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死要面子活受罪 正在掏空所有中國人

一路風塵、一身疲倦,只要扎進熱烘烘的“家”,一年的辛苦都值了。

但不知何時起,闔家歡聚變了味,平添了一絲近鄉情怯的彆扭。

林語堂說:“中國人的臉,不但可以洗,還可以丟,可以賞,可以爭,可以留,有時候好像爭臉是人生的第一要義。”

當面子“綁架”了中國新年,真的越來越怕過年了。

1

中國新年,多少人被面子綁架

面子,過年期間走親訪友的第一要義。

為了“體面”,打腫臉充胖子,箇中滋味,讓人苦不堪言。

1、你已經是個成熟的大人了,該學會好好拜年了

過年時,最讓人頭痛的要屬走親訪友。

無論和對方關係親疏、交情深淺如何,你都得擺出笑臉、熱情問好、主動寒暄,哪怕自己壓根搞不清人物關係。

反正拉一拉爸媽袖子,滿面笑容的媽媽就會立馬提示:

這是你王家奶奶三姑爺的二表妹,和咱們是至親呢,按輩分你得叫人家一聲老老姑呢!

緊接着,你得用笑容掩藏尷尬,佯裝自然地噓寒問暖。

走親戚的那幾天,可謂是社恐患者發病的高峰期。

《家有兒女》里,劉星的好朋友鼠標和媽媽,一起到劉星家串門。

媽媽一邊使眼色,一邊猛戳兒子,每戳一下,鼠標就滿臉堆笑地說上一句恭維客套話。

夏東海和劉梅也只好緊跟着,回上一句不痛不癢的問候。

“尬聊”了幾個回合下來,媽媽還是不滿意,又戳兒子,鼠標蔫頭耷腦地哼唧道:

在複雜的社交關係里,我們已經苦苦支撐了358天,好不容易有7天時間能窩在家裡,養足精神,“任性”一回,卻還要應付不必要的人情世故。

流於表面的寒暄,千篇一律的客套,問候者身心俱疲,被問候的人也尷尬難堪。

最後,又成全是誰的體面?

2、酒桌上的修羅場

逢年過節,少不了喝酒應酬。

多年未見的遠房親戚,難得湊齊的老同學……

交流感情,全靠一杯酒。

飲酒本為助興,但總有人,為了凸顯自己的號召力,把喝酒變成了撐場面、長威風的“情分考驗”。

“不喝就是不給我面子。”

“你這是讓我下不來台。”

酒過三巡,敬酒變成勸酒,勸酒變成逼酒。

誰都不願意被貼上“不在乎感情”的標籤,只能在“感情深,一口悶”的脅迫下,繳械投降。

喝幾杯酒,成了檢驗情誼深淺的標誌,滿足的不過是勸酒人的虛榮心。

在不少人眼裡,喝酒關係到自己的臉面,不能喝幾乎與“無能”掛上了鉤,不肯喝就代表“不夠兄弟”。

為了逞英雄、論義氣,無節制地拼酒,被綁架的豈止是人情。

40歲的史先生和戰友聚餐,多年不見。

酒力不濟的史先生不好意思掃興,硬是喝下了6瓶啤酒。

席間,他忍不住想去衛生間吐,又怕被笑話,胃中污物一往上翻湧,他就用力憋氣壓回去。

最後,史先生腹痛難忍,趴倒在桌子上,被送往醫院檢查後發現,史先生的食管竟被啤酒的氣憋“爆”了。

有時,死要面子,連“活受罪”都是一種奢侈。

去年2月,臨近中國新年,浙江金華的飯局上,10個人互相勸酒,其中一人,因為酒力不支,躺在賓館大廳睡覺。

等到眾人回來,他已經沒了呼吸。

為了所謂臉面,打腫臉充胖子,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至多是忍一時之痛。

若拿生命做賭注,把健康搭進去,才是真的悔之晚矣。

3、過個體面年,要花多少錢

中國新年回家,你最怕什麼?

