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重磅!抗日鄉保長為何被中共悉數殺害 中共構陷「抓壯丁」3大目的

——抗日鄉保長居功至偉遭悉數殺害 中共構陷「抓壯丁」幾個意思!

一出四川方言話劇《抓壯丁》,就把抗戰時期的保長定格成欺上瞞下、營私舞弊、敲詐勒索的鄉村惡棍,也把抗戰時期的鄉村史定義成鄉保長“抓壯丁”的罪惡史。

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年後的今天,當我們回首往事的時候,我們要問一問,這是真實的歷史嗎?在被“解放”以後,凡是抓過壯丁的鄉保長全部被悉數鎮壓,他們罪有應得嗎?我們是否應該恢復歷史的本來面目呢?

“抓壯丁”的歷史背景

抗日戰爭以弱對強,以步槍加大刀裝備起來的中國軍隊對陣日本人的坦克大炮機關槍,中國軍人的犧牲不知有多麼巨大!一場戰鬥下來,中國軍人往往整連、整營、整團、甚至整旅、整師地被殲滅,幾千、幾萬、甚至幾十萬人地犧牲!例如北平抗戰,29軍在短短几天之內就犧牲了包括副軍長佟麟閣,師長趙登禹在內的將士5000人!忻口戰役,犧牲了郝夢齡軍長以下2000多人,傷3500人!娘子關戰役,國軍陣亡10000人,傷11000人!楊森的20軍在上海戰役中僅7天就陣亡將士7000多人!鄧錫侯率22集團軍在山西抗戰40天,傷亡過半已無一完整建制單位!淞滬會戰3個月,我軍傷亡30餘萬人!徐州會戰、武漢保衛戰、長沙保衛戰……哪一次不是幾萬、十幾萬乃至幾十萬地犧牲!抗戰8年,在戰場上犧牲的我軍將士達300多萬人,其中包括200多位將軍!

如此巨大的犧牲,兵員怎麼補充?那只有徵兵,徵兵,再徵兵!

誰來徵兵?那當然是中央政府發文件,各級政府層層下達,最後由基層的鄉保長來完成。抗日戰爭中全國動員的總兵力達1500萬人,徵兵數量之大史無前例就以四川為例,在8年抗戰中,四川省向前線輸送兵員302萬5千多人!是全國總兵員的五分之一!徵兵數量為全國第一。要完成這樣艱巨的任務,除了全川父老鄉親深明大義把子弟送往前線保家衛國,除了中央政府、四川省政府正確的徵兵政策之外,就是鄉保長們的殫精竭慮全力以付。當時四川省人口不過5000萬人,其中男人佔一半即2500萬,再除去其中18歲以下兒童和45歲以上老人,適齡壯丁不過1200——1300萬人,要從這些人中抽調302萬5千人入伍,佔多大比例?四分之一!任務之艱巨,工作難度之大可想而知。鄉保長們終於不負重託完成了任務,為民族生存和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做出了傑出的貢獻。他們是抗日的功臣,他們的事迹應該彪炳史冊!

抗戰徵兵不等於“抓壯丁”

把徵集抗日兵員等同於“抓壯丁”是絕對的荒謬,不是惡意污衊就是愚蠢無知。須知“抓壯丁”絕不是國民政府的徵兵政策,國民政府從來就是嚴令禁止強迫徵兵的。九一八事變後,國民政府以國難日亟,開始規劃建立現代兵役制度,1933年6月17日頒佈《兵役法》,1934年8月又頒佈《兵役法施行條例》,1937年9月發佈《戰時國民兵義勇壯丁常備隊編成辦法》。國民政府軍令部1940年頒佈《非常時期徵集國民兵及抽籤辦法》,1942年又頒佈《戰時征補兵員實施辦法》等一系列徵兵政策,對募集抗日兵員的程序作了具體規定。根據中央部署,1938年7月15日,四川省頒佈《四川省統一兵員徵募辦法》,又頒佈《四川省非常時期徵集兵員第一次抽籤實施辦法》,1939年9月頒佈《四川省徵集兵員第二次抽籤辦法》。根據這些辦法,四川省把徵兵工作分為壯丁身家調查,抽籤、徵調、交撥等步驟,在中央直接督導下由專職兵役人員在鄉保長配合下將適齡壯丁姓名、年齡、住址、文化、健康等情況登記在冊。第二步是壯丁抽籤,根據身家調查資料,以鄉為單位舉行抽籤儀式,由縣長主持,由保抽戶、由戶抽丁的抽籤辦法決定服兵役名單,從而制止了亂抓壯丁,買賣壯丁,冒名頂替等不法行為,以及壯丁逃跑等到現象。第三步是由鄉徵集各保壯丁,然後向上級兵役部門交撥。

