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我拿什麼拯救你 賣保健品的老婆

妻子似乎已將這一套當作了信仰:書房裡有整本的日記,記錄著她的學習心得。比如:在這裡的一年,跟隨公司走出了國門,第一次拿到護照……讓我樹立了正確的人生觀,讓我幸福感十足……杜軍的妻子還在團隊的激勵下,考取了各種職業技能證書,這讓她信心大增,可這些證書在國家官方網站上都查不到。

杜軍妻子吃完的保健品空瓶

媒體曝出,北京一女子感冒發燒後不就醫,只喝一種叫如新g3的果汁,最終因肺部感染搶救無效死亡。涉事的果汁來源於有名的直銷企業——如新,而受害者正是如新的業務員。

3月18日晚,如新(中國)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就此事發表聲明稱,已成立專案小組採取調查措施,目前正積極與家屬溝通聯繫。

記者從受害者家屬處了解到,他們不認可這份聲明,對方也並未和他們溝通。在如新的官網上查到,如新在湖州有一個生產基地——如新華茂保健品生產基地(湖州),涉事的果汁正是這裡生產的。

記者還了解到,如新在浙江的分支機構位於杭州凱旋路上,這是一家位於路邊的門店,門牌上藍底白字:如新生活形象店。在店內的產品展示區,g3活能混合果汁飲料也赫然在列,旁邊卡片上寫着‌‌“保健品不等於藥物‌‌”。

我拿什麼拯救你,賣保健品的老婆

‌‌“女子感冒不就醫光喝如新果汁離世‌‌”的新聞,杜軍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凡是和保健品有關的消息,他總是第一時間關注到。

‌‌“她和我老婆太像了,她們都是病人。‌‌”杜軍說。

成都人陳傑因為父母深受保健品之害,成立了一個公司,專門幫助像他一樣無助的受害者家人。杜軍因為對妻子無計可施,找到陳傑。

一年前,杜軍的妻子開始買保健品自己吃,之後開始賣,夫妻從此反目。

杜軍想把妻子從保健品裡頭拉出來,但又沒什麼好辦法,‌‌“保健品把我的家拆了,我怎麼做都拉不回她。‌‌”

早上起來先吃一大把維生素

杜軍的妻子每天早上起床,先吃10多種維生素片,補鋅補鈣補鐵、磷脂、海藻,以及蛋白粉,不吃早餐。

‌‌“滿滿一大把。‌‌”每次看妻子一口吞下,杜軍都覺得說不出的怪異,‌‌“這些藥片到底是什麼?吃這麼多不會有事吧。‌‌”

從妻子將保健品帶回家,杜軍就一直有這樣的疑問。

杜軍42歲,妻子比他小3歲。兩人生活在北方一個城市,有個女兒,有車有房。杜軍是做實業的,有自己的公司,效益還行。這個生活富足的家庭,從杜軍的妻子接觸保健品後,開始分崩離析。

杜軍和妻子結婚近10年,妻子是全職太太。2017年,杜軍和妻子因為瑣事吵了一架,妻子一氣之下回了娘家。

‌‌“再回來時,人就變了。‌‌”杜軍至今也沒弄明白,妻子消失的那一周做了什麼,‌‌“我推測,她肯定是被朋友帶去參加那個保健品的學習去了。‌‌”

妻子回來後,就整箱整箱往家帶保健品。這是一個獲得直銷牌照的保健品,有外商投資背景。但在商務部直銷網站上查詢,它的直銷區域並不包括杜軍生活的城市。

杜軍家的客廳寬敞明亮,視線極好,透過窗戶可以看到整個城區。客廳角落處,堆着四五個紙箱,有半人高,有些空的,有些裏面裝着一瓶瓶的保健品,各種維生素、益生菌、蛋白粉……紙箱旁邊則是兩個大大的塑料袋,裝的是保健品的空瓶子,‌‌“這都是她吃完的。‌‌”

妻子的微信把丈夫屏蔽了

這些保健品說明上的功能五花八門:輔助保護化學性肝損傷、改善記憶、補充維生素C……吃了大半年後,妻子突然提出自己要銷售這種保健品,還說這是她的事業。

‌‌“說是一個月能收入3-5萬元。‌‌”做實業的杜軍苦笑,‌‌“我都不敢說我一個月能掙5萬。‌‌”

從自己買保健品到開始賣,這一年多時間內,杜軍估算妻子投入了20多萬元。賺了多少呢?‌‌“我偷偷看過她的銷售單,最多不過5000元。‌‌”杜軍給出一個數字,‌‌“她用家人的身份證去買產品,3000多元一個會員,她可以獲得積分。看着是她發展的會員,其實都是她自己出的錢。‌‌

不過,對杜軍來說,如今打水漂多少錢已不再重要,關鍵是妻子沉迷於其中,‌‌“被洗腦了,不要家不要孩子。‌‌”

