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呼籲赦免張扣扣死刑 國內外執業律師聯署

在張的死亡中,數百萬中國人的心將與他同死。中國血腥的人權屠殺將增加另一個新鮮的深疤。世界不再那麼遙遠,我們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聯繫在一起。生活是脆弱的,眨眼間來去匆匆。心碎了,我們把張扣扣的痛苦流了出來。請伸出雙手,將那個年輕人從死亡的邊緣拉出來。

作者:盧偉華律師:我們一直有一個夢!總有一天,我們的司法會像美國一樣公正!我們再無張扣扣!

各位推友!我非常激動地宣告!關於張扣扣《致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公開信》發表了!

我們真的希望最高法院能採納我們的意見,給扣扣一個公正判決!

推友們,把公開信推轉起來吧!讓每個民眾明白扣扣在法律上是無辜的!

 

致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的律師公開信

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

你好!

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二審法院”)判決張扣扣死刑立即執行,全國輿論一片嘩然,反對之聲不絕於耳。我們作為中國執業律師,基於對中國法律的信仰,認真查閱張扣扣案的相關資料和判決之後,一致認為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嚴重違背事實,判決張扣扣死刑立即執行是一個重大錯誤,既嚴重違反法律也嚴重顛覆了億萬民眾對法治正義的認識。具體理由如下:

一、96年張扣扣母親被殺一案判決不公,是張扣扣為母報仇的主要原因。

96年張扣扣母親被殺一案判決極其不公,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1、央視等多家媒體報

道,96年判決採納的事實與殺人者的陳述驚人的過度的完全一致,對被殺者家人的說法卻完全沒有採納。這一點明顯不正常,畢竟當時被殺害者家屬也都在現場。而且,張扣扣審訊筆錄中也指出:當年是三個人殺死他母親,王家老大利用其權力和社會關係影響判決,只認定了一人為殺人兇手;2、96年判決用“巨額喪葬費”來形容8363.3元,明顯與事實不符。96年已經遙遠,我們無法知道當時8300到底價值幾何,但我們比照豬肉價格的同期變化,發現96年的8363.3元僅相當於2015年33000餘元。在2015年,33000元能稱為“巨額”嗎?顯然不能?但為什麼當時的法院要將其認定為巨額呢?唯一的解釋是法官在為殺人者開脫罪責。

如果96年的判決是一個公正的判決,張扣扣不會走上自己動手為母報仇的絕路。

二、張扣扣一案的兩審法院應當從謹慎的角度出發,准許張扣扣進行精神鑒定。

眾所周知,張扣扣在13歲心理未成熟的少年時期,親眼目睹母親被殺,這是第一次重大精神刺激;之後又親見母親在眾人圍觀中被解剖,這是第二重精神刺激;判決嚴重不公,對法治公正失去信心,這是第三重刺激;不得不與殺母仇人毗鄰而居22年之久,是第四重刺激和長久的精神壓抑。所有這些必然對張扣扣的精神造成極大的創傷,致其成為精神病患者。人命關天,兩審法院為什麼連一個精神鑒定的申請都不給予批准呢?無論基於何種理由,兩審法院應當從謹慎小心的角度出發,准許張扣扣進行精神鑒定。因為法院畢竟不是專業精神鑒定機構,主審法官怎麼能僅僅依據一些簡單的事實認定張扣扣精神沒有問題呢?

三、二審判決將“為母報仇”的殺人動機認定為“報復殺人”,嚴重違背了事實,更與張扣扣當庭陳述嚴重不符。

“為母報仇”與普通的“報復殺人”兩者存在嚴重區別。“報復殺人”雖然可以涵蓋“為母報仇”,但“為母報仇”的內涵並不是所有的“報復殺人”都能包含。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為母親報仇”則體現出人性的光輝,蘊含著一個兒子對母親深深的愛,具備自然法則的合理性。這是法官在量刑中應當酌情減輕的因素。

而一般的報復殺人只是簡單的逞強鬥狠,是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也不具備減輕處罰的因素。

全天下都知道張扣扣是為了給他的母親報仇而殺掉仇人,張扣扣在二審庭審中也對檢察機關的這種錯誤指控進行了有力的批駁。對如此清楚的事實,我們不明白二審法院為什麼還是將“為母親報仇”認定成“報復殺人”。

四、二審法院認定張扣扣為母報仇“動機卑劣”與中華傳統價值觀嚴重衝突;認定其

“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極大”嚴重與事實不符。

“殺父殺母之仇,不共戴天”,是中華傳統價值觀。何況張扣扣13歲親眼目睹其母親被

仇人所殺,身體被解剖,內心何其悲痛?對殺母仇人何其仇恨?

