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袁斌:李銳筆下的小人江澤民

「江澤民當了總書記以後,就不認識我這個人了,碰了面也不打招呼。」李銳回憶,有一年國慶節在天安門城樓上,江澤民走到兩邊跟大家見面,好幾個軍隊將領和他打招呼,他從李銳面前走過,看到李銳理都不理。「這種嘴臉,黨內我見多了。」

2月16日,曾任毛澤東秘書的中共黨內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銳在北京去世,終年101歲。當天,這條消息在微信朋友圈刷屏了。

說到李銳先生的生前事,他對毛澤東的評價是大家熟知的,但他對江澤民的評價卻鮮有人知。李銳在他生前出版的《李銳口述往事》一書中,曾用不少篇幅談及與江澤民交往與結怨的經過,並批評他“慣於作秀顯高明”。

書中說,1980年初期,鄧小平提出幹部“年輕化”,陳雲建議在中組部成立青年幹部局,負責選拔、培養青年幹部,獲鄧小平贊同。1982年,中組部青年幹部局成立,經陳雲提名,電力工業部副部長李銳出任局長。李銳到中組部後,參加中共十二大人事籌備小組。十二大強調中央委員會要補充進知識化同專業化相結合的中青年新委員。李銳的好友周建南向他推薦了時任電子工業部第一副部長的江澤民。

周建南和李銳都是1917年生人,兩人交情很深。中共建政後,周建南在第一機械工業部主管電機製造,李銳負責水電,需要發電機,兩人工作上來往很多,關係融洽。周建南和江澤民兩人的關係也很密切。周建南曾任機械工業部部長,長期是江澤民的上司。周建南是江蘇宜興人,上海交通大學電機系畢業,而江澤民是江蘇揚州人,也是上海交大電機系畢業。

考察江澤民時,李銳讓中組部青干局副局長李志民到電子工業部考察了一個禮拜,反映還不錯,江澤民得以當選中央委員,並在1983年升任電子工業部部長。

李銳說,他本人不認識江澤民,但是因為相信周建南,又迷信交通大學(很難考,李銳當年不敢報考),所以對江有好感。但李銳當時並不知道,江澤民不是考進上海交大的。江澤民原來是抗戰時期南京偽中央大學的學生,日本投降後偽中央大學取消了,學生分配到其他大學,江澤民分在上海交通大學。

李銳說,江澤民當了電子工業部長不久,有一次突然到自己家。他說,陳雲把他找去了,問電子工業部的情況,陳雲的兒子陳元在座。陳雲兩次談到讓陳元歸隊,陳元畢業於清華大學無線電系,當時是中共北京西城區委書記。江澤民對黨內高層運作完全沒有經歷,也是第一次單獨見陳雲,江澤民很緊張。他問李銳:陳雲是不是要讓陳元來當部長啊?李說:頂多當個副部長。江澤民說,像陳元這樣的情況,部里有二三十人,他不同意。李說:你就裝傻,裝着不知道陳雲是什麼意思。他要辦這個事情必須經過中組部。你不提出,我不辦理,這個事情就過去了。

李銳當時在中組部是有發言權的。有一次開會,胡耀邦跟李銳閑聊,說現在上海市領導班子缺人。李銳說:江澤民是上海交通大學畢業的,是不是可以考慮?不久以後,江澤民就到上海當市長去了。

周建南知道李銳推薦了江,可能告訴了他,所以江澤民上任之前,又到李銳家求教:到上海去要注意點什麼?李銳就說,上海不僅經濟是半邊天,文化也是半邊天,還向他介紹了王元化。王元化那時任中共上海市委宣傳部長,是在此前配上海班子的時候,由李銳推薦上來的。後來王元化告訴李銳,江澤民對他很重視。這是李銳和江澤民直接發生的第二次關係。

第三次是在1989年胡耀邦逝世時,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和《新觀察》組織座談會,李銳參加並發言。《世界經濟導報》發表了紀念胡耀邦的長篇報道,江澤民派曾慶紅和陳至立把《世界經濟導報》查封了,遭到上海市民抗議。江澤民壓力很大,打電話向李銳求救,希望他遊說中央,幫他釋放壓力。

幾天後,江澤民又親自到北京托關係找趙紫陽求救,但趙紫陽不但不支持他,反而嚴厲批評了他,說:這個事情是你自己闖的禍,自己回去處理。李銳說,江澤民從此恨死了趙紫陽。在趙紫陽晚年病重期間,李銳曾給江澤民寫信,勸他解除趙的軟禁,江根本不理。後來《炎黃春秋》登了田紀雲等人回憶趙紫陽的文章,江辦就通知,讓《炎黃春秋》換人。李銳因此罵江心胸狹窄。

“江澤民當了總書記以後,就不認識我這個人了,碰了面也不打招呼。”李銳回憶,有一年國慶節在天安門城樓上,江澤民走到兩邊跟大家見面,好幾個軍隊將領和他打招呼,他從李銳面前走過,看到李銳理都不理。“這種嘴臉,黨內我見多了。”

李銳最後寫道:“有一次報紙上有篇文章說,揚州人喜歡講話,得了話癆,我就寫了一首詩,收在《龍膽紫集》裏面:諺雲得意便忘形,彈唱吹拉從不停。可怕話癆難治也,慣於作秀顯高明。我對這個人的結論就是這首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