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因為它 土耳其對華關係令人震驚地扭轉

儘管安卡拉至伊斯坦布爾的高速鐵路已經在2014年建成,而土耳其具有「歐亞陸橋」的重要地理位置,但由於土耳其民族主義的核心因素——泛突厥民族團結理念,對北京在新疆的重大利益,以及對中亞突厥民族國家的戰略野心,都構成了長期威脅。中國學者2013年即已指出,考慮到土耳其的政治走勢,人們永遠無法確定安卡拉對「東突厥斯坦」的立場。

以色列《耶路撒冷郵報》發表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杜魯門促進和平研究所研究員、土耳其安卡拉巴斯肯特大學戰略中心聯繫學者丹楚姆(Michael Tanchum)的文章說,安卡拉最近因新疆維吾爾族獨它爾演奏家艾依提(Abdurehim Heyit)問題,嚴厲譴責北京對維吾爾族的政策,令人震驚地扭轉了土耳其的對華關係。

土耳其維吾爾人抗議中國拘押新疆族人

新疆是中國通向中亞的門戶,屬於突厥族系的維吾爾族佔新疆人口的45%。北京大力經營從新疆經中亞走廊到歐洲的絲路經濟帶,即習近平2013年10月在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宣布的“一帶一路倡議”歐亞大陸版。北京為此已向中亞各國投資2,500億美元。

中國對土耳其作為世界泛突厥主義的大本營,一向心存疑慮。因為泛突厥主義威脅中國在新疆和中亞的利益。土耳其是“突厥語國家合作理事會”所在地,還有一個規模甚大,極度活躍的維吾爾族移民社區,更令北京十分關注。

自從1995年時任伊斯坦布爾市長、現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為1930年代新疆維吾爾人短命的分離組織——“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頭目艾沙·阿普特金建立紀念碑,中土關係一直因安卡拉口中的東突厥斯坦即新疆而處於低點。

2011年,埃爾多安利用總統制擴權,開始疏離西方,加強和中國的關係。2015年埃爾多安訪問中國大陸,承諾支持中國的領土完整。2016年7月埃爾多安粉碎反政府政變,在國內大肆鎮壓,飽受西方國家批評,安卡拉和北京兩個獨裁政權自然走得更近。2018年,安卡拉對北京的和解似乎得到了回報——中國工商銀行同意向土耳其能源和運輸業提供36億美元急需的貸款。

2018年,埃爾多安的執政“正義與發展黨”,否決了一個中間偏右民族主義政黨針對新疆維吾爾族人權的議案。2019年1月,極端民族主義的“大聯盟黨”等民族主義政黨在全國各地發起大大小小的集會示威,抗議執政正義與發展黨對新疆維吾爾人問題毫無作為。鑒於今年3月土耳其將舉行全國地方選舉,埃爾多安政府受到很大壓力。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進口國,因而是中東油、氣龐大的進口市場。大多數中東國家擔心危及和北京的關係,都對中國壓制新疆維吾爾人保持沉默。在東地中海區,北京對土耳其的競爭對手埃及和希臘也投入巨資。如為埃及的新首都建設投進了350億美元;把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改建成世界上最先進的貨櫃碼頭之一,使之成為中國貨物進入歐洲市場的主要中轉站。

儘管安卡拉至伊斯坦布爾的高速鐵路已經在2014年建成,而土耳其具有“歐亞陸橋”的重要地理位置,但由於土耳其民族主義的核心因素——泛突厥民族團結理念,對北京在新疆的重大利益,以及對中亞突厥民族國家的戰略野心,都構成了長期威脅。中國學者2013年即已指出,考慮到土耳其的政治走勢,人們永遠無法確定安卡拉對“東突厥斯坦”的立場。因此中國在新疆的治理和泛突厥團結之間的衝突,是中土合作天生的剋星,安卡拉最終會發現,土耳其在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中,最終只能是二流角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萬維讀者網林孟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