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西安事變前楊虎城和中共合作內幕

王世英趕赴蘇區以後,向毛澤東周恩來等人彙報情況。毛周非常高興,稱汪鋒,南漢宸,王世英是高福源一樣的敲門人,都是大功臣。後來在4月王世英再次被派往西安跟楊虎城確定了細節問題,此時周恩來李克農已經在延安跟張學良正式談判了。由此十七路軍直到西安事變結束,再也沒有跟紅軍交火過。

王世英也是西安事變中一個非常關鍵的人物。因為他和南漢宸等人在延安聯名反對毛澤東和江青結婚(江青原是王世英部下),被江青痛恨。後王世英和南漢宸都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在申伯純趕赴天津的時候,突然又出了一件大事。

1935年11月下旬,楊虎城控制的陝甘接壤處的長武縣縣郊出現了一個中年人。這個人身強體壯,一身陝北土商人的打扮。身穿一件破舊的青布大棉襖,頭戴氈帽,腰間系著一條布腰帶,肩上還背着一個陝北商人常背的捎馬子(搭在肩頭的一種布包),放着賬簿算盤,手裡還拄着一支木棍。這個商人打扮的人由一個當地老鄉領着,在大道上趕路,卻意外的遇到兩個長武縣的民團便衣。長武縣接近甘肅,而甘肅這一帶有紅軍活動,所以民團一般設有土特務,負責檢查來往旅客。這些土特務把這個當做有油水的差事,經常藉此敲詐客商。

兩個土特務立馬叫喊着迎了上去,商人看到這種情況也沒有躲避。兩個特務走到商人身邊,隨即問他:哪兒來的?幹什麼的?商人用陝西藍田腔的陝西話從容不迫的回答:甘肅來的,做皮毛生意。

年紀較大的特務幹了幾十年,是個老油子。他仔細看了看這個商人,樣子倒是標準陝北商人的派頭,也沒什麼特別的,還是敲點竹杠就算了,於是向年紀小的特務使了個顏色。

那個特務立即說:我們是長武縣的便衣,打開你的行李,我們要檢查。商人明顯猶豫了一下:長官,我們小商人出門在外的,賺點錢不容易,關照關照。隨即兩塊銀元從商人手中塞到那個年輕特務手中。

年紀大的特務看到塞了兩塊銀元,很滿意,正準備帶着另外一個特務走路。誰知道那個年輕的特務比老的還貪心,他看一下就給了兩塊銀元,知道是個有錢商人,想再多敲詐一點:我說了,打開包袱,我們要檢查。

商人愣了愣,傍邊帶路的老鄉說:長官,這就算了吧,與人方便自己方便嘛。那個年輕特務大怒,拔出駁殼槍說:方便不方便還輪不到你教我們,馬上打開包袱,不然開槍了。

年長的特務一把搶過馬褡子,一陣搜索,搜出了100多塊銀元,全部裝到自己腰包裏面。年輕的特務繼續搜索,突然搜出三封信件,其中一份上面寫着:楊主任親啟!

兩個特務大吃一驚: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有給楊主任的信?商人沉穩的說:實不相瞞,我是楊主任部下,來長武縣是有公務的。

兩個民團特務頓時不敢造次,放了吧,到口的肥肉丟了太可惜,抓吧,萬一真是楊主任的人,他們不是用木棒捅老虎鼻子。兩個人商量了一番,決定將這兩個人先送到長武縣政府去,讓上級處理。

年長的特務說:先生,我們得罪了,但現在匪情嚴重,我們還是去縣政府說個清楚,你看行不行?商人說:進城是沒有問題,你們縣長是不是還是黨伯弧?年長特務說:是的,黨縣長還在長武。

商人又問:長武縣有沒有中央軍的人?年長特務說:有幾個軍統特務在城門口負責檢查。商人說:我有特別任務,不能讓中央軍的特務知道,我寫份親筆信給黨伯弧,讓他到這裡來跟我見面。

兩個特務看到這種場面更是屁滾尿流,猜想這個可能是楊虎城主任的什麼親戚,他們讓一個特務去送信,另一個留下來殷勤招待。

長武縣縣長黨伯弧當時正在吃午飯,但看到這份親筆信的時候,頓時大吃一驚,險些從椅子上翻倒下來。寫這封信的這個人就是黨伯弧之前的上級,中共陝北劉志丹二十六軍的政委,負責在十七路軍地下情報工作的汪鋒。

黨伯弧以前曾經入過共青團,受汪鋒的領導。他知道汪鋒是個重要角色,是劉志丹的左右手,現在到長武縣來,肯定是帶着任務的。

黨伯弧趕忙趕到郊外,見到了商人打扮的汪鋒。汪鋒開門見山的說:約你出來是因為縣城裡面有中央軍特務,我怕進城就被他們知道了。我此行目的是去見楊主任,請你趕快安排。

黨伯弧知道汪鋒肯定是個使者,他將汪安排在自己的縣政府裏面睡了一晚,第二天就用一輛卡車秘密送到西安。由於陝西土匪和軍統特務都很多,黨伯弧怕不安全,還特地派了長武縣的保安大隊長帶着四個全副武裝的士兵隨車同行。