無休止的催婚、攀比和應酬……

說到底,我們最怕迎上那個“你混得這麼差”的眼神。

中國新年,在外打拚了一年的人們,滿心歡喜地回到家鄉,卻發現年味越來越淡,錢味越來越重。

前幾天,全國壓歲錢地圖上了熱搜。

幾百元的紅包是常態,可有的地方,壓歲錢早已上萬。

中國新聞網曾做過一個統計,我們過個體面的年,到底要花多少錢?

結果很是扎心,8900~36000元。

輸人不輸陣,不管這一年混得怎麼樣,至少要“裝”得像模像樣,才不會被人看輕。

做不到衣錦還鄉,也要“租”錦還鄉。

在上海工作的白領劉女士,今年就租了一隻2萬元的包回老家,“有很多同學聚會和家庭聚會要參加,我需要一個體面些的包包。”

租奢侈品回家過年,儼然成了過年的新風尚。

某租賃平台的運營負責人透露,“之前半個月,一些輕奢品牌的預訂需求就開始大幅上漲,但由於許多用戶都會直接續租,不少用戶都沒租到。”

彰顯自己的成功、追求體面無可厚非,若是刻意顯擺,就變了味。

網友感嘆過分追求體面,過年就變味了

真正在意你的人,不管你有沒有出人頭地,都會為你留一雙碗筷,等你一起吃一頓熱飯。

太在乎他人的眼光,費心、費錢掩飾,反倒辜負了這來之不易的團圓。

物質堆砌出的面子註定易碎

2

有學者提出“地位消費”的概念,指的是消費者通過炫耀性消費,向他人傳遞其社會地位,提高自身形象。

簡而言之,就是花錢買臉面。

據美國雜誌Jing Daily報道,到2025年,中國95後和00後的消費者購買的奢侈品預計將佔到全球市場的46%。

與此同時,中國90後一代的債務與收入比達到驚人的1850%。

奢侈品消費的繁榮背後,隱藏着引人擔憂的債務風險。

法國巴黎,中國遊客購買奢侈品

家住上海的沈老先生,有多年的尿毒症病史,靠藥物治療維繫生命。

年過半百,卻欠了100萬的外債。

這債務是養女欠下的。

在此之前,他已經為養女償還了130多萬的欠債,四處奔走,東拼西湊……

2017年7月,沈老先生的養女突然失蹤,留下了一封“遺書”,悉數列下了自己欠的外債。

沈老先生怎麼也不敢相信,養女是幼兒園老師,怎麼會花掉這麼多錢?

朋友透露,沈小姐花錢十分大手大腳,熱衷購買名牌衣服、化妝品、包包。

最初借貸,只是想換個電腦。

嘗到了“體面”的甜頭,漸漸沉迷消費與自身收入不匹配的奢侈品,一步步毀掉了安穩的生活。

《超級演說家》里,選手張嘯雷有一段話發人深省:

面子是這個世界上最名貴的奢侈品,多少人為了它放掉了自己的底限,去掉了自己的原則,要去顧及別人的顏面,要去觀察別人的眼色。

可用物質堆砌體面,終究還是鏡花水月,自欺欺人。

3

把目光放在“里子”上

面子這個東西,看起來有多高貴,就有多滑稽。

很多人看不透的是,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和外界評價,並不取決於外在的表象,而是依賴於一個人擁有的內在品質。

世界的評價標準,永遠是由價值決定的,而絕不是世俗眼光。

你有多少分量,別人才會賣你多少面子。

靜下心來想想,你會發現,每天發生在自己身上99%的事情,對別人來說都毫無意義。

《一代宗師》中有句台詞:

人活一世,有人成了面子,有人成了里子。

“富貴不還鄉,如繡衣夜行,誰人知之”,深諳面子之道的西楚霸王,也會被嘲“衣冠沐猴”。

面子是裝點裏子的門面,只要是門面,就有瞬間傾塌的可能。

作為“里子”的內在修養和個人品質雖然看不見、摸不着,卻是真正撐起一個人的堅實脊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今日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