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深度報導】區塊鏈:中共彎道超車殺手鐧?

中共的區塊鏈技術開發,是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戰略的一部分。“區塊鏈對於美國人而言,是一項技術,或者一個哲學實踐。但區塊鏈對中國人而言,是換道超車的機會。”,中國最大的門戶網站新浪網一篇財經頭條報導曾經如此斷言。

毋庸置疑,美國在很多尖端技術上仍然處於領先地位,然而在區塊鏈的商業應用方面,美國遠沒有那麼樂觀,僅僅處於探討階段。而絕大多數美國人不知道的是,中共早已將區塊鏈應用開發上升為“國家戰略”的一部分,設定為未來“中美領導權爭奪戰”的重要一環。

中共開發區塊鏈應用,最終願景是打造一個影響力遍及全球每個角落的“世界級大政府”(即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近期目標則是建立一套數字貨幣系統,抗衡進而取代美元交易系統,奪取美國的金融主導權。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2018年8月24日曾經刊文警告,中俄爭相開發區塊鏈技術,正在令美國的技術和金融主導地位危在旦夕。

《國家利益》雜誌長篇報導:區塊鏈令美國技術和金融主導地位危在旦夕。(網頁截圖)

一、區塊鏈技術與美元金融體系

區塊鏈(blockchain)是藉由密碼學保護的區塊串聯而成。每一個區塊包含了前一個區塊的加密散列(hash)、相應時間戳記以及交易資料,這樣的設計使得區塊內容具有難以篡改並可永久查驗的特性。

區塊鏈的概念,最早由自稱日裔美國人的中本聰在2008年的《比特幣白皮書》中提出,並藉此創立了加密貨幣——比特幣。之後,區塊鏈技術被用來創建了更多的加密貨幣,並逐漸廣泛的應用到其它領域。

基於區塊鏈的加密貨幣以去中心化為特徵,即不依賴於中心化監管體系的銀行金融系統。目前全世界的加密貨幣數量眾多,許多國家都設有加密貨幣交易所。

如今美元仍是世界通用貨幣,全球一半的貿易通過美元結算。美國因此握有全球金融主導權,不僅可以獲得金融交易的情報,掌握恐怖組織和流氓國家的資金流向,還可以利用美元結算體系,輕易地對違規的外國企業或國家進行金融制裁。

不過,美元結算體系,特別是國際匯款,需要經由多家銀行的專用網絡,不但耗費時間,還要支付手續費。而用加密貨幣建立的全球點對點、分佈式結算的支付網絡,就可以彌補這些缺陷。

通過區塊鏈金融體系進行國際匯款,與通過銀行相比具有很大的優勢。(視頻截圖)

目前,加密貨幣因為還存在網絡安全、犯罪利用等等問題,並沒有被社會普遍認可。而且,任何一個私人加密貨幣,也不可能挑戰強大而完備的美元體系。

但是,如果由一個擁有巨大經濟體量的極權政權來對加密貨幣進行改進,再聯合多個國家建立起加密貨幣交易體系,這將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目前,中國阿里巴巴公司旗下的支付寶,已經成功地利用區塊鏈技術,在銀行網絡之外創建了新的國際匯款系統,實現了在手機或電腦上快速、安全和便捷的匯款。阿里巴巴正在通過海外併購與商業合作等模式,包括中共視為本世紀最大核心工程的“一帶一路”,將支付寶業務推向全球。

早在10年前的2009年3月23日,時任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就在央行網站上發表文章,提出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脫鉤的國際儲備貨幣(即所謂“超主權貨幣”),這清楚的顯示出,中共有挑戰美元地位的意圖。周小川該主張也一度引發國際輿論關注。

現在,一個嚴峻的事實是,中共已在幾年前就已開始在中國以及更廣大的範圍內布局區塊鏈戰略,為取代美元體系做系統的準備。

二、中共的區塊鏈全球戰略

根據中共國家知識產權局統計,2018年中國發明專利申請量為154.2萬件,只比上一年增長11.57%。但其中區塊鏈的發明專利則繼續維持井噴之勢,同比增長115.6%,達到2913件,更比4年前增長超過100倍。

2018區塊鏈申請數量最多的公司中,包括中國聯通、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和京東等被中共視為科技龍頭的企業。這些企業中,部分還在WIPO(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申請了多項專利。而且,其中幾家在2018年前從沒申請過區塊鏈專利。

然而,在其它國家或地區,2018年區塊鏈專利申請總量卻低於2017年。

中國和國際區塊鏈專利申請量對比圖。(互鏈脈搏)