汪鋒是原來是劉志丹對十七路軍做地下工作的負責人,對十七路軍了如指掌。毛澤東在中央紅軍到達陝北以後,就開始試圖聯繫十七路軍停戰。在仔細思考以後,還是認為汪鋒做使者最為合適。因為汪鋒在十七路軍做地下工作時間最長,認識包括楊虎城在內的很多高層,容易跟他們打交道。

毛澤東找到汪鋒,交給他三封親筆信,分別寫給楊虎城,杜斌丞和鄧寶珊,讓其去西安設法聯繫到楊虎城,達成雙方停火合作的協議。汪鋒接到命令以後,隨即化裝,準備先從長武進入陝西,然後從大道步行趕赴西安,走路的人不容易被盤查,這是最安全的方法。只要到了西安,汪鋒就馬上去找自己親共的老朋友,楊虎城的軍師杜斌丞,由他安排去見楊本人。

沒想到剛到長武縣就意外的被民團土特務攔住勒索,險些穿幫。但這一來反而因禍得福,省去了很多麻煩,得以用最直接的辦法見到楊虎城。

汪鋒到了西安以後,被黨伯弧的人送到楊虎城的心腹,也是負責情報工作的軍法處處長張依中處。張依中也是一個親共的人士,和汪鋒也是老熟人了。汪當即表示這次來是帶着毛澤東的親筆信想和楊主任面談合作的事情,並且將毛澤東的親筆信交給張依中。張依中趕忙將信交給楊虎城,楊虎城當時正派申伯純去天津聯繫南漢宸,沒想到突然出現這麼一個事情。

接到信以後,楊非常高興,因為南漢宸畢竟只是中共北方局的一員,而北方局是陝北中共中央的下屬機構。如果汪鋒是真的使者,和他交往就等於直接跟中共中央談判。

楊虎城和衝動的張學良不同,他做事一向老練沉穩。楊覺得雖然毛澤東派人來的可能性很大,但也不能排除這是軍統戴笠設的一個陷阱,派出特務汪鋒來試探楊虎城是否會投共。話雖如此,機不可失,跟汪鋒見面還是要見的。

他命令張依中好好招待汪鋒,但為了掩人耳目,暫時還是在軍法處看守所關押,不要隨便釋放。張依中隨即把汪鋒安排在軍法處看守所中最好的一間單身牢房(為受到內部紀律處分的十七路軍高級軍官專門設置的牢房),好酒好肉養着,但不允許汪鋒離開看守所一步。

期間,楊虎城派軍師杜斌丞來看守所查查汪鋒底細。杜本人是個很親共的人,他和汪鋒談了好久,也介紹了一些楊虎城現在的想法。杜告訴汪鋒,楊虎城現在其實迫切想和紅軍停戰合作,但由於歷史原因,楊虎城認為紅軍不守信義過於兇狠,所以顧慮很多,怕被紅軍欺騙利用。杜給了汪鋒很多建議,包括楊虎城可能問的問題。

期間楊虎城的機要秘書,也是心腹的王菊人(共產黨員)曾經會見過汪鋒,但是雙方沒有談什麼深入的東西。稍後,張依中在一個晚上乘夜色將汪鋒送到新城大樓,楊虎城已經等在這裡。

為了保密,當時僅有汪鋒和楊虎城兩人面談。汪鋒跟楊虎城說了一些客氣話,然後切入整體,表示紅軍願意和十七路軍合作。楊虎城就立即問了汪鋒三個問題:

川陝地區的紅四方面軍曾經跟我們達成和平協議,為什麼還要違背協議突然進攻駐紮在漢中的十七路軍孫蔚如部?這是不是背信棄義?我部很多人因此對紅軍不滿。

紅二十五軍俘虜我們警備三旅旅長張漢民明明是共產黨員,之前蔣介石下令將其逮捕,中統陳立夫甚至親自來跟我談過。我以人才難得為名,拚死保護了他,結果卻被紅軍俘虜後殺死了?之前張漢民已經表明了身份。為什麼共產黨對自己人這麼兇狠?

共產黨主張聯合一切力量抗日的主張很好,但具體怎麼幫助東北軍和西北軍?

