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專訪川普前競選顧問:川普政府將中共視為頭號威脅

英文大紀元近期推出「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專訪,對於川普政府的經貿政策,特地採訪曾任川普選戰團隊顧問、現任「美國優先政策」(America First Policies)組織資深政策顧問柯提斯‧艾立斯(Curtis Ellis)。以下是摘錄艾立斯闡述川普經濟學的重點。

圖為曾任川普選戰團隊顧問、現任“美國優先政策”(America First Policies)組織資深政策顧問柯提斯‧艾立斯(Curtis Ellis)(視頻截圖)

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採取不同以往的經貿政策,大刀闊斧地進行多項改革,為解決中共長期以來的不公貿易問題,對中國商品實施高關稅。兩年來美國經濟在全球一枝獨秀,一連串亮眼的數據讓專家不得不對川普經濟學刮目相看。

英文大紀元近期推出“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專訪,對於川普政府的經貿政策,特地採訪曾任川普選戰團隊顧問、現任“美國優先政策”(America First Policies)組織資深政策顧問柯提斯‧艾立斯(Curtis Ellis)。以下是摘錄艾立斯闡述川普經濟學的重點。

川普四大改革推升美國經濟

川普上任兩年多,美國經濟表現亮眼,工作機會增加,工資上揚,失業率降到50年來低位,製造業擺脫陰影,就業增加,特別是藍領工作崗位增加的數量高於白領階級,整個就業市場呈現供過於求的吃緊狀態,很多僱主苦於找不到工人。

美國經濟榮景的背後助力可歸功於川普總統的四項改革政策:稅制改革、貿易改革、監管改革以及能源改革政策。

在此情況下,即使美股偶而波動、美中貿易衝突尚未緩解,或者華爾街全球主義者依然喜歡主張把工作外包到中國,美國工廠仍將繼續在美國生產更多貨物,以及更多的在華美國公司決定重返祖國。

當美國公司自中國抽離,將其業務帶回美國後,將有更多的美國人就業,並用他們掙來的更多財富用來促進美國的經濟活動,進而幫助美國經濟的持續增長。這樣的模式幾乎完全悖離舊經濟學思維所預期的方向。

經濟學家的舊思維是,為了削減美國企業在國內所負擔的勞動力成本,主張將工作機會轉移到勞動成本相對低廉的中國或其他國家。此舉有助於增加美企利潤,進而刺激股價上升。這就是過去舊思維的模式。

川普政府的新思維是提高美國人的工資,增加他們的可支配所得,提高他們的購物消費,對美國經濟做出更多的貢獻。如同我們現在所見證的,這樣的新思維刺激經濟增長,出乎經濟學家的預期。

川普總統對中共的關稅政策是將美國利益放在首位,將製造業和經濟活動帶回美國。這個政策的效應正在浮現,並造就了強大的經濟,也讓主張舊思維的專家大乎意外。

川普四大改革相得益彰

川普總統推出的四項改革並非毫無章法,事實上,稅收改革、貿易改革、能源改革及監管改革存在着相得益彰的效應。

如果降低對美國居民和美國企業的稅收,在重新談判貿易協議的同時推動減少監管及開放能源,這將對經濟發展產生巨大推力,而且我們已經看到了結果。

過去美國公司為了逃避監管及稅收等負擔而遷往海外。在美國製造,必須符合相當高的污染管制標準。在中國製造,只要賄賂中共官員,就可以污染水、空氣、土壤,沒有人關心。

現在,川普政府對中國商品的高關稅措施,加上稅改、能源改革及監管法規的鬆綁,讓美商重新思考在華運營的必要性,並決定重返美國。

川普政府將中共視為頭號威脅

川普政府2017年底發佈的國家安全政策,清楚地將中共政權列為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頭號對手,五角大樓、白宮、情報機構、司法部和國土安全部都有這樣的認知。他們都明白,中共正在加大力度竊取美國的商業秘密及國家安全機密,目的是壯大它的經濟,以及挑戰美國的軍事、價值觀以及美國提倡的基本自由。

