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林輝:被誣施「美人計」一家七口以死抗爭

中國農村在文革中,把清出來的階級敵人五花大綁押到鬥爭會場跪下,交給群眾鬥爭,嚴刑毒打,有的被割去兩隻耳朵,有的被劈去半邊腦袋,有的被打折了兩條腿。(網絡圖片)

毛與中共發動的一次次殘酷運動,戕害了無數中國人,其中尤以文革涉及範圍最廣,時間最長,程度最烈。在這場被中共自稱為“十年浩劫”的運動中,不僅包括劉少奇、彭德懷、陳毅、習仲勛等在內的中共高官無一倖免,而且成千上萬普通的百姓也成為惡政的犧牲品、殉葬品。翻看有限的披露出來的文革罪惡歷史,唯一的感覺就是:中共不除,國無寧日,民無寧日。

本篇要說的是遼寧新金縣欒家大隊一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七口農戶,蒙冤自殺抗爭的故事。

直擊自殺現場

1968年7月16日,許家七口人被發現死於家中。現場顯示,房樑上並排懸掛着四具屍體,分別是許父許長家(57歲)、五子許連福(26歲)、四子許連祺(28歲)、四女許連榮(23歲)。此外,五女許連玲(20歲)自縊繩斷,卧屍於地;許母王朝臣(57歲)和小女兒許連清(18歲)自縊後,手拉着手,被端端正正安放在炕上。

查驗表明,除許長家外,其餘的都洗過臉,梳過頭,穿上了新衣服,有的臉上還留有淚痕。這表明他們是主動選擇了以這樣的方式告別人世。

而在屋內牆上的醒目位置,兩個用粗獷的筆鋒寫的大字“屈死!”觸目驚心。另在許連榮身上發現了四封遺書,時間是晚上八點三十分一封,九點零五分一封,午夜十二點兩封。他們在遺書中悲憤地高呼:“我們全家的死是走投無路啊!”“我們全家屈啊,屈!屈!冤枉!冤枉!”遺書上留下了七個人的簽字筆跡和血紅手印。許連榮還在遺書中寫道:“今天把我叫去大隊毒打,打得我皮肉分家,沒有的事叫我承認,不承認就打,我不懂的事,你們處處往上領,我要求把我的屍體送到醫院檢查,還我一個清白。”

是什麼樣的冤屈讓他們在精神、肉體受到折磨後,決絕地走上了不歸路?

被誣施美人計父女屈打成招

文革爆發後,毛的“造神”運動更是如火如荼。根據林彪的學習毛主席著作要“活學活用”、“立竿見影”的號召,各地出現了一大批“講用”毛著作先進分子,其中許多人都是痞子。遼寧省旅大市新金縣武裝部副政委王立龍就是靠“活學活用講用”起家的痞子。

1968年5月,毛下令全國開展清理“階級隊伍”運動,“深挖一切階級敵人”。緊跟形勢的王立龍決心讓其“講用”有新內容、新創造,從而為自己積累更多的資本。終於,他聽說了這樣一件傳聞:夾河廟公社欒家大隊革委會主任、黨支部書記李本柱,毆打了妹夫。他的妹夫為了報復他,便在村中散布謠言說他同他沒過門的弟媳許連榮搞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原因是許連榮是“反革命”家庭出身,許家想攀高枝、找大人物做保護傘。謠言傳播中,又被好事者不斷放大,許連榮被放大成了一個曾扔掉過私生子的蕩婦。

對此傳聞,王立龍如獲至寶,用他被毛思想武裝的頭腦得出了一個結論:敵人用“美人計”腐蝕黨的幹部,“走資派”在“美人計”前屈膝投降——這是一個典型的“階級鬥爭新動向”!於是他迅速召開地方公社領導會議。會議中,大部分人選擇了沉默,只有一個叫張學成的武裝部助理,因與李本柱和許家有矛盾,就添油加醋說了一遍許連榮施展“美人計”腐蝕李本柱的事。

隨後,王立龍帶着助手現役軍官王成海、公社革委會常委張玉德,火速趕到欒家大隊,將李本柱撤職、關押、批鬥。批判了一整天,李本柱並不承認中了“美人計”。王立龍遂親自出馬,警告道:“告訴你,李本柱,你今天不是犯錯誤,你是犯罪。今晚上如不交代,就要加重處分。”接着又施出軟的一招誘供道:“只要你老實說出來,不戴帽,不逮捕,也保證不給其它處分。”

深知中共軟硬兼施那一套並不陌生的李本柱抱着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想法,低聲承認了所謂的“事實”。

得意洋洋的王立龍便命移師審訊“反革命”許家。許長家是個忠厚、老實、本分的農民,因三子許連業上中學時,曾參加過所謂的“反動組織”,被判處管制三年而受到了株連,一家都成了“反革命”。

許長家被抓到大隊部審訊,逼迫他承認女兒的罪名。不承認,就是一陣毒打。為了替父親申冤,四子許連琪和女兒許連榮先後去瀋陽、北京告狀,但在那樣黑暗的歲月中,他們得到的答覆只有一個:“要相信新生的革委會。”

最終,在連續酷刑之後,許長家受刑不過,只好按“美人計”招供,但根據“講用”者構思講稿的“標準”,許還必須交出“美人計”的“黑心”,即主觀故意。因此,審訊者喝令許在第二天交“黑心”。

深陷痛苦中的許長家在第二天為了證明自己的“黑心”,用玻璃在胸部劃開了十公分長的口子,可是卻遭到了更為猛烈的毒打。很快,欒家大隊召開宣判大會,宣讀了由欒家大隊農代會署名的判決書,將許長家判處“有期徒刑十年,監外執行,交群眾管制生產(勞動)”。許連榮也因“腐蝕”幹部罪,被“群判”有期徒刑十年。

然而,這並不是結束。因為沒有“美人”的口供,王立龍的講話就不夠完美。下一個目標指向了許連榮。自信清白的許連榮同樣不承認自己做過的事,但在反覆咒罵、侮辱和毒打下,終於被迫“承認”了“通姦”的“罪行”,以及在皮口醫院做過“人工流產”並“把私生子扔到南山溝”的“淫蕩事實”。而真相是,當時許連榮去醫院是幫着看護生病的外甥,善良的她還自願為病房中的患者輸血,並幫助一個產婦把死嬰扔到山溝里。

當遍體鱗傷的許連榮被攙扶回家後,她抱着母親大哭,全家人的精神也崩潰了。看不到任何出路的許家人最終選擇了以死抗議。

結語

許家七口人的慘死震驚了遠鄉近里和當地政府。不久後,醫院給出的鑒定結果是:許連榮是處女!而害死許家人的直接兇手正是王立龍和他的幫凶。

據說許連榮的“供述”給了王立龍後,讓其在隨後的演講中,贏得了陣陣掌聲。當有人告訴他許家人自殺後,他卻只是在短暫的驚詫後,聳了聳肩,若無其事地走開了。而在當地政府的包庇下,王立龍和其幫凶一直逍遙法外。

文革結束後,許長家一家的冤案被重新提出。王立龍的幫凶王成海(軍官,已轉業)判刑十五年,主持批鬥者張玉德判刑十二年,主持刑訊逼供者民兵連長徐作善判刑十年,打手朱廣殿、李永賢判刑八年,其餘主要參與者也都受到了不同處置。但始作俑者王立龍卻沒有得到任何審判。雖然人間的審判缺席,但死後的他一定逃不過上天的審判。

參考資料:《歷史的代價—文革死亡檔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