中國公司的區塊鏈申請逆勢而動,顯然和中共政府的大力扶持有關。

區塊鏈技術開發,早已成為中共發展戰略的一部分。在中共的資金和政策支持下,各種推進區塊鏈開發的官方組織相繼建立,許多企業巨頭投入其中,大量大區塊鏈初創公司也進入市場。

根據新聞網站SupChina在2018年8月發佈的數據,自2016年至當月,中共各地政府的區塊鏈投資總量約為35.7億美元。

其中,2018年4月,中共政府支持的雄岸全球區塊鏈創新基金開始向中國區塊鏈新創公司提供16億美元的資金,中共央行的子機構也推出區塊鏈平台,希望吸引多專案進駐。

必須注意的是,中共政府支持的區塊鏈開發,顯然不包括民間的加密貨幣。中共從2017年起,就宣布禁止銷售新的加密貨幣,之後對國內加密貨幣活動的限制越來越嚴厲。

2018年4月,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引述DAEX區塊鏈有限集團公司聯合創始人張華的消息指,中共央行正在研發本國的數字貨幣——加密人民幣,因此不允許另外任何一種加密貨幣在本國流通。

早在2017年1月29日,中共央行就正式成立了數字貨幣研究所,承認了數字貨幣的必然性和它最終將取代紙幣的可能性。此後央行持續發表國家發行數字貨幣的可行性報告。去年新浪網就有財經專欄文章分析,中共央行已經有了成型的整體鏈條式架構,正在實現貨幣數字化做最後的技術攻堅。

中共央行推出國家數字貨幣的準備工作,已進行了兩年之久。(WANG ZHAO/AFP/)

如果留意一下中共當局每次宣布的發展優先事項,會發現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總是包含在其中。中共的金融機構更將加密貨幣稱為2018年的重中之重。

不過,這種研究顯然只限於為中共當局服務,而不是用來開發去中心化的民間加密貨幣。

中共極權體制的核心,就是對加強社會控制的永不停止的追求。擺脫中央政府控制的民間加密貨幣,自然不受中共歡迎。而用政府開發的國家數字貨幣取代紙幣,則正好相反,可以收回民間現金交易僅剩的一點自由度,完全掌握和監控整個社會的所有資金走向,這正是中共夢寐以求的東西。

2018年10月,中國區塊鏈企業太一雲科技公司的董事長鄧迪在公開演講中提到,未來的“大趨勢”是由國家發行加密貨幣,通過國家間的加密貨幣交易來取代銀行間的外匯交易市場,建立一個巨大的全球“超流動性市場”。

太一雲獲得中共政府認可和大力支持,是中國負責推進區塊鏈研究和普及的領軍企業,曾率領區塊鏈中國代表團參加今年的達沃斯論壇。

為了打造這種新型的全球金融體系,中共正在通過“一帶一路”戰略,將加密貨幣系統和區塊鏈金融體系推廣到沿線國家,在進行測試的同時,也在為未來挑戰美元體系奠定基礎。

中共的“一帶一路”路線圖。(美國之音

早在2016年9月,太一雲董事長鄧迪就在北京大學的“區塊鏈與數字貨幣”專場研討會上提到,區塊鏈在“一帶一路”中會迎來“更大的機遇”。他特別提到,“一帶一路”經過的大部分是亞非拉等第三世界國家,金融基礎相對薄弱,給中國的區塊鏈技術介入提供了很好的機會。

事實上,就在鄧迪發表這次演講的2016年,北非的突尼斯和西非的塞爾加爾相繼發行了數字貨幣,成為最先發行國家數字貨幣的國家。而這兩個國家都加入了“一帶一路”。

地中海島國馬爾他,因為採取了對加密貨幣非常寬鬆的政策,已經成為世界加密貨幣交易的中心。馬爾他也是中共“一帶一路”覆蓋的國家。

另外,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太一雲正在致力於利用區塊鏈技術,為亞洲和中東一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創建不經由美元的金融系統。

鄧迪曾經毫不掩飾的表達他開發區塊鏈技術的目的:“使用區塊鏈技術,能給美國‘金融霸權’以沉重打擊”。

鄧迪:利用區塊鏈技術給美國金融主導權以沉重打擊。(視頻截圖)

中亞國家哈薩克斯坦,是“一帶一路”經濟圈通往西方的門戶。太一雲也打算在哈薩克普及區塊鏈金融體系,建立國家數字貨幣交易平台。為了達成這一目的,鄧迪親自前往阿斯塔納,並興奮的在日本NHK電視台隨行採訪記者鏡頭中,展示他此行的成就。那些不願受美元波動影響的哈薩克石油出口商們,對太一雲描繪的“願景”非常感興趣,都在積極尋求和太一雲合作。

