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陶傑:雀斑平胸單眼皮 醜女辱華?聽聽大詩人怎麼講

中國人將余光中定性為所謂的「鄉愁詩人」,只知道不斷呻吟「鄉愁啊鄉愁係一道淺淺的海峽」咩的對着台灣意淫,令全才的余先生很不滿意。其實大陸文青網民只須知道:美女啊美女唔係一條割得深深的雙眼皮,美女啊美女唔係一對隆得高高的大波,不但這個世界會安寧許多,余詩人在天之靈,也會瞑目。

繼D&G事件之後,中國人的感情和尊嚴越來越受到這個世界的侮辱。美籍台港明星吳彥祖,過年將一隻單眼皮的豬,上置Instagram,恭賀中國豬年,豈知被大陸網民指為用一張醜陋的動物豬頭來影射中國,即干犯辱華罪。

吳案尚未了斷,又輪到西班牙服裝品牌Zara,因聘用了一個臉上有雀斑的亞裔女模特兒,而且體態纖瘦,並無大胸曲線,與一名頸部胸前有幾顆淺痣的白種女模特兒一起照相。

洋方的意念,本來係推崇自然美,在歐洲街頭有點文化修養如咖啡室侍應,一看即知。豈知看慣整容隆胸的中國人認為這個女子太丑,中國網民即喧嘩譴責西班牙公司辱華,大媽準備掀起愛國反西罷買Zara大行動。

嫌雀斑醜陋?不如聽聽中華民國在台灣之已故詩人余光中,有一首詩歌頌有雀斑的女孩:“如果有兩個情人一樣美一樣的可憐,讓我選有雀斑的嗰個。迷人全在那麼一點點,你便係我的初選和末選。小雀斑,為了無端端那斑斑點點,蜷在耳背後,偎在唇角或眉間,為嫵媚添上神秘。”

中國人將余光中定性為所謂的“鄉愁詩人”,只知道不斷呻吟“鄉愁啊鄉愁係一道淺淺的海峽”咩的對着台灣意淫,令全才的余先生很不滿意。

其實大陸文青網民只須知道:美女啊美女唔係一條割得深深的雙眼皮,美女啊美女唔係一對隆得高高的大波,不但這個世界會安寧許多,余詩人在天之靈,也會瞑目。

現在中國網民將此女模定性為丑物,在邏輯上,即將這個小妺妹與吳彥祖那張賀豬年圖的動物主角同級,真係稚女何辜,遭此歧視和欺凌,希望她不會得抑鬱症。

中國無西方的美學教育,因為這一科沒有“經濟效益”,僅民國初年有朱光潛和宗白華去英美學這科,和豐子愷等幾個短暫宣揚,後來被指為西方反動學術權威,慘遭大批鬥。

從此中國人兩代的所謂“美學”(如果可以這樣稱呼的話),由延安時代毛澤東、丁玲、江青等衣着和陝北的“扭秧歌”來定義,經紅衛兵“文革”和修正主義頭子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今日花開兩朵:一枝係大媽舞,另一枝係仿韓劇男女鮮肉風格和北京前天上人間夜總會年輕的那代。這個西班牙人選出來的女模,不夠Angelababy和高圓圓,令中國人深感傷害。

加上西班牙正在嚴打中國人洗黑錢,關閉其銀行帳戶,導致一批中國戰狼大叔在馬德里示威遊行,抗議西班牙種族歧視。這兩件事並讀,嘿嘿,就不簡單了。

一批中國戰狼大叔在馬德里示威遊行,抗議西班牙種族歧視(路透社

可係不知何故,很漢奸地,我情迷西班牙火腿,不受Zara辱華影響,因為我貪圖西班牙豬沒有豬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