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陶傑:在倫敦吃日本菜 看大廚照竟聯想手撕鬼子

我說:我尊重文化多元,不過只有中國的火鍋店或香港旺角的夜店之類,心急的侍應收碗盤,方如此壯觀。即使香港許多假日本菜館,或因日本曾領導過香港三年零八個月,香港人也不會這樣收攤。友人事後孔明:怪不得,見到那碗飯的賣相,就知道這家店應該是某國人開的。

倫敦因近年市場興“文化多元”,中國餐館又被中國人大量做衰,於是多了日本餐館。

在市中心的日本料理,金融精英和政商影名人光顧,多日本名牌直接來開分店,菜式精良。不過周邊地區,由於貼近基層,倫敦移民人口,又哪來這許多日本人。倫敦的英國人是不會一窩蜂的做日本菜生意的;而最盛行向外流移、又喜歡做飲食業的亞洲人口又是哪國人?這樣一演繹,眼見日本餐廳越多,不免越令人擔心。

這次在倫敦北邊的Golders Green,有當地人士招待,在大馬路進了一家“日本料理”。門口一張很大的海報,附有照片,標榜廚師是有名有姓的日本人。一行人看見,滿心歡喜。

但我在玻璃窗外稍一駐足,發現該料理店內之女侍應,亞裔,雖人人穿和服,卻衣不稱身。復見各桌顧客,雖有幾桌白人,唯桌面杯盤狼藉。牆上一張大壁畫,油彩畫著很大的富士山,筆觸極為粗糙。我已經暗吃一驚。

但東道主已經推門進店。坐下來,餐牌每頁用透明膠套,由穿和服的女侍應一迭推過來。我不敢造次,隨便叫一碗野菜拉麵。其他人各自叫壽司。

店內看不見日本師傅做壽司,即壽司在廚房內準備。壽司先上,不知何故,還加送一碗白米飯。

白米飯不是秋田珍珠米,一團團黏着,一看即知是幾十年唐人餐館用巨型電飯煲煮的那種。此時我開始掀起桌布,觀看桌底。同行的友人問看什麼?我說:我想看看桌下有無一隻痰盂,發現竟然沒有,可見這家所謂日本料理,在這一點,體現了明治維新精神。

匆此快餐,具有九龍深水埗或蛇口大嫂氣質(我沒有歧視單一某地)之女侍應即過來收碗盤。我叫的野菜面一大海碗,未敢喝湯,女侍應即用來權充大盤,將紙巾、青豆殼、食剩的壽司卷,嘩哩嘩啦集中倒進去,如高投彈般,還略濺出幾星湯沫。

此時,修養再高尚之本人,也難免略皺眉頭。

我說:我尊重文化多元,不過只有中國的火鍋店或香港旺角的夜店之類,心急的侍應收碗盤,方如此壯觀。即使香港許多假日本菜館,或因日本曾領導過香港三年零八個月,香港人也不會這樣收攤。

友人事後孔明:怪不得,見到那碗飯的賣相,就知道這家店應該是某國人開的。

我答:也不見得全假,至少那個電飯煲應該是日本的Panasonic,雖然進店前我看見海報上的那個聲稱叫山田什麼的日本廚師的那一張標準照片,不知是否本人偏見,覺得有點賊眉賊眼,像手撕鬼子電視劇里的臨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