中共大力發展區塊鏈金融體系,也引起了美國政府的警覺。美國國防部情報分析員史蒂夫·亞利克說,中共一旦建立並主導獨立於美元的金融體系,就會制定自己的區塊鏈標準,將眾多企業和國家納入自己的經濟圈,那將是聽由中共來決定經濟規則的糟糕時刻。

三、中共區塊鏈軍事應用戰略

儘管當前對區塊鏈技術的了解並未真正達到深入的程度,但中共對該技術的濃厚興趣,已經從金融領域擴展至軍事領域。

早在2016年,代表中共軍方輿論喉舌的《解放軍報》就曾刊登文章,討論區塊鏈技術在未來軍事領域的應用和價值。

文章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談論了區塊鏈至少在三個方面可以應用在軍事領域,其中,區塊鏈用於情報工作績效激勵被放在第一位。

文章說,區塊鏈在記錄交易時具有匿名特性,可以用於情報工作激勵金的隱蔽定向支付。眾所周知,情報提供者或“線人”需要隱秘的身份和行蹤,傳統的轉賬、現金等支付方式極易被跟蹤甚至鎖定。但通過比特幣作為支付中介,就可以巧妙地“斷裂”支付通路,讓情報資金流轉難以追溯,從而有效保護安全。由於比特幣交易平台在整個支付流程中扮演了“黑箱”的角色,因此“購入—交易—兌換”三個關鍵環節都可以匿名完成,實現了交易雙方關鍵信息的隱藏。

其次,區塊鏈可用於武器裝備全壽命管理。武器裝備從立項論證、設計生產到退役報廢全過程,其重要信息的現行登記和管理方式,是用傳統的紙質或電子媒介備案。區塊鏈可以讓上級主管部門、裝備管理部門和裝備使用方,甚至裝備生產廠家都參與到裝備戰技狀態的更新與維護環節中,形成一個分佈的、受監督的檔案登記網絡,各方均保存一個完整的檔案副本,這將大大提高檔案的安全性、便利性和可信度。

第三、區塊鏈可以應用于軍事智能物流。現代軍事物流涉及後勤部門、倉庫、物資和物資需求方等諸多參與者,事實上構成一個小型物聯網。區塊鏈技術可以有效解決其中的組網通信、數據保存和系統維護等難題。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並非嘴上說說而已。2018年2月2日,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信息工程大學區塊鏈研究院在深圳正式揭牌。按照官方公開的說法,這家研究院是中國首家以“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為政策平台支撐,以核心密碼技術和信用原理為核心的區塊鏈應用研究機構,由高承實擔任該機構首任執行院長。

中共軍方戰略支援部隊信息工程大學區塊鏈研究院在深圳正式揭牌。

大陸公開的資料顯示,高是畢業於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的“知名密碼學專家”,研究領域涉及密碼與信息安全、金融科技、輿情傳播、大數據、雲計算等領域。他曾主持軍隊預先研究課題2項,並參與國家重大社科基金課題1項、軍隊重點項目3項。

官方發佈的消息說,這家區塊鏈研究院學術由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和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支持,主要從事區塊鏈底層核心技術研發及場景應用研究。

這家研究院成立僅僅一個多月,官方媒體就公開宣稱,該院已經取得區塊鏈行業技術軟件著作等知識產權21項。這個成就被媒體驕傲的宣布為:解放軍區塊鏈研究領域邁出的第一步。

四、區塊鏈與“人類命運共同體”

作為發展戰略的一部分,中共大力開發區塊鏈技術,目的不僅限於建立挑戰美元的金融體系,還包括許許多多的其它應用,涉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

2018年6月15日,中共科學院國家數學與交叉科學中心與太一雲科技宣布合作成立“大數據與區塊鏈實驗室”。

太一雲和中科院聯手成立“大數據與區塊鏈實驗室”。(網絡圖片)

2019年1月12日,中國集團公司促進會(中促會)區塊鏈分會2019年工作會議在京舉行。中促會會長助理張穆涵表示,區塊鏈分會將“響應國家戰略號召”,向大型企事業單位提供區塊鏈政策信息和區塊鏈技術發展的最新動向,推動會員企業在區塊鏈行業資源共享、協同發展,促進大數據、人工智能與區塊鏈等新技術的融合。

太一雲董事長鄧迪在會上宣布,計劃與公安部三所合作開發身份鏈,同時也推動電子合同備案的進步。

而太一雲官方介紹,公司使用區塊鏈開發的“共享護照”,是集可信身份認證與綜合應用平台於一身的技術。引人注目的是,該項技術已經被中共官方採用,而與其對接的單位,是公安部身份證系統。

