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慶警察綁架79人 搶劫瞿延來家一車財產 瞿被關3月多 其黨委書記老爸憤怒訴江

2018年11月9日,黑龍江大慶市發生一起大規模綁架案。近日,有知情者向大紀元報料,當天警察按名單抓人,有79名法輪功學員在同一天被綁架。瞿延來家中遭到警察搶劫、一車私有財產被警察揸车載走。

繪畫示意圖——中共的暴力綁架。

2018年11月9日,黑龍江大慶市發生一起大規模綁架案。近日,有知情者向大紀元報料,當天警察按名單抓人,有79名法輪功學員在同一天被綁架。

此前,明慧網報導,11月9日,大慶市至少有61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綁架,多數被抄家,廿來人被送進大慶市看守所關押,十多人被送拘留所關押,十餘人被騷擾或綁架未遂。

綁架案係由黑龍江省公安廳國保處副處長楊波、大慶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長馮海波濫用職權,將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誣衊為“黑幫團伙”,糾集大批警力進行的一次違法違憲的行動。

當地國保公安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長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通訊(電話、手機、電報、微信)監控、電腦網絡監控,採取跟蹤、蹲坑等手段,指使大慶市區、縣各公安分局警察按名單在11月9日同一天,實施群體綁架和騷擾,警察直接帶領“開鎖大王”撬鎖,入室搶劫。

此外,楊波親自到大慶負責“督辦”,唆使推動迫害,同時搜集和羅織所謂的材料。大慶市各分局、部門抽人成立臨時“專案組”,警察稱之為“國保專案”,出動警車、特警車,多則十餘輛,到大慶市看守所非法提審法輪功學員,並實施酷刑折磨,有的人已多次出現生命危險。

同時,警察們上下互相串通,封鎖一切消息。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11人被大慶市讓胡路區檢察院非法批捕。

其中,居住在龍鳳區的法輪功學員瞿延來,由於其戶口在外地,原本沒有在警察的79名抓捕名單之列。警察在監控、蹲坑監視其他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發現瞿與其他法輪功學員有往來,於是偷偷在瞿延來的斯柯達轎車底部的排氣管旁安裝了攝像頭,非法監控、跟蹤了他三四天。

11月9日上午9點,龍鳳區東光公安分局五六個便衣警察,不敲門、不出示工作證,私自帶領“開鎖大王”撬開了瞿延來的家門。

此時,坐在電腦桌前的瞿延來正在聚精會神地看電腦,父親瞿文才(退休正處級領導)站在其身邊。當警察闖進房間,來到他們身後之後,父子倆才發現。

警察在房間里控制住瞿延來的父母,再將他強行綁架到龍鳳區東光公安分局。瞿延來家中遭到警察搶劫、一車私有財產被警察揸车載走。

上海交通大學高材畢業生瞿延來。

瞿延來,男,42歲,上海交通大學能源工程系畢業。

2002年9月到2007年9月,瞿延來在上海提籃橋監獄經歷了長達5年的冤獄酷刑,被迫長期絕食,受盡監獄人員與犯人的毒打和羞辱,原本身高一百八十厘米、體重一百四十多斤的他,被折磨得只能躺在床上或坐輪椅。

苦難中,瞿延來經過理性思考,依然選擇法輪大法,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

2018年11月9日至今,瞿延來被非法關押在大慶市看守所3個多月。家人惦記他的身體狀況,請律師會見探望,被看守所以所謂的“上級文件”為由,阻擋律師依法與其會見。

顯然,看守所把所謂“上級文件”作為法律執行係執法犯法。

2019年2月4日傳統大年除夕,本係家家團圓的節慶日子,瞿延來七十多歲的父母親卻一直無法見到自己的兒子。母親趙榮傑給大慶市東光公安分局寫勸善信,公安人員互相推諉,推卸責任,詭辯“與東光分局無關”。

2019年2月15日,瞿延來的所謂“案卷”被移送到大慶市讓胡路區檢察院起訴科。其父瞿文才到檢察院申訴,檢察院人員拒不會見,並擬於35天內把瞿延來的案卷移送法院。

瞿文才曾係企業黨委書記,做過強迫本單位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工作,也極力反對過家人煉功,但通過妻子趙榮傑、兒子瞿延來、女兒瞿艷艷修煉受益、卻屢遭迫害的事實,漸漸地明白了法輪大法好和中共的違法和邪惡。

2015年6月27日,瞿文才將全家人的《刑事控告書》郵寄到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

瞿文才在控告書中講:“在我長期面對和配合610、公、檢、法等部門工作人員處理解決他們(妻兒)三個人修煉大法的問題的過程中,我向執法人員諮詢:煉法輪功到底違犯了哪條法律?以哪條法律來量刑?多數回答係法輪功屬於‘政治問題’,都係‘610’講了算。”

“我與律師探討過,律師講:‘法輪功屬於信仰問題,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修煉法輪功不違法。’”

“依法治國、依憲治國係中國發展的必然趨勢,有冤必申、有狀必告,係每個公民的基本權利”這也讓瞿文才有勇氣站出來向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提出控告。

他講:“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現在國家立法機構和權力部門根本沒有把法輪功定為×教,只係1999年10月25日,江澤民在接受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採訪時稱法輪功為‘×教’,江澤民的講話不具有法律效力。”

瞿文才控訴,江澤民打壓法輪功十六年來,家中錢財被勒索,家人堅持信仰,在被非法拘禁期間,遭受聳人聽聞的酷刑折磨,給他的精神帶來極大的摧殘。

“有十二個年頭,一家四口人沒有團圓過年,我都係在掛心、擔心、憂心、痛心中度過的。多次的抄家、多次的騷擾、跟蹤、監控,使我非常恐懼、恐怖、恐慌,心無寧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