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你們幹得好 李志確實行為不端

2019年2月22日,李志團隊發佈了一條聲明:由於李志的身體原因,我們決定取消即將開始的叄叄肆四川巡演。

就在這前一天,李志剛發微博說:

第三年叄叄肆,四五次發車,第四次下雨,獎破不破不重要,能不能出發不重要,走多遠也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划起來。

才一天時間,還沒划起來就倒下了。

看來他這身體確實不咋地。

結果,到了2019年4月3日,一家四川媒體在報道中寫道:四川叫停某行為不端知名聲樂演員23場次個人巡演

我用文科生的數學水平一數,李志的四川巡演正好2月,正好23場。

正好行為不端。

01

1999年5月8日,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美軍轟炸。還在東南大學上大二的李志聽到了,當即和朋友在校外整了一場演出,表示抗議。

李志啊李志,你說你一個學自動化專業的,應該把主要精力放在學習上,天天操什麼閑心呢?

為此,他們還印了一批傳單,到處散發。

這麼行為不端的事,當然回學校就是一頓批。

誰知道,李志不僅沒好好思過寫檢查,還在學期結束的時候,申請了退學。原因用他的話說就是:

那種糟糕的教育體制,真不是他媽人呆的。

李志,你知不知道,這話是會帶壞小朋友的。

哪怕你胸口紋着中國地圖也不行啊。你看你那肚子那麼大,長得就違規了。

退學後的李志四處流浪,去了一趟北京。

在北京時,他為了生存找酒吧唱歌掙錢,但沒人看得上。無奈之下,他又回到了南京。

他說北京是個糟粕之地,只有混子沒有搖滾。

在歌曲《青春》里,他表達了這種憤怒:

我的青春是一朵花

開在沒有日照的墳墓上

我的愛人也一朵花

螞蟻青蛙都喜歡她

帝國主義它茁壯的成長

(此處刪去8個字)

現在,這首歌因為歌詞不端,不讓唱了。

後來,李志還有很多歌也不能唱了。在申報演出的時候,就過不了。

比如《和你在一起》,歌詞‌‌“我願意為你死去‌‌”,帶了個‌‌“死‌‌”字。刪。

比如《天空之城》,歌詞唱道‌‌“愛情是生活的屁‌‌”,低俗。刪。

再比如《杭州》,裏面唱‌‌“掏出你左手的手槍右手的菜刀中間的兇器‌‌”,危險分子。刪。

至於像《人民不需要自由》《青春》《廣場》等歌曲,那就更不用提了。

除了寫歌,李志還寫書,書名就叫:《NMB——一個現實主義者的理想世界》。

他在序言中寫:

這本書是一個總結,是對我整個世界的表達。一百個你之中有幾個明白不重要,可是這麼一些就說明我在說謊了,不是嗎。那麼,還是說一句NMB吧。

不要以為縮寫就高級了。

前兩天,潮牌MLGB(My life is getting better)因涉嫌低俗,在創立9年後被工商局宣告商標無效。

它的創立者,一個叫李晨,一個叫潘瑋柏。

瞧瞧,連李晨都低俗了。

李志,你還敢說你不是行為不端?

02

2010年,李志去瑞典看了場萊昂納多·科恩的演出。

他看着台上70歲的科恩,唱歌唱得全情投入,激動時直接單膝跪下,仿若神靈。

他覺得,這才是一個音樂人對自己所愛的事情的虔誠,於是下決心要做一個認真的人。

回去後,他就認真地買了台打卡機,讓團隊所有的成員按時上班打卡。

包括他自己。

藝術家,要的就是自由,李志,你怎麼能用這種方式管理藝術家呢?

他還定下規矩,樂手遲到1分鐘,排練費減半,遲到3分鐘,排練費就沒了。

這簡直是跟整個音樂圈為敵。

在國內,獨立音樂圈有個潛規則,為了多賣幾張票,大家都會推遲演出時間。說好八點開始,八點半能開始就不錯了。

但是李志偏不。事前規定什麼時候開始,就什麼時候開始。

而且,他從來不贈票。

演出前,幾個朋友來跟李志吃飯,他們都自己買演出票。吃完飯回現場,李志自己走樂手通道,讓他們去排隊檢票。他連加塞的權利都不給。

他說:除了崔健和羅大佑,沒人可以無票進他的演唱會。

還特意強調,新華社記者也不行。

真是不想好了。

也是在2010年,李志在蝦米網下載自己的歌時,發現一首歌要掏8毛錢,但是蝦米並沒有找他授權,也沒給分成。

李志怒了,找了一群音樂人公開抗議,炮轟蝦米網,要下架作品並道歉,就算他跟蝦米網的老總是朋友,那也不行。

結果,在他這群人的倒逼中,蝦米網開始了簽約授權之路,費勁巴拉去找一個個音樂人,一個一個簽約,一個一個給錢。

李志,你這是典型的殺熟啊。

一次巡演上,有歌迷虔誠地說:等自己死了,要把李志的《天空之城》作為葬禮上的葬樂播放。

沒想到李志竟然回復:

到時請務必與我們聯繫,獲得版權。

每一年的南京跨年演唱會,李志都有操不完的閑心。

他絞盡腦汁,琢磨各種打擊黃牛的辦法。他覺得黃牛加價,那些最窮的人就被剝奪了來看演唱會的機會。這對他們不公平。

有人責問他,你為什麼不提高票價?僅僅是為了照顧窮人,體現公平嗎?排除不正當因素的話,富人不是更勤奮嗎?

他說:

我的祖祖輩輩都是農民,我一直窮困潦倒。我更願意和善良的底層人民在一起。

真是其心可誅。

李志,你還敢說你不是行為不端?

03

2016年5月,李志發了一條微博:

2004年,我26歲,做了第一張小樣。一轉眼12年過去了,一個小輪迴。回頭想想,還算沒太過虛度韶華。

我想再用12年,在全國334個地級市做334場演出:普及現場音樂。讓更多人聽到、看到、參與到現代音樂中來。

2028年就50歲了,我想試一試。

關於這個叫‌‌“叄叄肆‌‌”的計劃,他說,因為中國絕大部分的中小城市裡的人,都很難看到Live的現場音樂。

幼稚如李志,他還舉了個數據,說中國有一半人還沒有上網接觸過現場音樂,他想要影響和改變的就是這些人。

用他前經紀人大肚遲老師的話說:

很有可能租好的場地,可能公安突然來說不能用;可能到了發現電壓不夠,沒法演出;還有談好合作的主辦方突然跑路的。

再加上,live house雖說賣演出門票,但最賺錢的項目是酒水收入。在小地方的酒吧辦演出,往往喝酒的人和聽歌的人口味難調。

為了解決更高的不確定性,就要砸出更多的錢。情懷嘛,不能當飯吃。

最終,在李志的朋友贊助了巡演所有的音響設備、箱式卡車和大巴小巴車後,巡演才勉強把收支控制到了平衡。

李志給自己的人生規劃是:

在音樂行業中做到50歲,也就是叄叄肆結束的那一年,然後從政1015年,在6065歲的年紀參政。

結果我們都看到了。

叄叄肆剛跑了安徽、陝西、寧夏、雲南、山東五個省、64個城市,到四川就被叫停了。

334-64=270。叄叄肆,以後只能改名叫貳柒零了。

如果它還能活下去的話。

怪不得,當初他放出要從政的消息,有網友說:

哥要是去從政,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山河路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