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亞洲國家大選現新模式 對中共一帶一路則是壞消息

兩年前,印度尼西亞總統維多多(Joko Widodo)還在慶祝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而現在,正在尋求大選連任的他似乎正有意與中共保持距離,並淡化中資項目在印尼的重要性。圖為維多多。

兩年前,印度尼西亞總統維多多(Joko Widodo,又譯佐科威)還在慶祝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而現在,正在尋求大選連任的他似乎正有意與中共保持距離,並淡化中資項目在印尼的重要性。

CNN報導,這是在東南亞及其它地區的大選新出現的一種模式。中共的“一帶一路”投資以及參選人與中共的關係成為了各國尷尬的選舉議題,而這種模式的出現對北京來說,則是個壞消息。

為獲選民信任維多多淡化與中共關係

CNN在文中以4月17日即將舉行大選的印尼以及去年舉行過大選的馬來西亞和馬爾代夫,這三國為例來說明在亞洲國家大選中新出現的模式。這三個國家的當權者都在大選時尋求連任,而他們與中共簽下的“一帶一路”項目以及與中共的關係,在大選期間成為批評焦點。

印尼總統維多多(又稱佐科威)的陣營日前之所以試圖與中共保持距離,也正是因為維多多與北京的關係成為了競選對手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對他批評的一個關鍵話題。

“如果人們認為維多多總統特別偏愛中資項目,那是不正確的,”維多多的發言人Ace Hasan Syadzily表示。

在維多多執政下,印尼加入了由中共領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以及中共的“一帶一路”。然而,“一帶一路”倡議自去年以來受到越來越多的批評,外界聲稱這項計劃讓貧窮國家背負無法負擔的債務,且相關項目對北京的好處超出對合作國家的益處。

在今年1月,維多多的競爭對手普拉伯沃呼應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的舉措,誓言要與北京達成“更好的協議”,並要審查印尼政府與中共的貿易政策。普拉伯沃質疑維多多對印尼的忠誠度,並稱中共的投資必須使印尼受益才行。

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的分析師安維塔·巴蘇(Anwita Basu)表示,“在(印尼)競選期間,反中(中共)論調一再高漲。”

北京為印尼的主要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融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連接雅加達和西爪哇省(West Java)首府萬隆市(Bandung)的60億美元高速鐵路。

按計劃,該項目將於明年完成。但其帶來了一些指責聲,稱項目預算超值、計劃不周和施工延誤等。即使支持中國在印尼投資的人士也紛紛反對這個項目。

印尼投資協調署主席托馬斯·倫旺(Thomas Lembong)在本月早些時候對彭博新聞表示,印尼高鐵體現出“一帶一路”的所有問題。

“這(高鐵項目)是不公開和不透明的,即使我們的內閣成員也無法獲取數據和信息。”倫旺說,這個項目深陷困擾,並對該項目缺乏財務信息或盡職調查感到遺憾。

馬來西亞和馬爾代夫大選產生對中共強硬元首

CNN報導,近期的亞洲國家大選記錄顯示,北京幾乎已經得意不起來了。比如,在馬來西亞去年舉行的大選中,中共的投資及其在該國的影響力成為競選總統的焦點議題之一。

馬國大選期間尋求連任的、親中共的時任總理納吉(Najib Razak)與中共達成的一系列項目遭到反對派領袖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的譴責。馬哈蒂爾表示,若自己當選,將徹查該國的中國資本。最終,馬哈蒂爾以92歲高齡贏得了馬來西亞大選。

馬哈蒂爾在上任後,叫停了納吉先前與中共達成的多個“一帶一路”項目。他還表示,之前的合同條款對馬來西亞的經濟十分有害,他的政府在與中方重新談判。

“我們從中國(共)借錢支付建設費用,這筆建設費用卻不流入馬來西亞,而是支付給中國企業,這是個奇怪的合同,”馬哈蒂爾說。

同樣在去年舉行的馬爾代夫大選期間,尋求連任的時任總統阿卜杜拉·亞明(Abdulla Yameen)與中共的密切關係同樣成為被關注的競選焦點之一。

亞明在執政時大舉向中共舉債,在當地大興土木,被質疑將把該國帶入債務陷阱,且舉債興建的設施,最終也將因還不起貸款而落入中共手中。馬爾代夫前總統納希德(Mohamed Nasheed)指責亞明允許中共在該國“搶地”,並說該國最快2019年就會被中共全面掌控。

索利(Ibrahim Mohamed Solih)所領導的反對派在大選期間指責亞明在其五年任期中讓這個處於戰略要地的島國與中共的關係更緊密,令傳統民主盟友的利益受損。索利最終在去年大選中獲勝。他在宣誓就職時,指國庫遭到“搶劫”,痛批前朝向中共舉債投資基礎建設。索利領導的新政府稱要結束“中國(共)的殖民主義,並要與北京重新談判貸款。

其他國家,如緬甸出於對債務和可持續性的擔憂,已經縮減了“一帶一路”項目。巴基斯坦新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去年8月上任後,重新評估前政府與中共簽署的“一帶一路”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CPEC)。他在縮減CPEC規模的同時,還叫停了一些項目。

亞洲小國斯里蘭卡的例子已經引發了該地區國家的警覺。斯國因無法償還中共債務,在2017年底不得不將該國南部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深水港(Hambantota)及周邊15,000英畝土地轉租給中國,租期為99年。

除了亞洲國家外,一些非洲國家如肯雅,由於無法支付和“一帶一路”項目相關的債務,蒙巴薩(Mombasa)一個關鍵港口面臨落入中共手中的風險。作為初始融資協議的一個條件,肯雅政府同意蒙巴薩的戰略港不會享有國家豁免權,也就是說,如果肯雅沒有償還中共的債務,就得允許提供貸款的中共佔有該港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