由此可見,抗戰時期的徵兵工作,是在中央政府的正確領導下,各級政府通力協作,最後由鄉保長完成的有序過程,是實施抗戰兵役動員的一項偉大工程,也是鄉保長們的歷史功績,絕對不能用“抓壯丁”三個字來詆毀、醜化、攻擊。這項工程,因為徵兵量大,涉及面廣,任務之艱巨,困難之大可想而知。特別是那些偏僻落後,信息閉塞,地方勢力強大的地區,漏報、謊報、隱匿、逃避等事時有發生。如果沒有鄉保長們在基層的細緻工作,徵兵任務是不可能順利完成的。

鄉保長的其它貢獻

抗日戰爭全民總動員,要做的工作千頭萬緒紛繁複雜。鄉保長們除了徵兵之外,還有很多社會工作。例如籌糧籌款,組織人力運輸,保證前方物資供應,宣傳鼓動動員全體人民同仇敵愾提高士氣,優撫出征抗敵軍人家屬,撫恤陣亡將士家屬,接待安置難民,維護社會治安處理各種社會矛盾……等等。而其中特別要強調的是修築戰略公路和軍用機場。

抗戰時期修築的戰略公路主要是滇緬公路、川滇公路、西祥公路、樂西公路、史迪威公路等。這些公路的重要意義是我國東南華南地區已被日本佔領,出海已被封鎖的危急時期,將幾十萬噸外援抗戰物資——武器、彈藥、醫藥等,從緬甸、印度運到昆明,再運到成都、重慶而轉運到抗日前線,如果沒有這些武器、物資供應,那麼抗日戰場上只能是中國士兵用拳頭對付全副武裝的敵人。因此這些公路被稱為抗戰的生命線。

滇緬公路從昆明至緬甸臘戍,全長1146.1公里,在雲南境內有959.4公里,1937年底開工,1938年8月通車,參加築路各族民工20萬人。川滇公路從四川隆昌經貴州到雲南沾益,全長726公里,穿行於崇山峻岭溝壑交錯的烏蒙山區,從永寧河、赤水河峪上升到海拔2800米的貴州威寧,1938年2月開工,當年10月15日全線通車僅8個月竣工,參加築路的川滇黔民工20多萬人。西祥公路從四川西昌到雲南祥雲與史迪威公路連接,全長548.7公里,在崇山峻岭與大江峽谷之間翻越幾十座2000米以上大山,跨越安寧河、金沙江、魚泡江等急流大川,該線路1940年11月動工於次年5月通車僅用半年時間,參加築路的民工也有20多萬人。樂西公路從四川樂山到西昌,與西祥公路連接,全長525公里,跨越青衣江、大渡河,再翻越大瓦山、蓑衣嶺等2800米高山,築路民工20萬人。史迪威公路自印度東北部雷多經緬甸密支那後分成南北兩線分別進入雲南畹町、陵龍,再與西祥等到公路相連。

這些公路的特點是路長,都在500公里以上,工程艱巨,所經過的地區都是江河縱橫高山峻岭,任務緊迫,工期短,幾個月完成,參加築路的人多,動輒一二十萬,民工們沒有報酬只有奉獻,糧食、蔬菜、工具都是自帶,施工辦法是縣鄉包干,即以縣劃分築路任務,再由縣包干到鄉、保。這些特點決定了在基層第一線的鄉保長們動員、組織、管理的責任,如果沒有他們的積極工作,這些“抗戰運輸生命線”是無法完成的。