從這個角度講,即使為母報仇有錯,也不能認定為母報仇是“動機卑劣”,因為這種動機是基於每個人對自己母親天然的深深的愛。二審法院的這種錯誤認定,無疑是將每個人對母親的愛戴認定為“卑劣”,這種認定嚴重違背中華傳統價值觀,也違背了基本的人性。

同樣,我們無法理解二審法院認定張扣扣“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極大”依據是什麼?他只不過是親手殺死了當年殺害他們母親的仇人而已,在能夠加害他人的情況下並沒有加害於任何人。通過多家媒體的採訪,我們都可以得知張扣扣平常是一個為人非常友善的人,哪來的“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極大”呢?

五、二審法院應從人性的角度出發,充分考慮張扣扣在母親被殺時和被殺後所遭受的精神痛苦。即使張扣扣精神正常,也應當考慮張扣扣所經歷的不公,結合自首等原因可以減輕處罰。

現在二審法院判決主要的落腳點是張扣扣殺死了三人,對張扣扣進行全面無情的譴責。但對張扣扣所遭受的精神痛苦沒有給予絲毫考慮,對張扣扣殺人的原因也僅以“事出有因”四個字進行簡單的概括,連“為母報仇”四字都不願提及,顯示了二審法院對張扣扣的冷漠和無情,對張扣扣毫無體恤之情。從這個角度看,二審法院判決也是極其不公正的。公正的判決應當既要考慮他行為的危害性,也要考慮他行為的深刻原因和人性關,。何況張扣扣本身還有自首的情節。

6、民意調查顯示90%以上的民眾都強烈反對判處張扣扣死刑立即執行。

無論是我們在Twitter上做的民意投票,還是微信上其他人做的投票,均已顯示90%以上的民眾反對判處張扣扣死刑立即執行。雖然民意不是最終的法律,但無論是根據西方的法律契約論,還是中國的統治階級意志論,90%以上的民意已經具有了普遍的代表性,經過立法程序就能成為法律。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對於90%的民意,我們強烈要求周強院長能夠在死刑複核中能夠充分尊重,不要漠視,更不要強行與90%以上的民眾為敵。

綜上六點,我們強烈呼籲周強院長刀下留人,並對96年張扣扣母親被殺一案指定再審,

對張扣扣進行精神鑒定,在確保程序正義的前提下,給張扣扣一個公正的判決!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周強院長

聯署律師:陳光誠、劉士輝

李潤初、盧偉華

2019年4月30日

附件:圖片(2)英語翻譯內容,呼籲國際社會關注赦免張扣扣死刑

[緊急呼籲採取行動]對於世界上所有正義的人,我們需要你的聲音,你的力量和你的祈禱。請加入我們,以挽救一個勇敢的中國年輕人的生命,他的名字叫張扣扣。當他13歲的時候,他親眼目睹了他母親在一個中國共產黨暴徒家庭手中的可怕死亡。不公正,腐敗的中國法律制度“從來沒有為他母親的死亡帶來正義。經過幾十年的挫折和完全失去對中國司法系統的信任,他通過殺害謀殺她的男人來報復他的母親的死亡。現在,腐爛的中國人”合法系統“將他判處死刑,完全無視公眾強烈要求寬大處理。在中國鐵腕下,中國人民無能為力;在中國大火牆內,中國人民無聲無息。因此,我們需要國際社會的壓力遲到,在中國政權的屠夫斧頭落在張扣扣的脖子上之前。“我不是瘋了,我對社會沒有仇恨,作為一個兒子,我別無選擇,只能報復我母親的死亡。”張在法庭上說請這是華裔美國人對世界的絕望呼喚,請幫助張扣扣;請幫助人道;我們的集體聲音將導致海嘯改變他的死刑判決。張扣扣是受害者失敗的中國法律制度。張扣扣的行動是對基督山伯爵的展示,他的生死證明了正義。在張的死亡中,數百萬中國人的心將與他同死。中國血腥的人權屠殺將增加另一個新鮮的深疤。世界不再那麼遙遠,我們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聯繫在一起。生活是脆弱的,眨眼間來去匆匆。心碎了,我們把張扣扣的痛苦流了出來。請伸出雙手,將那個年輕人從死亡的邊緣拉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巴黎動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