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政法大學教授大曝中共司法機關駭人黑幕

一段中國法律職業資格考試的培訓視頻近日在網上流傳。其中,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羅翔大談中國大陸司法機關的黑幕,包括誘供、做偽證等「莫須有」的罪名。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中國大陸刑辯律師還有生存空間嗎?

一段中國法律職業資格考試的培訓視頻近日在網上流傳。其中,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羅翔大談中國大陸司法機關的黑幕,包括誘供、做偽證等“莫須有”的罪名。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中國大陸刑辯律師還有生存空間嗎?

據《大紀元時報》報道,前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知名律師遲夙生日前在微博上轉載了一段視頻。在這段2分多鐘的培訓視頻中,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刑法研究所副所長羅翔在“厚大法考”培訓平台上談起了中共司法機關的駭人內幕。

“司法實踐中,只要證人改變口供,司法機關就認為律師有引誘的嫌疑。我們公安機關收集的證據好好的,怎麼律師跟證人一碰面,他的口供就改了呢?他肯定有誘供的嫌疑,先把他抓了再說。”

羅翔還轉述了上海律師斯偉江把中共司法程序看作打麻將的比喻。他說,公檢法搓麻三缺一,就拉上律師來湊局,但律師又不敢胡牌,只能點炮。也就是說,律師只能配合司法機關贏牌,而不能反其道而行之。

記者已無法在遲夙生的微博上找到該視頻。記者周三試圖聯繫遲夙生和斯偉江,但電話無人接聽。

從業者早已見怪不怪

在“709事件”中以涉嫌“煽顛罪”被秘密關押半年的廣東律師隋牧青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羅翔描述的現象都是真實情況,但這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而業內的律師也對此見怪不怪了。他表示,在現有環境下,刑辯律師通常只能給司法機關唱紅臉,不能唱白臉。

“如果我們辯護的觀點與公檢法的主流看法不一致,倘若我們以一種比較強烈的方式表達出來,比如說向公眾披露我們的觀點和根據,那麼律師此時恐怕就會面臨危險,包括被吊牌、被逮捕,都是正常的。”

長年以來,中國大陸刑事案件的定罪率普遍保持在99%以上。也就是說,平均每100位刑案被告中,最多只有一個被判定無罪。如此之高的定罪率給刑辯律師的工作帶來了很大壓力,而這也導致冤假錯案層出不窮。但考慮到多方利益,此類案件極少翻案,這也是為什麼內蒙古呼格吉勒圖案時隔近二十年最終在2014年平反引發了巨大的社會反響。

隋牧青表示,近年來互聯網的普及對刑辯律師來講是一樁好事。前些年,律師為了打贏案子,一般要走很多關係賄賂公檢法。而在信息流通極為便利的今天,他們可能只需在網絡爆料就能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因為網絡的披露,可能對於一些律師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保護作用。另外,他們也被互相感染。你一個人做,肯定膽子很小。但當你看到很多人都敢於這麼做的時候,你的膽子就會變大一些。”

他還說,這段視頻外流羅翔本人可能並不知情,因為發表這樣大膽的言論相當危險。但記者注意到,現年42歲的羅翔是一名網絡紅人,多次主張過刑法改革。

學界“小王子”針砭時弊

羅翔的微博賬號顯示,他是“厚大法考”司法考試免費網絡培訓機構的刑法獨家教師。中國政法大學官網幾年前的一篇文章提到,羅翔因多次入選“最受本科生歡迎的十位老師”,被尊稱“刑法學小王子”。

另外,羅翔還主張廢除尋釁滋事罪,因為它的模糊性已經成為了“打擊弱勢群體的殺威棒”。有輿論認為,尋釁滋事罪已淪為繼流氓罪後的又一個“口袋罪”。由於其內容非常寬泛,近年來常被強加在維權者和異議人士等社會敏感人群身上。

羅翔還曾表示,中國大陸死刑條款過多,大量非暴力犯罪仍然適用死刑,這違背了生命權這個至高無上的價值理念。他提議,最高法應帶頭對非暴力犯罪的死刑判決儘可能不予批准,並在條件成熟時立法廢除非暴力犯罪的死刑。

律師不只是麻友

熟悉中共警察體系的美國執業律師高光俊認為,國內的刑辯律師不只是麻將桌上的湊局者。如果他們想保住飯碗,就必須要和公檢法打成一片。

“有的律師就是做人客,在中間牽牽線、通通信,然後收點費用。還有一種就是沒有品行的、跟(司法機關)同流合污的律師在中間分錢。”

全球公民社會組織世界正義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發佈的《2017-2018年法治指數報告》顯示,中共在113個國家中排在第75位,不敵越南和泰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