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楊喜慧: 柯文哲的「天助自助者」美國人懂

柯文哲訪美,和前AIT處長包道格會面。(作者提供)

柯文哲市長充分展現身為“醫生”的思維。身為一位醫生,他的使命就是要“救活”病患,所以“生存”的信念才是最重要的。他的兩岸、台美也是圍繞這核心概念而來。

台灣能生存是最大命題。而談到如何生存,首先必須具備對於不同環境的適應力,以及針對變化的應變能力。如果談到兩岸只着重意識形態,反而會失去彈性,失去應變的空間,並不是身為醫生的他所關切的,所以他才會一直重複統獨是假議題。

再來,根據生物學的命題,要生存還要強化“物種特殊性”。如同水族箱里,不同的物種共同相處在同一空間,反而相安無事,各自生活,維持一種平衡的關係。但是同物種生活在同一空間,反而彼此“競爭性”,鬥爭更為強烈。所以,台灣應該要強化與中國的“分別性”,如果彼此漸趨同,只是台灣被中國“吸收”而已。所以,捍衛台灣的自由民主價值是生存的重要課題。

關於大家最擔心,如果中國出兵台灣的恐懼,台灣如果要生存下來,能做的是,盡一切最大可能讓中國“猶豫”去武統台灣。他認知到,一小國要生存,是必須讓敵對的一方,“充分體認”到如果攻擊,“傷敵一千,自損八百”讓對方知道傷害是雙方面的,結局是“兩敗俱傷”。維持住這樣“恐怖平衡”,才是台灣的重點。所以加強台灣自我防衛,以及更重要對付“不對稱戰爭”的能力才是生存的重點。

那麼美國的角色呢?在這裡分兩部分,第一,美國在台灣人民的存在感“薄弱”,台灣的媒體生態可以感覺到中國“實質”介入,那是看得到,感覺的到的。但是美國的存在,在台灣人的感覺卻非常“飄渺”,這會造成台灣人民意志的動搖(shake the will),當然就往中國漸漸靠過了。所以他建議美方,如果要“維持現狀”,應該要想辦法增加在台灣人民心中的存在感,以牽制這股拉力。

第二,柯文哲認知到“天助自助者”。台灣要生存,除了自己,還有美國的幫忙。但是在這裡,美國只是援助的角色,兩岸問題並不是理所當然是美國的義務,台灣自己的依賴心不能太強,事事都靠美國撐腰。柯文哲此務實的想法深得美方的“欣賞”。

目前看來,柯文哲由於醫學背景,在兩岸、台美領域有漸漸發展出自己的邏輯及論述的“雛形”。而美國對於柯文哲對於事物的“認知”,是持正面態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