抗戰時期修建、擴建的軍用機場眾多,單是雲南省就有67個(新建40個,擴建27個),遍佈於昆明、下關、呈貢、騰衝等戰略要地,出動民工150萬人!佔地數百萬平方米,徵用良田數百萬畝。四川省新擴建了新津、雙流、邛崍、彭山、彭縣、廣漢、閬中、瀘州蘭田等機場,以及現在歸屬重慶市的梁平、秀山機場。這些機場一般佔地近百萬平方米,用地一千數百畝,徵用民工十幾萬人到幾十萬人,同樣是工期短,任務重(幾個月完成),牽涉範圍更廣:征地、拆遷、安置,以及徵調民工、自備糧食、工具,民工管理……諸多事務,同樣要落實到鄉保的頭上。例如修建瀘州蘭田機場,每保出動30到50名民工,保長逐戶通知,一月一輪換。修建廣漢機場,縣長在路旁搭草篷辦公,鄉長到工地監督、施工、檢查。

可見,抗戰時期的鄉村史,是一部鄉保長們動員組織民眾參軍參戰、支軍支前的光榮史。鄉保長們在抗日衛國戰爭中的貢獻功不可沒。

借“抓壯丁”發難的原因

那麼,共產黨為什麼要借口“抓壯丁”把鄉保長們推向刑場呢?這是因為:

第一、可以煽起仇恨爭取民心。階級鬥爭需要仇恨,需要挑動一些人去仇殺另一些人。“抓壯丁”是煽動仇恨最好的辦法。因為抗日戰場上犧牲巨大,應徵入伍者大多與家人生離死別有去無回,壯丁家屬人人悲痛欲絕。“我黨”適時地抓住了這個機會,把抗戰徵兵都歪曲成“抓壯丁”,把“抓壯丁”的責任全部強加於鄉保長。再把壯丁家屬,甚至可恥的逃兵、以及逃避當兵而自殘的人(一般是將自己右手食指截斷)挑動起來,控訴鄉保長“抓壯丁”的“罪惡”,立即群情激憤一呼百應,不分青紅皂白把鄉保長們當場處決,於是大家就感謝共產黨為民“報仇雪恨”。這種情況在土改、鎮反等運動之中隨處可見,

第二、剷除國民黨的社會基礎。鄉保長有一定的號召力和組織能力,往往影響一個地區的社情民意,這是共產黨不能放心的。以“抓壯丁”為借口來消滅了鄉保長,也就消滅了國民黨的社會基礎。

第三、貶低、否定國民黨的抗日。共產黨奪取政權後,為了清除國民黨的影響,從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外交,乃至於思想意識各個方面,都對國民党進行了全面徹底的批判和清算,那怕這些批判和清算多麼牽強附會橫蠻無理。但是有一件事它否定不了,那就是:國民黨領導的抗日衛國戰爭!因為國民黨、蔣介石領導的抗日戰爭並最終取得勝利,不僅挽救了中華民族的危亡,而且使中華民族立於世界民族之林,是一件艱苦卓絕驚天地泣鬼神共三光而永光偉大壯舉!是任何人、任何黨派、任何政治勢力都否定不了的。誰要是否定她,誰就把自己放到了中華民族的對立面,誰就是漢奸賣國賊。雖然共產黨毛澤東進行了許多顛倒是非混淆黑白的謀劃,例如指責國民黨消極抗日積極反共啦,和日本人勾結企圖投降啦、從峨嵋山下來摘桃子啦,等等,但是都十分蒼白無力難於取信於天下。而以“抓壯丁”發難,抓住“抓壯丁”這一局部亂象不放,煽起仇恨,使百姓對國民黨深惡痛絕,從心理上拒絕國民黨,貶低國民黨的形象。同時宣染“抓壯丁”是強迫當兵,兵無鬥志戰鬥力不堪一擊,遠遠不是日本人的對手不可能戰勝小日本,只有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才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通過這樣移花接木釜底抽薪,就將國民黨領導的抗日邊緣化,慢慢地被遺忘,被否定。這才是鎮壓鄉保長的深層原因。

鄉保長們為抗日戰爭做出的貢獻永垂青史。屠殺為抗日戰爭做出貢獻的鄉保長是共產革命的罪惡。在抗戰勝利70年後的今天,我們應該恢復歷史的本來面目。

《黃花崗》2016年第1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黃花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