鄧迪曾在2018年10月做題為《為什麼區塊鏈將改變世界?》的演講,聲稱區塊鏈技術的廣泛應用,可以大大增強人們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專利、存儲和運算,甚至未來調用基因的能力,並可能成為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全球性商業和社會基礎設施,打造24小時全球運作的數字化政府、數字化的醫療、教育等社會系統和管理體系。

在演講中,鄧迪還提到了數字公民和數字身份,以及頗為敏感的,通過基因鏈打造的“基因護照”等等。

最後,他還特別提到,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使得打造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真正開始成為可能。

“人類命運共同體”最早出現於中共18大報告,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這個名詞成為最為核心的詞彙之一,其具體內涵是什麼,不同的國家似乎總有不同的理解。但無論這其中的差異有多大,“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核心理念是不變的,即未來的世界,將有全新的政治秩序、全新的經濟秩序和技術體系,包括相應的司法體系和意識形態體系。而居於這個體系最中心位置的國家,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背後,總有抹不掉的共產極權“世界政府”的陰影。

這並非只是中共為了面子而鼓吹出來的美麗的肥皂泡,事實上,中共已經在打造這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雛形——龐大的“一帶一路”戰略。

2017年8月14日,中共官媒新華網刊登了黨刊《環球》雜誌的一篇採訪報導,這篇報導的標題就是《“一帶一路”倡議最終目標: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

對於中共來說,追趕美國、超過美國並取代美國,是其數十年來恆定不變的戰略。5G、新能源、人工智能(AI)、生物科技、大數據等領域,中共都是美國當仁不讓的最強勁對手,也是唯一的對手。區塊鏈和加密貨幣,不過是這一波高技術浪潮中,中共藉以“彎道超車”的又一個強有力工具。利用區塊鏈技術取代美元體系,或許未來中美之間的位置將會調換。這對六四屠殺後曾飽受美國金融制裁的中共來說,顯然有着難以抵抗的誘惑力。

五、中共已經領先?

中美之間已經掀起的技術爭霸戰中,區塊鏈毫無疑問是最具挑戰性的部分之一。儘管美國國會2018年通過了《國防授權法案》,要求國防部對區塊鏈技術進行全面研究,探討其如何應用于軍事領域。同時,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也授予美國兩家計算機安全公司價值180萬美元的合同,研究區塊鏈技術應用於保護軍用衛星、核武器等高度機密數據免遭黑客攻擊的潛力。但中共似乎並不認為這是美國具有領先優勢的象徵。

2019年3月,中國一家專註於數字貨幣和區塊鏈的專業網媒《鏈向財經》刊發文章,毫不掩飾的聲稱: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重大戰略競爭將取決於誰控制着21世紀商業,通信和安全的規則和制度。“華盛頓再也不能忽視中國在區塊鏈技術方面的遙遙領先了。”

文章提到,中共中央電視台近期曾經播放了一個小時的特刊,解釋說“區塊鏈的價值是互聯網的10倍。”在該節目中,中國官員徐昊表示,中國政府對區塊鏈的願景是:並非“去中心化”,而是“去中介化”。

“沒有辦法擺脫中心”,他說。

文章明確提到,中國政府的區塊鏈戰略有兩個方面:大力投資區塊鏈開發,創新和實施,同時還打擊無法控制的區塊鏈系統。區塊鏈已被納入中共“十三五”規劃的一部分。中國政府已經與中國企業在區塊鏈合作方面投入了數十億美元。事實上,早在2017年,中國提交的區塊鏈相關專利數量就已經超過其他任何國家。

有關專家警告說,中國政府正在調控區塊鏈,而不僅僅是簡單禁止所有虛擬貨幣交易。雖然西方人認為基於區塊鏈的Web3.0是一個開放的系統,但中國可以構建一個封閉的區塊鏈,它可以充分利用這個系統。

例如,北京可以建立一個封閉的區塊鏈,通過其投資巨大的“一帶一路”工程來管理貨物、服務和資金的流動。

區塊鏈公司ConsenSys的執行官維多利亞•亞當斯(Victoria Adams)在今年2月曾寫道,中國網絡3.0不會是美國表達的公開透明的願景,“但這將是一個由中國政府控制的威權體系。”此外,他還表示:“這樣的區塊鏈將允許中國設定Web3.0的條款,並控制數字通信,資產轉移和通過‘一帶一路’系統的全球供應鏈,可能嚴重影響美國的利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