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中越戰爭40年:從頌揚英雄主義讚歌到藝術禁忌

在首都河內市中心還劍湖旁的李太祖公園,近年來民眾遊行燒香紀念中越邊界戰爭中的陣亡將士。

歷史由勝利者書寫。中共多年以勝利者自居,把40年前爆發的其與越南的戰爭說成是一場“對越自衛反擊戰”。而多年來,這場戰爭在越南則被解釋為“反中國擴張主義戰爭”。

幾十年後,電影《芳華》里對這場戰爭的刻畫則猶抱琵琶半遮面,殘酷的犧牲卻成了模糊的背景。

2年前中國知名導演馮小剛的電影《芳華》在“十一”黃金周上映前被臨時撤檔。外界分析《芳華》撤檔原因之一是題材涉中共歷史禁區。再則當局怕影片會引發老兵上訪維權,因此在公映前緊急叫停。影片最終得以當年年底上映,吸引許多越戰老兵。媒體報道稱,有數百參戰退伍老兵在雲南自發身穿舊軍裝,“全副武裝”舉紅旗去電影院看《芳華》首映,就為目睹《芳華》里只有短暫的數分鐘中越戰爭的場面。

我們無法知道撤檔後影片是否有修改,但香港大學歷史系教授徐國琦認為,其原因可能因為和中共官方的宣傳口徑不太一樣,以及從藝術的角度點出了老兵面臨的困境。

中國大陸目前尚未有相關的官方活動紀念這場爆發於1979年2月的戰爭。“1979中越戰爭”等關鍵詞中國大陸的社交媒體微博上零星可見。徐國琦說:“現在中共建國之後的歷史,它是一本糊塗賬,碰不得。裏面有很多爛瘡疤。我個人判斷,除非迫不得,中共官方不會碰。中共官方如果有選擇的話,它選擇不紀念。”

中共官方似乎在低調處理1979年中越戰爭的紀念活動,

怎樣評價越戰?

韓孝榮認為,雖然“自衛反擊”的定性是否準確還可以商榷,但不能因此就斷言越戰老兵的犧牲並不值得。假如沒有他們的犧牲,越南也許不會在黎筍去世之後不久就走上革新之路,同時謀求與中共關係正常化,並從柬埔寨撤兵。而中共領導人可能不會意識到軍事改革的緊迫性。當然,這一切如果能以和平的手段實現就更加理想。

學界普遍認為,當時中越戰爭是中共為了“給越南一個教訓”,從中共國內的深層動機源於鄧小平想在軍中樹威。

70年代末期,中共元老葉劍英無論從資歷還是對軍隊的影響上都超過鄧小平。鄧小平需要儘快從年邁的葉劍英手裡奪取控制權。而打這場仗有助於加強他在軍隊的控制。

越南官方態度如何?

韓孝榮認為,越南政府也是直到最近才准許對這場戰爭的紀念和討論。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兩國已經實現關係正常化,繼續宣揚中越戰爭不利於發展中越和諧關係。

越南語主編阮江說,越南國家電視台已經不再播放80時代在越南非常流行的歌曲:《邊境上空的槍聲》和《越戰英雄Le Dinh Chinh》。阮江回憶說,彼時越南的國家電視和廣播台幾乎每天播放這兩支歌,學生們被要求用心學唱這些歌,而且要在不同的場合演出。

但此一時非彼一時。此景不再。

現在越南國家宣傳機器不再播放這些歌,人們想聽還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

阮江說,由此可以看出,越南政府想慢慢讓人們遺忘那場戰爭。而越南的藝術和影視行業也已經翻了篇:那些宣傳性的愛國歌曲不再流行,只有少數老兵還愛聽。

被遺忘的越戰老兵?

老兵問題一直是困擾中共的問題。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大陸爆發了至少兩次大規模的老兵抗議事件,老兵們要求提高退休金,改善福利待遇。抗議的老兵中也包括部分越戰老兵。

徐國琦認為,戰爭有助於判斷政權合法性。而政府的檔案殘缺不全,並封殺相關研究,所以中國大陸國內的歷史學者沒有相關檔案。我們不知道死亡和傷亡人數,都是秘密。按照目前情況,中共不可能解秘。

韓孝榮認為,並沒有人要刻意遺忘這群老兵。中共政府雖不再宣傳這場戰爭,但也沒有壓制民間對這場戰爭的記憶和紀念。例如,政府並沒有干涉老兵們自發組織的一些紀念活動。

美國空軍戰爭學院張曉明博士曾在接受專訪中表示,從北京官方的角度來說,這場戰爭可能沒有多少可紀念之處。現在的主旋律是關注政治穩定、經濟和社會發展。但只要經歷戰爭的一代人仍然活着,這場戰爭的記憶就不會被中國人遺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BBC 中文記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