在川普政府與北京展開貿易談判的同時,五角大樓等部門也在對中共的行為採取相應的措施。司法部正式起訴華為及其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等被告,指控其涉嫌違反美國制裁伊朗的規定及竊取美企商業機密,國防部及國家安全機構要求美國盟友不要使用在中國生產的網絡設備等技術產品,以避免中共通過這些產品進行間諜活動。

中共所稱的雙贏是它包辦兩個勝局

對於與中國進行貿易,存在兩個完全相反的觀點。華爾街市場人士認為中國是美國的朋友,如果在中國進行更多的投資,對雙方都有好處,達到所謂的雙贏。然而不幸的是,中共所謂的雙贏,系指它包辦兩個勝局。

另一個觀點是邁克爾・皮爾斯伯里(Michael Pillsbury,中文姓名白邦瑞)所說的中共繼承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獨裁統治,會不惜一切代價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強權,並將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強加給其他國家。中共不尊重私有財產、不尊重個人、不尊重人權,不尊重良心自由。

現在,表面上看起來是美中衝突,然而實際上是兩個觀點的競爭,各國必須認清中共本質及其帶來的威脅。

華爾街人士不了解中共的真面目

華爾街人士並不了解中共的假面目,中共改寫了歷史,對內把美國描述成是中國的敵人,是中國人民的敵人。許多華爾街投資銀行家對中共並不了解,他們相信隨着中國變得更加富裕繁榮,並晉身為中產階級國家時,中國將擁有與美國中產階級社區相同的價值觀。

華爾街人士之所以抱持對中共這樣的幻想,是因為他們想要得到更多好處,他們想要賺取更多的金錢交易。他們不知道中共改寫歷史,中國人被灌輸美國是中國敵人的謊言,因此隨着中國變得更加繁榮,隨着中共政權變得越來越強大時,它會更敵視美國,並試圖取代美國的地位,最終的結果是,就像華為等中企,一次又一次地利用它們在美國的子公司或供應商偷竊美國技術,進而提高自己的競爭力。

今天,中共的主權財富基金可能聘請像高盛這樣的人進行交易,但是明天他們將丟棄高盛,因為他們將擁有自己的投資銀行完成所有的交易。因此,今天華爾街與中國做生意嘗到甜頭的人,明天都會被中共無情地拋棄。他們沒有意識到這就是中共在所有領域的工作模式,而且他們會一而再地這麼做。

中共數十年前開打中美貿易戰

有人認為可以用某種方式與中國進行自由貿易,然而自由貿易就像跳探戈舞一樣,必須有兩個人一起跳。在中共仍然維持很高的關稅壁壘時,另一方就不能放棄自己的關稅與中國進行自由貿易。

然而,這是中共所要的,它要其他國家在它發起的貿易戰中片面地削減關稅。中美貿易戰並不是川普開打的,而是中共在數十年前就發動的。

美國面臨的情況是,中共政權和中國公司攜手對抗美國。很多中國企業的老闆來自中共軍方,他們會將所獲得的包括商業秘密或技術在內的任何信息,立即與中共軍方分享。這是眾所周知的,並不是秘密。然而,美國有很多人對此故意視而不見。

時有所聞的是,中國風險投資公司在硅谷收購初創公司後,要求查看專利以及技術藍圖中的細節,並將其轉移到中共軍隊。《華爾街日報》曾報導一個著名的案例。中共在香港成立了一家前線公司(front company),這家公司通過其它公司與一家衛星通信公司簽訂合同,表面原因是為了向非洲提供互聯網或卡通節目,但是真正目的是向中共在非洲軍事基地發送信號。事件被曝光後,交易取消。

應對中共之道一網打盡杜絕惡行

應對中共,川普政府各部門採取協調一致的全面性打擊中共的作法。司法部起訴兩名入侵45家美國企業的中共黑客,但是這兩人只是冰山一角,美國還需要制裁所有參與的個人、實體和公司,以及那些與入侵美國公司偷竊秘密的公司做生意的任何個人及實體。

中共黑客入侵美國企業已是家常便飯,美國必須起訴所有涉案者,讓他們接受法律的制裁,杜絕此等惡行。與此同時,這將向美國公司發出信息:不要在中國或者與中國企業從事敏感領域的生意,因為中國企業會侵犯他們的權利。

