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賀江兵:大灣區為美製裁香港呈新證

2月18日,北京發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綱要》前言說:“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既是新時代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嘗試,也是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真是這樣嗎?恰恰相反,這可能是美國擬制裁香港最新的文件證據,同中國製造2025的效果一樣。

引發中美貿易戰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製造2025,有人說美國是遏制中國崛起;美國的貿易代表辦公室和商務部是從中國下發的文件中找到了違反WTO規則條文,比如對國企的補貼等。有足夠的理由擔心,《綱要》會向美國制裁提供新的證據,特別是經濟方面。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在去年11月發表的年度報告指出,香港受到北京的壓制和干預,建議商務部考慮將香港視同中國其他城市一樣,不再列為獨立關稅區,限制潛在軍事科技輸出香港,要求商務部檢視對香港軍民兩用高科技出口管制政策。數天後,美國商務部詳細列舉了高科技禁運14項高科技清單。

中央主導發展與大陸無異

這份報告公布後,無論是報告本身還是媒體報道,大多使用的詞彙是:香港看起來跟中國大陸的一個城市差不多,或更像大陸的一個城市。如今,《綱要》的頒佈從政策和規划上證實了香港就是中國的一個城市,並且地位跟廣東省的其他城市並無兩樣,由北京主導香港的經濟發展方向。

關於香港在政治上依附於北京、法治退化等報道已經充斥海外媒體,美國國會和媒體列舉了很多證據;然而,並無足夠的證據證明北京干涉香港的經濟。北京為大灣區進行了詳細的五個定位,其中一個就是“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重要支持”,也制訂了時間表:“遠期展望到2035年粵港澳大灣區將全面建成,在創新、國際競爭力、資源流動、人民生活等範疇都達到國際一流的水準。”

這顯然是倒退。對香港來說,難道香港現在不是國際一流水準?為什麼要到2035年才去實現?這16年香港躺着睡大覺嗎?也許,這不是對香港的要求,是對大灣區整體而言,這很容易理解了: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後富。這口號有40年左右了,先富起來的沒見過帶後富的,而是帶着資產移民了。

香港的特殊性全球獨一無二,其貨幣政策跟美國;而政治、經濟現在看是要跟廣東,這極其不現實。根據“全球化不可能三角”原理,當一個自由民主經濟體在意識形態和民主生態完全不一致的時候,進行全球化——大灣區叫經濟一體化——民主和自由度將大幅度降低,特別是與中央集權趨同後,表現得尤為明顯。在人民幣不可自由兌換背景下,實現大灣區的高度融合缺乏起碼的貨幣基礎。

這份報告完全缺乏現實操作基礎,如果強行硬推只會有兩個結果:香港日漸衰退的民主體制加速衰落和自由度如自由落體下滑;為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增添一份制裁香港的鐵證。

在國際三大評級機構中,我最欣賞體量最小的惠譽評級的專業性與前瞻性。它是三大機構率先調低中國國家主權評級的機構。2018年5月,惠譽發表報告,下調香港銀行經營環境評級,由“a+/負面”降至“a/穩定”,反映中港經濟融合加深,對香港銀行帶來風險。惠譽又預期香港銀行向大陸企業的貸款額將持續增加,憂慮大陸一旦發生金融風險,香港也會受牽連。《綱要》的頒佈恰好印證了惠譽的擔心。

在國際投資界,對政治具風向標級別的有兩個:李嘉誠和麥當勞。而他們早已經從中國大陸和香港撤離了。香港從小漁村發展變成國際一流城市不是規劃頂層設計出來的;香港的衰敗可能會被設計規划下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