水中,對使用自來水的居民構成鉛中毒威脅。

鉛中毒嚴重降低了中國人的智商,而我現在,居然被強迫鉛中毒!

儘管我非常害怕入獄,但是面對共產黨的野蠻醜惡,我總是情不自禁地反抗,然後就會鋃鐺入獄。

想到因為反抗共產暴政,我的一生竟然如此悲慘,我的孩子也受盡凄苦,我就會肝腸寸斷,恨不得嚎啕大哭。

尤其現在,又一次被關進中共人間地獄,每天度日如年,每時每刻都痛苦不堪,更讓我絕望無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