杜軍描述妻子每天的生活:早上七八點出門,晚上8點回來,然後一頭鑽進書房,關上門學習、上課。

‌‌“周末也是這樣。孩子都不管了。女兒說媽媽好久沒有帶她去遊樂場了。‌‌”杜軍還記得以前,每個周末,她不是帶女兒去輔導班,就是陪着孩子去遊樂場或看電影。

妻子和杜軍逐漸形同陌路。杜軍只能通過朋友才知道她去了哪兒,在做什麼。最近,妻子的微信也屏蔽了他。杜軍徹底看不到妻子的動態。

2019年春節前的一天,杜軍做好晚飯,給妻子發消息,讓她回家吃飯。過了很久,妻子回復說,自己跟着團隊的人去外地團建了。

這個春節,妻子也沒在家過,和團隊一起去外地過年,‌‌“我和孩子算是被拋棄在家,就這麼過了個年。‌‌”

‌‌“誰說產品不好,她就翻臉。要麼就是和我冷戰,說我是她成功路上的攔路虎。‌‌”

他說:這就是一群騙子騙一群傻子

接觸保健品後,妻子不再回家做飯,杜軍負擔起照管孩子的任務。

早上把孩子送到學校後,他轉到菜場買菜,然後去公司處理事情,中午趕回家給孩子做午飯,之後再回公司。

‌‌“剛開始,手忙腳亂,也不知道每天做啥,後來索性搞個菜譜出來,每天照着做。‌‌”杜軍承認自己以前家務做得太少,孩子也主要靠妻子,現在的他做飯、洗衣、周末陪孩子複習功課。

杜軍開始發牢騷,‌‌“你說,我一個男的,現在做成這樣也可以了吧,還要我怎麼做呢。‌‌”

在杜軍眼中,妻子的全部精力和心思都放在了保健品上。‌‌“她覺得效果好,說自己吃了之後,精神、氣色都好很多。‌‌”

杜軍的妻子開始讓家人一起吃。她讓孩子每天服用兩三種維生素、益生菌;要求杜軍服用男士維生素;還推薦給自己的父母。‌‌“她父親有高血壓,她說吃了這個保健品,可以把吃的葯都停掉。‌‌”為此,她弟弟和她大吵一架。

孩子感冒了,妻子不讓吃藥,說服用維生素C、葡萄籽就可以。

杜軍想弄明白,這個保健品究竟是怎麼把妻子帶魔怔了。

他到妻子所在的產品團隊,聽了兩次所謂的講課,接受了團隊負責人的一次面談,幾番下來,杜軍感到絕望。

‌‌“那裡面的人看到就誇你,比如看到我老婆,就說:你最近在吃什麼產品吧,氣色很好啊。就是把你誇得花一樣,讓你相信這產品是真的好。‌‌”

他總結了團隊宣講的內容就是兩大部分:一是這個產品功能強大;二是賣這個產品可以賺大錢。

杜軍背着妻子,查看她的學習手冊。充斥着成功學、營銷技巧、以及疑似醫學健康的理論。他粗略翻了下,資料寫着:85%的藥品是無效的、40%的手術不需要做……

杜軍看得暈頭轉向,‌‌“看着就是瞎扯。‌‌

但妻子似乎已將這一套當作了信仰:書房裡有整本的日記,記錄著她的學習心得。比如:在這裡的一年,跟隨公司走出了國門,第一次拿到護照……讓我樹立了正確的人生觀,讓我幸福感十足……

杜軍的妻子還在團隊的激勵下,考取了各種職業技能證書,這讓她信心大增,可這些證書在國家官方網站上都查不到。

‌‌“這就是一群騙子在騙一群傻子。‌‌”杜軍恨恨地說。

我這個家還救得回來嗎

杜軍發現,雖然妻子和他冷戰,但只要他聊她的產品,她就會回話。

‌‌“我就開始吃她給我的那些保健品,還給她介紹了幾個客戶,就想緩解關係。‌‌”

可這些作用不大,杜軍說,談完產品,妻子又進入自我封閉的狀態。‌‌“我再說其他的,她就說要和我離婚。‌‌”

他在網上聯繫到了一個和妻子賣同樣保健品的賣家,對方曾做到100多人的團隊,但最後還是退出。

對方告訴杜軍,這個產品貴,很難賣,最後就是自己掏錢買,你想賺錢就要騙人,‌‌“你老婆陷進去是因為沒事做,被洗腦了。你現在越勸越起反作用,根本拉不回。‌‌”

一個月前,杜軍開始看心理醫生,‌‌“我整天就在想怎麼辦,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生意也不想去談。‌‌”

無望的時候,他會想乾脆離婚算了。可是妻子向他提出離婚時,杜軍又慌了。

‌‌“我不想這個家散了,對孩子不公平。‌‌”杜軍如今害怕妻子說離婚,和記者見面時,他再三強調找一個人少的地方,怕被妻子知道,激怒她。

杜軍恨保健品,可他更恨妻子所在的團隊和組織,‌‌“她現在心都變狠了,不要家不要孩子,說走就走,沒有任何留戀。太可怕了。‌‌”

‌‌“我覺得我家是救不回來了。‌‌”杜軍對反保健品群里那些‌‌“同病相憐‌‌”的人說,‌‌“現在和離婚也沒區別。‌‌”

杜軍坐在餐桌前,看着一包包保健品,有些走神,‌‌“這麼好的家,為什麼不能好好過呢。‌‌”

夕陽透過窗戶,照着茶几上以前拍的全家福照片,一家三口,笑逐顏開。

(應受訪者要求,杜軍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