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保華:共諜的批文與韓國瑜的訂單

根據中英協議,中國每天放150人來香港,名單由中國決定,這裡面當然有中共直接指派的各式間諜。其實在1984年正式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前就已經有了,後來更是大批湧入。我有許多中國朋友,他們發現以前在中國的同事怎麼移居到香港來了?因為依照規定,這150人是來香港與家人團聚的,可這些人在香港並無親屬,當時所謂的「海外關係」,他們憑的是什麼?

韓國瑜訪問香港、澳門與中國其他城市,拿回52億元的協議書或意向書,還不是真正的買賣合同,就吹噓他的“貨出去”,並且就賣國問題進行詭辯。他不敢回應進入中聯辦等於承認“一國兩制”的實質問題,而是臨時編造所謂偷進總統府睡覺偷磚的低劣無厘頭話題來轉移焦點,顯見其語無倫次的窘境。他的市議會夥伴議長許昆源則以語言暴力與議長的濫權禁止市議員的質詢,完全違背民主國家三權分立的原則與中華民國五權憲法。可見這幫無法無天之徒為了賣國已經多麼的不擇手段!

香港《成報》評論韓國瑜拿到的訂單都是中共一手提供的,例如透過國企,這話一點不假,如果韓國瑜沒有踏進中聯辦,他就別想拿到這些訂單,所以只要訂單是在這場戲快要閉幕時才拿到的獎賞,那就是中共已經達到了它的政治目的,才給他訂單。但因為不是合同,按照毛澤東以前的說法,任何協議都還只是“紙上的東西”,因此韓國瑜還要經過“留校察看”階段,才能決定訂單是否能夠兌現,這包括他能否當選“特首”,所以是否參選已經不是他一個人所能夠決定的。

拿國家主權換經濟訂單

因此也就是說,這是一場以經濟利益換取政治利益的交易。韓國瑜拿到經濟訂單,要出賣的就是台灣的國家主權。所以韓國瑜肯定不會批判中共與一國兩制,否則訂單立即失去,他也就變回政治光棍了。

《成報》是中資媒體,老闆與習近平鬧翻,所以敢這樣說,因為是中資,自然了解中資的運行及其與國家的關係,因此從韓國瑜的訂單,也讓我寫出1980年代以後大批混進香港的共諜的若干內幕。

根據中英協議,中國每天放150人來香港,名單由中國決定,這裡面當然有中共直接指派的各式間諜。其實在1984年正式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前就已經有了,後來更是大批湧入。我有許多中國朋友,他們發現以前在中國的同事怎麼移居到香港來了?因為依照規定,這150人是來香港與家人團聚的,可這些人在香港並無親屬,當時所謂的“海外關係”,他們憑的是什麼?

經過了解,大致有兩種情況。一種本來就是情資系統編製內的人員,他們來了香港,自然根據組織安排進入不同機構;另一種是比較靈活的,只要單位認為他可靠,而本人願意來香港,並且有生存能力的,就給他“批文”,來香港做生意,長期潛伏,然後在必要時隨時聽取祖國的召喚,為國效忠。這也就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什麼是“批文”,現在很多人不知道它是什麼玩意。這要回顧1980年代中國剛剛開始改革開放,要從計劃體制轉向市場體制時,出現過多年的價格雙軌制。計劃體制的商品是價格低廉的官價,市場價格就要與外國的價格接軌,一般都高出許多。所謂批文就是批給你官方的價格,然後你就可以以市場價格對外出售,賺取其中的差價。當時中國經濟低迷,能源消耗不多,而當時國際原油價格飆漲,帶動煤炭價格也上漲,煤就成為中國的熱門出口商品。許多官二代憑藉各種關係獲得批文發大財。這個批文也拿來給潛來香港的共諜。當局給他一張批文,他帶了批文來香港,找到買家後,賺的錢就作為在香港定居的安家費與做生意的資金,從此就以中資面目在香港活動,平時表現當然要愛國,需要偽裝的話就罵共產黨兩句來掩蓋身份,關鍵時候還要承擔更重要的任務。

韓國瑜不是一般商人,他的訂單價值比較高。拿到這個“批文”後,就要在台灣為中共效勞了。然後再根據其效勞程度決定其“批文”是否兌現,以及後續還要不要繼續給他。

當然,拿到中共類似批文的不止韓國瑜,大大小小應該還不少,他們不如韓國瑜這樣高調,尤其在馬英九開門揖盜以後。清除這些白蟻與蛀蟲是台灣國安非常艱巨的工作。

韓國瑜吞下這則批文,就像接觸毒品一樣,以後要引鴆止渴了。韓很有喝酒的經驗,酒精上癮與中毒後也很難脫身。這些都要靠強制力量才能戒掉。從愛護韓國瑜出發,請他自重,最好退貨,至少不要再沉淪下去而無以自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