美國應鼓勵盟友及工業合作夥伴,不要在中國開展業務,不要轉讓技術,不要對中共完全不設防。

此外,美國還需要盡一切努力喚醒人們及全球世界,了解中共政權的真實本質,以及避免過於接近中共,使自己置於危險之中。

應對中美貿易衝突川普政府不能對中共放鬆

過去四十年來,美國有些人一直有個錯誤的想法,認為中共會在一夕之間成為美國的朋友,因此一再地容忍中共的惡行。但也有一些人認為中共會用竊取的方法搶奪其無法用金錢買到的東西,這樣的行為與西方國家的價值觀是對立的。

對於中美貿易衝突,川普政府如果相信中共會進行結構改革,沒有對中共實施嚴格的查核機制,放鬆對中共的壓力,降低對中共的懲罰性關稅,這將是一個重蹈覆轍且非常可怕的錯誤政策。

美國應該在中共確實做到結構改革後再降低關稅,而且如果中共違反協議,川普政府不僅應該立即恢復關稅,而且要加倍懲罰。如果原本是25%的懲罰性關稅,就要增加為35%,如果是10%的關稅,就要增加到50%。

這是美國採取正確措施反制中共的最後機會。中共野心勃勃,有意取得全球5G技術領先地位,如果真的讓它達到目的,將共產黨意識形態及監控模式強加給其它國家,這真是一個令人恐懼的結果。

絕不能容許這種情況發生。華為及中興通訊等中國公司基本上都是中共的情報機構和軍方的代理人,華為負責人表示他們不會代表中共政府監視,這樣的說法技術上是正確的,因為華為本身就是中共政府,他們並不是在幫中共進行間諜活動,而是以中共政府的身份在進行間諜活動,所以美國必須要非常謹慎。

展望2019應有經濟新思維

另一件需要注意的事情是,我們必須對經濟學有一個新的認識,然而,這實際上是美國在100多年前就有的經濟學理論。

林肯總統的經濟顧問亨利・凱里(Henry Carey)提出的提高工資經濟理論是,想要成為消費者之前,必須先做生產者,因為要先有生產賺錢後,才有機會成為一名消費者。

過去,有些消費主義者主張要降低消費品價格才能刺激經濟。然而,實際情況是,降低消費品價格是在減少工人收入,更糟糕的是,低廉的物價促使美國公司將生產線轉移到低生產成本的國家。美國勞工沒有了工作,只能買得起廉價商品,但是很快他們也買不起更便宜的商品。

因此,美國應吸引更多的生產者在美國設廠,僱用美國人以及提高美國人的工資,這樣才能使他們可以成為更好的消費者。

這就是凱里所說的“集中”(Concentration)理論,讓生產儘可能地接近消費,例如將紡織工廠建在棉花田旁,棉花農夫在非種植期間,可以就近到紡織廠工作,這樣不會中斷收入,有了穩定的收入,農夫才會購買衣服。

這樣的理論就是地方主義與全球化主義最根本的差異,川普總統的美國優先的真正涵義即為落實地方主義。如果能夠真正落實地方主義,美國經濟就是本地的經濟,而不是全球經濟。如果能夠協助危地馬拉、薩爾瓦多,以及洪都拉斯發展當地的經濟,這些國家的人民就不需要遠離他鄕,到美國尋找工作。

美國應恢復過去作法結合人權與貿易談判

美國是否應該與像中共這樣的政權做生意,這是美國過去曾面對的問題。1974年,美國面對的蘇聯共產主義獨裁政權,是一個根本不尊重人權,也不尊重其公民權利的政權。

當時的參議員亨利・傑克遜(Henry Jackson)以及眾議員瓦尼克(Vanik)推出《1974年貿易法案》(1974 Trade Act)修正案,規定聯邦政府不能將最惠國待遇給予不尊重其公民人權的非市場經濟國家。

這個法案獲得當時大多數國會議員的支持,並正式成為法律。然而,2000年,為了協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美國給予中國永久最惠國待遇,取消了對中共人權記錄的年度審查。

現在到了重新思考美中貿易關係的時候,像往常一樣,30年來美國向來將人權和人類價值觀作為貿易談判的一部分。如果美國真的想要與全球分享我們的價值觀,那麼針對中共,就必須回到過去的作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英文大紀元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吳英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