這些其實都是楊虎城在試探中共政策。

汪鋒做了這麼多年地下工作,也是老江湖了,他一一回答:

違背協議打孫蔚如,主要是紅四方面軍被胡宗南部在川北封鎖,需要調動他們出來,這樣才能度過嘉陵江。楊將軍是個明白人,知道軍事上只能這麼做。

張漢民被殺完全是誤會,是戰爭時期難免的失誤,也是我們紅軍的慘重損失,我們已經追封他為烈士。

八一宣言中說的很清楚,我們第一步要保證互不進攻,其他的可以以後再談。

楊虎城對汪鋒的回答表示滿意,也願意達成雙方停火的協議。但楊終究不知道汪鋒的底細,不能輕信,讓汪鋒先住下來,等他們討論後再做決定。就在此時,申伯純在12月帶着南漢宸的親筆信回到西安。這是南漢宸的上級北方局高層討論的結果,一共包括六點:

1、在聯合抗日原則下,雙方停戰合作。

2、在現有防區內,互不侵犯,必要時候可以打假仗,互為進退。

3、雙方互派代表,互通情報。

4、楊虎城方在可能條件下掩護紅軍人員來往交通進出蘇區。

5、楊虎城方幫助紅軍購買通訊器材,藥品和其他物資。

6、雙方在適當地點,建立秘密交通站,以加強聯絡和便於來往交通。

申伯純把內容說給楊虎城聽。楊虎城表面不動聲色,其實心裏非常高興,如果這六條實現,至少可以保證十七路軍不用再和紅軍戰鬥,白白的消耗自己的力量。同時他讓申伯純向南漢宸查一下汪鋒的底細,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毛澤東派來的。

申伯純再次風塵僕僕的趕往天津,找到南。南漢宸考慮了一下,還是派一個共產黨員跟楊虎城面談比較好。南漢宸自己雖然很想回西安,但他是軍統和中統長期盯住的目標,只要一動就很可能被抓住。他找到自己的老戰友,中共北方局情報部部長王世英,讓他回到西安跟楊虎城面談。王世英是老資格的共產黨員,山西省洪洞縣人,黃埔四期生,做了近10年地下工作,經驗比張學良身邊的劉鼎還要豐富。王世英以前也在十七路軍搞地下工作,對楊虎城等人很熟悉。

王世英在2月到達西安,此時楊虎城情況更加嚴峻,紅軍已經開始準備東征。楊虎城知道閻錫山不是對手,肯定會向中央軍求援。一旦中央軍幾十萬大軍進入山西,整個西北形勢就會大變,楊虎城控制的陝南是西北的核心省份,自然是首當其衝倒霉的。

王世英到了西安以後,楊虎城也是很謹慎的接待了他,

楊虎城首先讓秘書王菊人把把王世英帶到九府街的楊公館,將王世英安排在一個小房間裏面,並且反鎖上門。楊虎城後一步到楊公館,他把侍衛和親隨支開,從王菊人處拿到了鑰匙,然後秘密會接了王世英。王除了把汪鋒的一套說了以外,還站在楊虎城立場上提出三點建議

1、和紅軍停戰,保存自己實力。

2、和東北軍合作,解決目前燃眉之急

3、和西北其他反蔣實力合作。

楊虎城表示這些他都知道,也願意去做。但楊也說了他的難處,他的部下思想不一致,真正可以信賴的只有孫蔚如一人,而且中央軍在陝南附近有數萬軍隊,一旦來硬的,打垮他很容易,是惹不起的。所以現在楊虎城不能破釜沉舟,只能一步步來。

在和王世英詳細討論以後,楊虎城提出五點意見,他同意和紅軍停戰保持和平,同意提供交通運輸,同意設立秘密電台聯繫,但楊虎城提出,紅軍必須第一不能策劃他的部隊嘩變,第二必須不再派汪鋒一樣的特使隨便來找他,因為一旦穿幫後果就極為嚴重。第三讓紅軍盡量搞好和陝北榆林軍閥井岳秀的關係,為將來打通和蘇聯的通道服務。

最後王世英表示汪鋒確實是他們同志,同時表示要去陝北見毛澤東彙報情況。楊虎城表示沒有問題,隨後他再次反鎖房門,將鑰匙交給王菊人。王菊人隨後送王世英回到秘密住所。

此時汪鋒在看守所里已經住了一個月,雖然食宿都非常好,但心急如焚。

楊虎城從看守所中請出汪鋒,讓他跟王世英見面。接着楊虎城讓十七路軍特務二團團長閻揆要(中共地下黨員)秘密保護王,汪兩人趕赴陝北蘇區。楊虎城為了表示自己的誠心,還讓他們帶了一大批鋼筆,墨水到蘇區,當時蘇區非常缺乏文具。

王世英趕赴蘇區以後,向毛澤東周恩來等人彙報情況。毛周非常高興,稱汪鋒,南漢宸,王世英是高福源一樣的敲門人,都是大功臣。後來在4月王世英再次被派往西安跟楊虎城確定了細節問題,此時周恩來李克農已經在延安跟張學良正式談判了。

由此十七路軍直到西安事變結束,再也沒有跟紅軍交火過。

同時楊虎城命令愛將王勁哉旅長在富縣前線搞了一個所謂的軍隊合作社,給了一筆錢,還調撥了一輛卡車專用,實際負責給中共提供急需的物資和運送來往人員的。這輛卡車以十七路軍名義在陝西各處購買物資,然後運送到蘇區,包括大量的藥品,無線電台和一批槍械彈藥。當年重病的鄧小平就是靠這些運送的藥品保住性命的。

由此在1936年4月,東北軍和十七路軍幾乎同時和紅軍達成了和平協議,陝西的局勢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